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神話原生種 > 第五百三十七章音樂盒

第五百三十七章音樂盒

    “原來小馬的眼淚是用來催生,這麼說來,最初的情報出現了錯誤。”封林還記得,在最初得到的情報,是用魔法音樂喚醒,用小馬的眼淚澆灌。

    但是事實似乎正好相反。

    森林公主還在繼續講,在她的故事里,巨大的隻果樹一直生長著,漸漸的引來了許多神靈的注視。

    只是因為隻果樹一直只是開花,沒有結果,所以神靈們也並不是特別在意。

    直到有一天,森林公主被邀請出門,參加一次聚會。

    等到聚會回來,就發現隻果樹已經枯萎。

    而那原本應該站著隻果花的地方,只留下了斷裂的痕跡。

    “這麼說來,魔法音樂的疑問,還是沒能解開。”

    “似乎可以這麼理解,在公主化為魔法之神,孕育了萬物,化作整個魔法世界之後。她還留下了三種力量,用來孕育新的種子和果實。只要湊齊了這三種力量,就可以重新種出隻果樹,得到金隻果。”

    “假如金隻果的力量是循環往復的,那麼只要將隻果樹種出來,那麼被師爭洪藏起來的那大半個金隻果就會消失。”

    “現在問題唯一關健在于,如何找到魔法音樂。”

    封林用手指摸著下巴,思考著各種可能性︰“從簡單意義上來看,似乎讓公主對著隻果樹唱歌,或許就能有效果。但是那也是簡單意義上,或許可行,或許不可行。”

    “而我的時間,其實是有限的,師爭洪現在想要炫耀,想要發泄。所以他不會著急離開,想要看我繼續‘掙扎’。但是如果我拖延的久些,他隨時可能會明白過來。”

    “公主!我的朋友!請問,你會唱歌嗎?”封林扭頭向公主問道。

    公主的臉上露出羞愧的表情,低著頭不太好意思回答。

    森林公主代替自己的女兒回答道︰“她•••的歌聲並不好听,可能是我的天賦沒有留給她,明明我年輕的時候,歌聲被所有的族人都贊揚過的。”

    公主更加慚愧。

    “那你能試著,用魔法發出聲音,唱歌嗎?”封林又問。

    公主點了點頭,伸出手指,在空氣中揮舞著。

    空氣中光、火、雷、空氣、雨滴等等的元素,被排列組合在一起,努力的想要發出一些美妙的樂曲。

    但是它們只是自然的聲音,或許在某些時候,特殊的環境下,會顯得動听。

    即便如此,卻也還是需要有一條主線,先將一切串聯起來。

    也就是,這些只能作為輔音,而不能作為主音。

    “公主是真的沒有音樂細胞,而不是缺乏唱歌的條件•••也對,她的嗓音並不難听,只是天生五音不全而已。”封林捂住了額頭。

    突然公主開口說道︰“其實•••很多年前,父王送給我一個音樂盒,配合著音樂盒里的音樂,我可以唱的很好。只是後來,音樂盒找不到了。”

    “嗯?音樂盒?”封林抓住了重點。

    “也對!說到底,這似乎就是一家子的事情。母親既然是森林公主,那父親與魔法音樂盒相關,也並非沒有道理。”封林拍了一下自己的腦門,為自己的遲鈍感到稍稍郁悶。

    正在拉著師爭洪,進行各種接近瘋狂的糾纏與詢問的本體,微微一頓。

    隨後臉上刻意的表現出一個神秘的微笑。

    “好吧!如此看來,你是不願意在回答我的任何問題了。既然我們的合作到此為止,那麼祝你今天、明天以及今後的每一天,都好運。”說完封林沖著師爭洪拱拱手,大步離開。

    看著封林毫不拖泥帶水離開的背影,師爭洪唾了一口︰“呸!這個時候還想著裝嗶•••!故作姿態,想要詐我?”

    師爭洪心中頗為得意,認為自己拆穿了封林的把戲。

    只是心底,終究還是有一絲疑慮。

    “不!這就是他想要的,他現在什麼本錢都沒有,只能用詐術。我只要穩住氣,就能看見他崩潰的樣子。”

    “或許•••也不能再拖延了,直接帶著金隻果離開•••。”

    “只是,沒有封林配合一起離開,我獨子帶著金隻果出去。這功勞,就全都落在我身上了,他的‘責任’相對會變小。”這也是師爭洪一直沒有離開的原因之一。

    他要打壓封林的自信,讓封林變得更加鈍一些。

    這樣,才好更進一步的展開計劃,一步步的將封林,逼向更深的絕望。

    另一邊,封林快速的找到了大胡子國王。

    此時的國王,正獨自在書房里,看著王後的油畫。

    明明真正王後的幽靈,就被安排在另一個房間,他如果想見,隨時都可以。

    “師爭洪很聰明,我故意表現出詐和的姿態,只能騙他一時,要不了多久,就會明白。所以我的時間很有限,必須從國王手中,直接得到音樂盒。”

    想到這里,封林直接從虛無之中走出來,站在了大胡子國王的面前。

    看著突然顯形的封林,大胡子國王沒有驚慌,而是手里拔出了長劍,遙遙指著封林。

    “你還想怎麼樣?”

    “你們已經毀了我的家庭,得到了你們想要的。”果然憤怒的盯著封林,然後質問道。

    封林搖頭道︰“不錯!是我們毀了你的家庭,恨我嗎?想要殺死我嗎?”

    封林沒有選擇否認和解釋。

    因為解釋與否認,都需要證據,需要糾纏,有各種各樣的麻煩。

    既然如此,大方承認又如何?

    這樣豈不輕松許多?

    大胡子國王手中的劍一抖,已經一劍朝著封林的心口刺來。

    可以看得出來,大胡子國王年輕的時候,還是很有些功力的。

    只是年紀大了,開始發福後,身體條件遠不如年輕時,劍拿的沒那麼穩了,而且速度也不快。

    一劍刺中了封林的胸口。

    卻根本傷不到封林的皮毛。

    “想要殺死我?你根本做不到,你只是一個普通人。”

    “不過我給你一個機會。”說罷封林取出一把寶劍,然後輕輕在自己的掌心劃了一下。

    鮮血溢出,顏色殷紅。

    手掌一握,傷口迅速愈合。

    “去!找到一個音樂盒,那讓你覺得最寶貴的音樂盒。如果你找了它,我就用手里的寶劍與你交換。有了這把寶劍,你就可以具備殺死我的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