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露西的試煉之旅 > 第112章:逃跑的瑪奇X酷拉皮卡和飛坦的隱

第112章:逃跑的瑪奇X酷拉皮卡和飛坦的隱

    當露西的身影出現在瑪奇和富克蘭林的面前時。

    沒有任何的猶豫,瑪奇和富克蘭林都選擇逃跑,而且是分開逃跑。

    一個是立即朝著路邊的建築上跑去,而另一個跑向了另外的一條路,當真是非常果斷的選擇。

    瑪奇和富克蘭林有著自知之明,已經不是交手一次兩次了,在露西面前,他們根本沒有戰斗的想法。

    人齊都不是對方的對手,更別說只有他們兩個人。

    小氣和奇傳來的畫面,富克蘭林是遠離的庫洛洛的方向,而瑪奇雖然有些偏,但距離庫洛洛還是有些近的。

    露西選擇了去追瑪奇。

    瑪奇跳躍在各個樓層之間,往房屋密集的地方奔跑,雙手上還不停的動作,一條條看不見的念線在房屋的牆壁之間連在一起。

    這樣的場所,是天然適合瑪奇的戰斗場所。

    瑪奇卻不敢停留,她的直覺告訴她,露西沒有追富克蘭林而是來追她,希望布下的“陷阱”來起到一些妨礙作用。

    這些個念線非常堅韌,高速行駛時觸踫,沒有留意住,很有可能被連線割傷,速度夠快甚至會被切割。

    露西沒有對自己使用飛行術,這個時候她需要保留足夠的念量來面對任何可能發生的突發狀況。

    奔襲于高樓房屋之間,保持著保護自己的纏。

    撞在了瑪奇設置的念線上。

    “連逃跑都還有這樣的布置!”露西感受到纏的變動,稍作感嘆了一下。

    瑪奇本人不在,這些個念線的威力遠比平時要下降百分之六十左右,對露西造成不了什麼傷害,只能起到妨礙作用。

    “可不能讓你繼續前進了。”從小杰和奇傳過來的畫面,瑪奇現在逃跑的方向,和庫洛洛所在的位置也不過一兩百米。

    如果酷拉皮卡動手,打起來位置變化,可能還會踫到。

    原本還想省些氣的,單純靠自身和對方這些地勢復雜之處追尋,怕是不能追上她。

    具現化出魔導書,對自己使用了輕聲術,提高自身的速度。

    直接跳躍上樓頂,從最上方開始追尋。

    對方的位置一直在露西的眼中閃現,根本逃不脫。

    瑪奇認準一個方向不斷的前進,心中也是在不斷的思考。

    今天對方施展了這麼多次稀奇古怪的能力,這次干脆是將整個城市都復制了,現在對方的念量絕對不多。

    但不多也不是自己可以匹敵的。

    自己的直覺感觸已經有人被打到了,那麼很有可能便是被整個女人。

    自己要做的便是拖延足夠的時間,讓其他人找到離開這里的方法,或者等待著這個復制城市的消失。

    有著庫比的復制能力作為參考,旅團很多人自然能想到這個城市絕對不可能永久存在。

    總之自己每多爭取一點時間,其他人便多一分生機。

    “念線沒有被觸踫了?”瑪奇稍微停下,忍不住回頭看了看,沒有看到露西的身影。

    沒有追了?

    不對!瑪奇的直覺依舊告訴著她,露西的目標還是她。

    那個女人用了其他的辦法,瑪奇才突然想起來對方可是會飛的。

    自從經過“蛻變”,瑪奇的直覺也有了很大的變化,更加的敏銳且更加的直觀。

    大道上太明顯,瑪奇依舊只能往狹窄房屋眾多的地方跑,靠著地形來隱藏著自己的蹤跡。

    在視線內看不到露西的存在,瑪奇卻不敢選擇往房屋里躲藏,一個是露西本身的圓範圍大,另一個則是這座復制城市是露西的手筆,很難保證會不會和庫比的復制品一樣有著圓的效果。

    單純躲藏只是找死的行為。

    當瑪奇要進入另外一條巷子里的時候,是抬頭望去。

    感覺到了。

    露西從上方跳了下來,攔在了瑪奇的前方。

    “還要跑嗎?你是跑不掉的。”

