位置︰愛書屋 > 冷刀夜雨听風錄 > 第兩百八十三章 人在家中坐

第兩百八十三章 人在家中坐

    “公子可是看出了什麼?”彭十二見楚忘露出淺談的笑容,隨即問道。

    楚忘折好信函,丟入火盆之中,看著信紙慢慢的蜷縮,化作灰燼。

    “這能看出什麼,不過丐幫鷹派之人犯下的是折割的重罪,堂堂的大理正在節骨眼上死了,你能想到什麼?”楚忘笑著沖彭十二問道。

    “老奴听說六人都和丐幫有關,莫非大理正私底下也是被賄賂之人。”彭十二猶豫之中,低聲說道。

    --哈哈

    楚忘笑了起來,連彭十二都看得出這其中的貓膩,更何況是高坐帝位的晉惠王。

    “十二,我近日預覽你送來的大晉朝廷要員,發現關內侯朱順之所以得爵位,還是和林冀遙等忠臣含冤而死有關。”

    “是的,當年林冀遙等一批立下功勛的忠臣被晉惠王猜疑以莫須有罪名處死後。鎮守塞外邊疆的士卒們發生了不小的叛亂,晉惠王為了穩定軍心,于是賜朱順爵位,可此一舉倒是適得其反,朱順並不得軍心。”彭十二說道。

    楚忘點點頭,彭十二作為一名老卒,對當年兵變之事自然是最為清楚不過。

    “十二,朱順的爵位成了帝王的笑柄。大理正和他可能皆是由于同一件事死亡,你說要是晉惠王封賞的關內侯還和折割之人勾結,高坐帝位之上的晉惠王會如何?這死去的六人之中,關內侯才是重中之重,其余五人不過是將關內侯的死指向丐幫鷹派的折割之事。”

    楚忘淡淡的笑笑,探出手擱在火盆之上取暖。

    彭十二失色,要是晉惠王知道自己賜封的關內侯同江湖之人勾結,干出折割之事必然會更加的下不了台。

    朱順被封為關內侯本就已經惹得群臣不滿,又出現此事,更是說明了晉惠王的昏庸。

    他皺著額頭,半晌後回答楚忘,“若是如此,晉惠王怕是坐不住了。可這是一件棘手的事情,易廷尉也不會真的傻著去找尋真相。”

    “嘿嘿,的確如此,若證實關內侯的死和丐幫鷹派之人折割有關,這就證明了晉惠王昔年封賞之人是一個扶不上牆的士大夫子弟,的確是一個錯誤的行為。”楚忘慢悠悠的繼續說道,“可這晉惠王何時承認自己錯了?這就有意思了,審理的易廷尉審理也不是,不審理也不是。”

    “公子,晉惠王大可對此事不必理會。”彭十二小聲的說道。

    “不必理會?”

    楚忘恥笑一聲,“十二,你莫不是傻子?晉惠王要是對此事不理會,那大晉的律法要來干什麼?這可是死了六個朝中大臣呀!還有,這最重要的一點是晉惠王不想承認自己的錯誤,他要是不管關內侯的死,不就向天下的人默許自己的錯誤了嘛?”

    彭十二咀嚼著楚忘的話,倒是這個道理。

    “易廷尉審理此事必然會想著繞開丐幫的折割之事。”楚忘平靜的說道,“他要繞過折割偏偏去查失蹤的四十幾個孩童,你家公子就想不通了。”

    “公子,莫非易廷尉是一個剛正不阿,秉公執法的大臣。老奴在洛城之中听得此人的名聲有些不錯。”彭十二說道。

    “不錯?”

    楚忘搖頭笑笑,一個不是正人君子的本分人站在一群小人之中,明眼人一看的確覺得不錯,可這也是建立在同朝官員低劣腐敗的基礎之上。

    若是易廷尉真是一個剛正不阿之人,洛城丐幫的折割之事恐怕早就讓帝王知道,何須等到關內侯死亡之後東窗事發。

    “不是嘛?”彭十二凝視著楚忘的眼楮,踟躕之中說道。

    “他名聲不錯要麼就很會表面做事,那麼就是一個雖不接受賄賂,但也懶得與其他官員同流合污之人。”楚忘抬起頭,同彭十二對視道,“百姓見他清廉自然認可他,同僚見他識趣,必然奉承他,掌管獄法的廷尉睜一只眼逼一只眼,那些貪污的重臣還不歌功頌德嘛?”

    “公子說的是,如此說來這易廷尉是一個審慎從事之人?”彭十二問道。

    楚忘點點頭,如果易廷尉不是一個審權之人,恐怕早已被同僚誣陷排斥。污水之中那容得下一滴清水的道理,江湖是如此,廟堂也是如此。

    “假設是這樣,那易廷尉何必往折割之事下手?”彭老頭兒挑著眉梢,盯著楚忘。

    楚忘一攤手,無奈道,“誰知道呢?那四十幾個孩童都關乎折割之事。你說洛城之中多得是四肢皆殘的孩童,易廷尉為何偏偏盯上我們救得四十幾個孩童。”

    彭十二晃晃頭,要是早知事後會惹上如此大的麻煩,那日去搭救萬狗蛋等人,自然是一件得不償失的事情。

    “公子,你說會不會是朝堂掌握的線索太少,那易廷尉也只能硬著頭皮先從此事下手?”彭十二猶豫片刻之後,沖楚忘說道。

    楚忘想了片刻之後,點了點頭。彭十二說得有幾分道理,上次搭救萬狗蛋一行人,他在殺了孫二娘三人之後,想來將事做絕,于是將孫二娘的軀體采用了折割之法掛在亂山崗的樹干之上,丐幫鷹派之人必然將其當作挑釁。

    他本意是嚇嚇膽子小的鷹派成員,不過如今像是弄巧成拙了。

    “十二,一個八袋長老的死以及四十幾個孩童的失蹤,這和關內侯的死有關嘛?”楚忘一細想,隨即搖頭,“也不對呀,莫非易廷尉是一個傻子,胡亂的下手調查?”

    “也是。”彭十二點頭,緊接著鎖眉,不再多話。

    “唷,這他娘的真是人在家中坐,禍從天上降,你說算是什麼事?”楚忘越思索越郁悶,瞬間沒了烤火的心思。

    彭十二扭頭往院子中瞅去,萬狗蛋要是被朝廷之人搜查出來,他們一行人可就麻煩了。

    “公子,你要是想不通,何不想想是何人刺殺了關內侯等人,他們的目的又是什麼?”彭十二提醒道。

    楚忘听見彭十二的話後,立刻安靜下去,深鎖著眉頭。

    “十二,你說關內侯等人死了,你說誰會因此遭受大罪?”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