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靈鐲引情︰鬼王請止步 > 第三十九章家里斷水了

第三十九章家里斷水了

    “柔柔,醒醒,怎麼了?”很快,我被奶奶叫醒了。

    不知道我什麼樣子,反正看奶奶很焦急的,心疼的汗都出來了。

    “奶奶……”我一下抱住她,看著後面面無表情的閆墨,心里說不出是什麼滋味。

    鐲子還在我手上,並沒像夢里被拿走,房間只有奶奶和閆墨,沒有第三個女人,我穿著普通運動服,不是那一身紅的喜服。

    可我想不通為什麼會有那麼一個夢,為什麼這奇怪的夢又纏上我了。

    閆墨站在一旁,估計是看我臉上有眼淚,扯了一張紙巾遞給了我。

    看來剛才夢里,我是真的哭了,而且醒來眼淚還在臉上。

    “柔柔,你最近是不是遇上了什麼怪事,怎麼老做噩夢呢?”奶奶抱著我,溫柔的拍著我的後背,聲音慈祥而又擔憂的問著我。

    “沒什麼,可能……,是這次去接他們嚇著了。”我這次拒絕告訴奶奶了,因為她知道的應該也就那麼多了。

    “對了,那張畫像呢?”我想到了奶奶之前拿的那張畫像,也許閆墨認識。

    我記得,那畫像上的女人就是帶著這只鐲子的,只是夢里看到的那個女的,好像並不是那畫像上的女人。

    “哦,在我房間,我去找來。”奶奶是抱著我的,在听到我問起畫像時,她明顯身子僵了一下,不過她還是很溫和的笑著回答了我,並很快跑去將畫像取了過來。

    “閆墨,你認識這個女的嗎?”我將畫像展開,面相閆墨,讓他探看。

    “不認識。”閆墨就看了一眼,立馬就否定了。

    這很不正常,雖然這畫像畫的很精細,仔細到眉毛都能數的清,但怎麼說也是一張畫像,而且不知道多少年了,他就這樣看一眼,就確定不認識,是不是有點草率。

    還有在接觸到這幅畫像時,他眼角明顯飄過一絲不自在和嫌棄,顯然他說謊了,這只有一種可能,這畫像上的人,他不僅認識,而且還很熟。

    只是他為什麼要否認,這倒是讓我想不通,或許有兩種可能,第一,他太愛這個女的,不想讓人知道他們的關系,第二,可能是太恨她了。

    不過我看第二種的可能大點,因為我看到他在看到這張畫像時,拳頭慢慢攥緊了,大拇指在不經意的掐著自己的食指,像是在提醒自己清醒。

    “沒事,不認識就算了。”

    我微微一笑,將畫像卷了起來,放到盒子里,還給了奶奶。

    奶奶說過,這畫像是她家里傳下來的,來歷她也不清楚,以前是他們家一直供奉著的,但後來他們選擇了珍藏,也就是不再給她上香了,估計這里面也有原因,不過奶奶沒說,也不知道是她不知道,還是不想說。

    “我們去看鄰居吧。”我起來,拿了一條毛巾,準備去洗個澡,換一身衣服,然後再出去。不過到了浴室,才發現沒水了。

    其實山里的水都是自己從山間,或是水井中拉來的,很少斷水斷電,只有水管斷了,或是被人踫掉了,才會出現停水。

    奶奶估計是年齡大了,走不動山林,水沒了就沒有去看,也就在院子旁邊的水井打水了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