    瑪奇拉出了幾條念線戒備著。

    死,她並不怕,不代表她會安靜的受死。

    酷拉皮卡那便就只剩下剝落列夫和芬克斯這兩個不確定的因素,從城市模型上看去,離庫洛洛是有著一段距離,基本不用擔心。

    除了手上的念線,瑪奇另一只其實也在使用者念線,不過是用“隱”將念線隱藏了,這些隱藏的念線慢慢的附在周圍的牆壁上。

    作用方面不如西索伸縮自在的愛,但也可以當“繩索”來使用。

    “連續施展了這麼多復雜的能力,你還有足夠的氣來戰斗?”瑪奇故作鎮定,能掙扎自然要盡量的掙扎。

    “打到你們還是足夠的。”露西在思考著要怎麼對待瑪奇。

    殺或者將其打到讓酷拉皮卡來訂下“誓約”,露西沒有封念的手段,即使有也需要重新學封印類型的魔法。

    “怎麼不動手嗎?”瑪奇已經準備好了,只要露西動手,她就可以“蕩秋千”般的拉開距離,在“原路返回”。

    那些她布置好的“陷阱”也可以用來進行空中借力。

    對方的戰斗力是在幾把鑰匙和具現化出的書籍上,瑪奇用凝查看露西,沒有使用念能力或者用隱掩藏。

    對方身上施展纏的氣是遠超正常水準。

    這到底是什麼怪物,怎麼可能有這般的念量。

    “只是在想該怎麼對付你。”露西的魔導書出現在手上,瑪奇順勢退後了幾步。

    沒有殺意!怎麼可能?

    瑪奇的直覺告訴著她,露西並沒有打算殺她,那其他人又是個什麼情況?

    察覺到露西沒有殺意,瑪奇不清楚其他人的情況,最好的情況,還是拖著這個女人最好,對其他人太過危險了。

    露西稍稍意外的看向瑪奇,剛才有一瞬間,有種被窺伺的感覺。

    對方的直覺嗎?聯想到對方在應對心靈幻想時的出色精神力。

    可惜是處在這個無法使用魔法的世界,而且還是一個殺人犯。

    該用什麼魔法來對方她。

    能限制對方的魔法倒也有一些,有些會造成一些聲勢,會把人吸引過來。

    露西的腦海中閃過數個魔法。

    有些頭痛。

    看來真的需要學習一下黑魔法才行,在神秘度和功效上,黑魔法遠比元素魔法更為的出眾。

    “咻!咻!咻!”遠處突然想起了子彈射擊的聲音。

    這個聲響,讓露西分神。

    好機會。

    左手猛力一拉,瑪奇的身體迅速向著上空爬去,接著一個蕩漾,身體跳躍,在兩棟樓層牆壁之間一踩,踩空氣一般,猶如彈射一般,迅速跳躍。

    緊接著幾個跳躍立即消失在了這條巷子中。

    被逃了啊!

