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黑暗的甦醒 > 第76章 可憐的塔胡老爺爺

第76章 可憐的塔胡老爺爺

    塔胡老爺爺哪里會有夢奇那樣深的心機?就沒猜出他如此問話的用意,其實是在核算已經涌到村口的村民人頭,還以為他是在擠兌自己呢。

    塔胡認為這時候給氣昏過去不合適,那樣是示弱,夢奇就更能踩在他頭上作威作福了,于是重振精神,聲音發抖地怒斥︰“你說得對!我們整條夢奇村同仇敵愾,根本不用老夫我召集,大家一听說是你小子回來搗亂了,就全操著家伙趕過來了!現在的村子里,估計除去還睡在搖籃里的娃娃,就再沒不來教訓你的人了!”

    “哈哈哈~好好好!實在是天助我也!”

    夢奇放聲狂笑,笑得大地發抖,連踩在腳下的樹都在震動,險些把他給顛下來。

    “你......你這個混蛋,笑什麼笑?有什麼那麼好笑的?”老村長詫異地問。

    夢奇二話不說,從肚兜里摸出那粒發光的夢珠,往空中一拋。

    “哇~好美呀!”

    不待憤怒地對夢奇群起而攻之,村民們見到夢珠就發出驚嘆,個個嘴張得大到能吞下整只隻果,眼楮也瞪成了兩個圓圈。

    夢珠給拋到半空後,散發出絢麗的七彩光芒,照亮了整個村口。

    漆黑的夜幕瞬間被點亮,遠近的樹林與沼澤也給照得通亮,景色雖然荒涼,卻如給披上了一層華麗外衣,遠沒有白天在陽光下的淒清。

    夢奇村的村民們都很窮,每年過年的時候,孩子們都會吵嚷著想放煙花。可在王者大陸上,煙花是奢侈品,唯有有錢人家才負擔得起,沒辦法,家家戶戶就用在家門口的木柱子上扎滿彩色碎布片的方法哄孩子,告訴他們那就是煙花。

    曾經還有熊孩子,也不知是從哪兒得知的煙花要用火點,拿火柴點著了木柱子,結果就把家里窩棚給燒沒了。

    將煙花當成世間最美的夢幻的夢奇村村民,驟然見到充盈在寒冷空氣里的孽光,那種繽紛的美,令他們每一個人痴迷,陷落在奇幻的感覺中無法自拔。

    “那些光到底是什麼?它們真是煙花嗎?可煙花持續片刻就會消散,它們又為什麼會越來越多,越來越炫目?哦,它們實在是太美了,太美了......”

    塔胡老爺爺用又髒又破的衣袖使勁擦眼楮,卻越擦越老眼昏花,不停有眼淚從眼窩里往外冒。那模樣也不知是激動得落淚,還是老花眼導致的。

    “我的兄弟們~”望著如醉如痴的鄉親,夢奇撤去凶悍的表情,換上了假惺惺的親熱,“我保證,只要今後你們願意跟隨我打天下,就能見到真正的,比眼前這些還美麗千倍萬倍的煙花。不僅能見到,煙花的供應還將源源不絕,每天只要夜幕降臨,煙花就會在你們的窗前綻放,送給你們最為美好的時光!”

    “照你說,這些東西果然不是煙花?那麼它們到底是什麼?夢奇,你又在耍什麼卑鄙手段?快把這些閃光玩意兒收起來!”

    果然姜是老的辣,其他人還在痴迷地享受光華之美,塔胡老爺爺就最先回過神來,弄明白了眼前美景不過是夢奇耍的陰謀詭計,他這麼做必是有所圖謀,如果不趕快制止他,夢奇村恐怕就要大禍臨頭了!

    夢奇不著急回答,只笑盈盈地望著七彩流光如頑皮的螢火蟲在人群里穿梭飛舞,以將孽光病毒輸入村民們的體內。

    病毒發作需要時間,現在和老村長硬踫,才真是做吃力不討好的傻事。

    塔胡忍不住了,積攢全身之力到手臂上,舉起老樹根做的拐杖狠狠朝站在樹頂的夢奇砸去。

    拐杖很有重量,可老人家不管用多大的力,拐杖也沒辦法擊中目標,只重重撞在了樹干上。

    夢奇正叉著腰高興地大笑,哪能料到腳下會遇襲?猛然就覺樹身一抖,還沒來得及弄清發生了什麼,就腳下一滑,慘叫著朝樹下墜去。

    “哎呀~日他個仙人板板!哪個瓜娃子敢偷襲老子?”來不及克服慣性飛起來,肥胖的夢奇眨眼就由高處跌落,摔在泥地上來了個狗吃屎。他幾乎與塔胡的拐杖同時落地,等兩眼里的金星散開,費力地抬起眼皮,就看見拐杖躺在自己的鼻頭前,中間都摔得開裂了。

    從高處跌到低處,感覺還真不怎麼好受!這是著地後,夢奇腦子里冒出來的第一個想法,轉眼又進一步惡狠狠發毒誓︰人往高處走,水往低處流,老子這輩子要還回到過去窮苦的時候,就保證找更高的懸崖跳下去,省得還活在世界上丟人現眼!

    等這領悟一過,夢奇就要找害他摔下來的人算賬了,如滾圓的皮球從地上一蹦而起,哇呀呀怪叫著就朝塔胡老爺爺沖去。他齜著土撥鼠般的門牙,兩只黑爪子亮著,看那架勢,是想活活掐死老村長。

    “你這個混蛋,敢出手傷人?我們絕容不了你~!”

    離村長不遠的幾名年青人同時憤怒地高喊,並擺出同樣的姿勢撲了過來。

    好一個同仇敵愾!夢奇見狀怒喝︰“你們這幫不講道理的孫子,打算幫那老兒對付我是吧?那你們老子我就算拼了這條命也要看看你們的腦袋有多硬,不光對錢財不動心,還要頑抗到底,連命都可以不要!”

    罵完之後,他先不理會塔胡,而是腳下方向一轉,朝年輕人們迎戰而去。

    眼看兩邊相遇就會爆發一場大戰,夢奇已做好了殊死搏斗的準備,豈料那些人與他打了照面後沒停下來,而是繼續橫沖直撞地往前。

    “咦~你們要去哪兒?不是要為塔胡老兒出氣嗎?干嘛不理我了?”夢奇呆呆一愣,爪子握成拳,是揮出去也不是,收回來也不是。

    還沒來得及弄清這是啥狀況,老村長就猛然發出慘叫,叫得無比淒厲,間或還夾雜著求饒︰“好了,不要打了,我錯了還不行嗎?你們這些人怎麼攻擊起我來了?要打的不是那個小王八蛋嗎?”

    “村長挨打?誰打他?這兒怎麼可能有人來幫助我對付村長?”夢奇可真是驚得合不攏嘴了,急忙轉身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