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虛妄魔帝 > 第92章 迷路

第92章 迷路

    “我們好像到了迷霧森林。”墨淵看了看夢沐雨說道。

    “嗯,我知道呀!”夢沐雨點了點頭,從空間戒中拿出玉牌開始注入了元氣,直到玉牌發出朦朧的光亮時,夢沐雨才滿意的點了點頭。

    “跟上!”夢沐雨看著手中的玉牌辨別完路後對墨淵說道,隨後拿出地靈殿專屬的龍紋邊底面具戴在了傾國傾城的小臉上,將其容貌完完全全遮掩了住,唯獨腦後綁在一起的銀白秀發讓其多了幾分肅殺氣息。

    但是讓墨淵驚奇的還是這次夢沐雨面具上的稱號竟然不是“藍貓”而是“少主”兩個字,不過墨淵也沒有糾結太多,學著夢沐雨的模樣戴上殺手面具點了點頭便跟了上去。

    “唰唰”不知在迷霧森林的哪個地方林中突兀的響起兩道破風聲,只見兩道黑影不停在這片林海穿梭。

    墨淵不知道自己到底趕了多少路,但是透過枝條和樹葉的空隙可以知道外面已經夕陽西下已經黃昏時刻了。

    趕路了一下午墨淵感覺自己餓體內元氣已經所剩無幾,肚子也開始抗議咕咕直叫。

    有略過一支古樹,前面的夢沐雨卻突兀的停了下來,原本就有些饑餓的墨淵頓時更餓了,不過墨淵也知道現在不是說這些的時候。

    墨淵停下身彎著腰喘著氣疑惑的看著夢沐雨。

    “玉……玉牌沒有反應了。”夢沐雨見墨淵疑惑的看著她,玉手翻了翻玉牌臉色極為難看的說道。

    “什麼!這、這怎麼可能”墨淵接過玉牌也是不信邪往其注入元氣,但是卻是沒有絲毫反應,如夢沐雨所言,玉牌“沒有反應了”。

    “那玉牌指示的最後方向是”墨淵對著夢沐雨問道,此時身為男人的用也是顯露了出來,既然現在玉牌指示不上了,那麼索性就賭一把。

    “直走。”把玉牌還給夢沐雨,墨淵領頭向前掠去,心中盤算道︰“現在已經黃昏,入夜絕對不能還在樹林中久留。”

    又在林中趕路了一段時間,墨淵決定必須得休息了要不然有什麼戰事身體會吃不消的,這也是為自己的小命著想。

    想此,墨淵便像夢沐雨提議的說道,而夢沐雨也欣然同意了,說不累那真是騙人的。

    夢沐雨整理了一下略微凌亂的衣衫盤坐在一塊大石頭上恢復元氣。

    而墨淵則是坐在粗大樹枝上喘著粗氣抱怨道︰“早……早知道老子不跟你一起來了,太、太危險了。”

    “哼!”而修理之中的夢沐雨听著墨淵的抱怨則是睜美眸不爽的冷“哼”一聲。

    “喂!你什麼意思啊?我說你餓不餓啊”墨淵忽略夢沐雨的冷“哼”問道,他可是好幾天沒有吃飯了,光憑悟道境可扛不住。

    夢沐雨︰“……”

    夢沐雨現在都懶得理會他,獨自盤坐在石頭上恢復著元氣。

    這種情況讓墨淵有些尷尬,不過好在知道她的性格倒也沒多大氣憤。

    墨淵不再理會夢沐雨獨自一人掠出了他們二人暫時的小營地。

    距離營地不遠處。

    墨淵不斷雀躍在一道道粗大的樹枝上,不斷尋找著自己的獵物。

    這種饑餓的感覺可真是久違,還有這種捕獵的感覺,捕獵嘛!當然是旗鼓相當之間才有樂趣,獵物實力太低太沒有意思,而獵物實力太高自己又沒有辦法,所以找一個旗鼓相當的對手還是要花費不少時間的,但是這里畢竟是森林,而且還是修士界鼎鼎大名的迷霧森里,妖獸自然數不勝數,只要有點耐心獵物還是很多的。

    此時距離夢沐雨的營地已經很遠了,但是墨淵好不容易才體驗到一回捕獵的樂趣不想放棄,又往前走了些。

    功夫不負有心人,這一次墨淵終于找到了自己中意的獵物是一只悟道境大成的妖牛,說是悟道境後期,但是卻是因為牛類妖獸攻擊手段少,頂多算一個悟道境中期,但是別忘了墨淵雖然是悟道境初期,但是自從修煉完《天魔解體》第一層人魔解,**硬度能硬剛悟道境大成的變異妖蟒,足可以說明他肉身的變態之處。

    墨淵從樹上跳下,瞬間驚動了這只表面上看著有些憨厚的妖牛。

    妖牛眼中血絲不斷浮現,顯然已經把眼前的這個人類當成死敵一聲怒吼便向著墨淵撞來︰“耍 br />
    “畜生就是畜生。”墨淵譏諷一笑看著那如同兩道利劍一般的牛角,一閃身躲在一旁,這種力道的沖撞就算墨淵也不敢硬接。

    運轉體內少許的魔氣附著在墨林的劍身上,閃身的同時便砍了上去,其效果還是讓墨淵很是興奮的,就見那妖牛牛背上瞬間多了一個血口子,再怎麼說那妖牛也上悟道境大成其一身皮肉的堅韌程度與之墨淵相比也差不了多少,但是此刻卻是輕而易舉的被墨淵劃傷了一道血口,足以證明用魔氣附魔後的墨林的鋒利程度,說是切毛斷發也不足為過,但是墨淵體內的魔氣還是少之又少,再加上墨淵平時又不主動轉化他體內的元氣,所以這附魔還是用不了記下的,更何況這麼快解決它也太無趣了。

    而遠在營地恢復元氣的夢沐雨,在墨淵運用魔氣的同時睜開了美眸,美眸之中不知道在閃爍著什麼,臉龐上更是隔著一層漆黑的面具讓人猜不透她到底在想什麼,只能听見其喃喃自語的聲音道︰“魔修。”

    夢沐雨都差點忘了墨淵是一個魔修,雖然墨淵有時候用元氣有時候又用魔氣,令人無法搞清他到底是魔修還是普通修士,但是夢沐雨知道墨淵是一位魔修,剛才要不是那股極其濃郁的魔氣和那股熟悉的氣息,她都以為是一位敵人呢!但是現在墨淵使用了魔氣那就說明他現在在戰斗。

    要是換平時還沒什麼,夢沐雨也不回去理會更懶得理會,但是現在墨淵可是拖著一副又疲憊元氣又即將枯竭的身軀在戰斗!那可是很危險的要去看看嗎?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