    等露西反應過來的時候,瑪奇已經連續踩著空中的念線,迅速逃離。

    那子彈射擊的聲音並未停下,而是還是斷的響起。

    “露西、酷拉皮卡,富克蘭林使用自己的能力在毀壞建築。”小杰和奇看不到畫面,但城市模型中的房屋倒塌還是能看到的。

    “剝落列夫和芬克斯也在迅速向著那個方向靠近。”小杰的聲音有些急促,畫面也是傳來。

    露西能看到城市模型中富克蘭林的位置,有房屋倒塌的模樣,而屬于剝落列夫和芬克斯則是向著城市中唯一的聲響處跑動。

    而酷拉皮卡和西索那邊在就已經是和庫洛洛踫面,且進入了戰斗之中。

    至于其他四個身影,被酷拉皮卡封念還被打暈的狀態,依舊停留在原地。

    一條街道中央,富克蘭林使用著自己的能力雙手機關槍,不斷的掃射周圍的房屋,牆壁被不斷的掃穿,沒有支撐,有些房屋是倒塌起來。

    “希望能起到效果。”富克蘭林這也是沒有辦法的辦法,在露西去追瑪奇的時候,他思考著各種辦法。

    在面對露西這樣的硬實力面前,他根本無法想法。

    最後只能選擇這樣暴露自身位置的辦法來讓其他人匯合。

    旅團的人落入這座復制城市,為何沒有鬧出動靜來集合。

    自然是怕還沒有等到旅團成員到來,首先便迎來了露西,投鼠忌器之下,便不敢使用這種方式來集合。

    露西會飛這一點上,行動力太強了,他們不敢賭。

    而現在露西已經出現在了富克蘭林和瑪奇的面前,並且已經去追殺瑪奇了,盡管還有著另外的一個“狩獵者”,就威脅而言肯定是露西最大。

    富克蘭林便使用這樣的方式來提醒陷在友客鑫復制城市的其他成員。

    富克蘭林雖然是在“召集伙伴”,露西卻沒有急切了,因為他們的位置離庫洛洛有些距離,就連逃跑的瑪奇也是往富克蘭林的位置跑去。

    這樣也好,不去打擾酷拉皮卡的戰斗。

    看不到具體畫面,只能從城市模型中看到在戰斗移動之中。

    時間已經只剩下9:47。

    “酷拉皮卡把的視線共享一下。”露西對著酷拉皮卡進行精神聯系,看不到畫面還是有些擔心。

    在另一邊。

    飛坦一臉怒意的想要沖向庫洛洛的位置,更多的還是對西索的殺意。

    當酷拉皮卡和西索出現在他和庫洛洛的面前,一開始還以為西索是被酷拉皮卡給挾持了。

    但當西索撕下背上的蜘蛛圖案,將自身的目的暴露出來的時候,這對于幻影旅團而言簡直是一種極致的侮辱。

    如果實在平時,西索找上團長,他不會擔心些什麼,但現在團長受的傷比他們都重,而使用過一次極為耗費念量的空間轉移。

    這樣的情況,不用想肯定也不可能贏過西索。

    庫洛洛在旅團成員中的地位是非常重的,西索這種“背叛旅團”以及乘人之危,飛坦這樣的急性子是忍不下來的。

    (其實我想問,貪婪島篇,面對磊扎,飛坦和芬克斯,這兩個嘴臭的,不說強行動手吧,竟然連狠話都不說一句。)

    飛坦想要去幫庫洛洛,酷拉皮卡自然不可能讓他如願,同時心中更是暗自慶幸,幸好自己沒有對西索出手。

    不然自己怕是死在了誓約X制約下。

    停留在空中,不斷的揮舞著中指束縛之鏈,其中灌注了驚人的念,每揮舞一下,牆壁直接破碎,地面更是一條條裂痕。

    擁有制空權的確很方便戰斗,特別還是他這樣的遠距離攻擊者。

    飛坦只有被酷拉皮卡攻擊的份,而無法打反手。

    飛坦的速度在旅團中是最快的,酷拉皮卡的束縛中指鏈並不能很快將對方給束縛住。

    其速度快到都不需要使用奇那樣的暗殺技也能出現殘影。

    在听到露西的“傳話”時,手上的動作稍微慢了一下,將自身所看到的畫面傳給了露西以及小杰和奇。

    飛坦想要越過酷拉皮卡的攻擊去幫庫洛洛顯然很不現實。

    同時想要殺死酷拉皮卡去幫庫洛洛也更不現實。

    面對在空中的酷拉皮卡,在四周沒有借力的地方,他根本攻擊不到酷拉皮卡。

    “切,會飛的能力果然相當麻煩。”暗啐了一聲。

    酷拉皮卡看著飛坦的速度也是在暗想。

    這樣的速度在旅團中應該是數一數二的,或者就是旅團中最快的一人,如果不是露西的能力幫助。

    正面戰斗的話,這個人是自己面對旅團中最為棘手的。

    最好能在這里打到他。

    手上的動作又快了幾分。

    面對飛在空中的酷拉皮卡,飛坦並不是沒有能攻擊他的能力。

    只是需要自己受些傷害,而且還需要前奏。

    在對方會飛的情況下,也很難命中對方。

    現在的酷拉皮卡和飛坦猶如半斤八兩,雙方都暫時無法奈何得了誰。

    另一邊的小杰和露西三人也不能過分關注酷拉皮卡的戰斗,還需要關注其他的旅團成員。

    時間只剩下7分鐘了。

    酷拉皮卡一咬牙。

    揮舞的鏈子變得雜亂無章起來,打在地面上,造成各種坑定不說,還激起塵土煙霧。

    看到這些個塵土煙霧。

    飛坦覺得是好機會,立即使用隱,將自身氣息完全隱藏,隱藏煙霧,拉開一些距離,然後立即“變裝”。

    這些塵土煙霧給了飛坦使用自身能力的機會。

    而酷拉皮卡也是同樣將鎖鏈伸向煙霧中散布起來,他同樣是使用了隱,將鎖鏈的痕跡掩藏。

    向著只要對方一個大意,便會被他給束縛住。

    (這里參考一下酷拉皮卡鎖窩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