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重生之最強武俠系統 > 第二百四十一章 一觸即發(第二更,求訂閱)

第二百四十一章 一觸即發(第二更,求訂閱)

    在沈家一片雞飛狗跳的時候,青榆鎮鎮守府府衙里的情況也沒好到哪里去。

    這才抓了一個沈家家主的寶貝兒子入獄,今天更好,直接帶回了沈家二把手,又關進牢里。

    呂小白接連而來的大手筆,嚇得鄭業是心驚膽戰。

    特別是在他看到沈永身上那一道深可見骨的刀痕,鄭業更是嚇出了一身冷汗,直打哆嗦,嘴里還不停念叨著。

    “完了完了,這可怎麼辦,這可怎麼辦啊.......”

    呂小白是懶得去管這個慫貨,幾天下來,以他六扇門的身份,加上雷厲風行的辦事風格,他早就取代了鄭業的話語權。

    隨即,他直接對著彭濤說道︰“你現在立馬召集府衙里所有的捕快,無論他們現在在何處,立馬回府衙負責戒備,不出意外的,沈家應該很快就會到府衙來。”

    彭濤聞言,也是猛然心頭一個咯 ,饒是他已經早就做好了和沈家撕破臉皮的準備,但是這一刻來臨的時機,未免也太早了點。

    看他有些被嚇愣在了原地,呂小白眉頭一皺,登時斥道。

    “發什麼愣,還不快去,不然你等死嗎!”

    這一聲宛如雷霆炸響,一下子就把彭濤給震醒了過來,緊接著他也是了解了眼下情況之危急,總算是打起精神,立馬轉身去召集府衙全部的人手。

    而一旁的沈永看到他們的行動,雖然被點了啞穴說不出話來,但是卻咧著一張大嘴,無聲地嘲笑著他們,唯一能夠表達他意思的眼神當中,是滿滿地嘲弄之意。

    呂小白輕瞥了他一眼,隨即冷笑言道︰“現在就擺出這幅表情,太早了點吧,放心,我會讓你最後想笑也笑不出來的,來人,把他給我帶下去!”

    沈永依然是無聲地嘲笑,不過被五花大綁,又被封住穴道的他是沒有任何反抗的能力。

    呂小白一聲令下,自然就有兩名捕快,將他帶走,前往地牢收押。

    等到沈永離去,呂小白的臉上方才有一絲凝重之意浮現。

    此刻他的內力剩下一成左右,就算在接下來的時間,他全力恢復,以長生訣》的煉化真氣的速度,也大概就能恢復到四成左右的樣子。

    這種狀態,用來應對沈家即將到來的攻勢,自然是遠遠不夠的,他輕嘆一口氣,心神沉入系統空間之中,看著那一萬點武俠值,更是讓他不自覺地搖頭。

    “哎,看來這回是非用不可了。”

    一直還想著能不能這次兵不血刃,留下這些武俠值,以待日後再行兌換。

    不過眼下的情況,他如果再想著不拔一毛,只怕以後都沒用再用的機會了。

    現在的情況,呂小白除了十香軟筋散需要兌換之外,他還必須要兌換一種能夠讓自身內力迅速恢復的丹藥。

    否則到時候內力不濟,就算被沈泉那些人給弄倒了,卻也難提防沈家那眾多真氣境的護衛。

    無奈之下,呂小白只有再度逛起系統商城了,尋找起來那些具備恢復內力的丹藥了。

    挑選了半天,他總算是選好了。

    “通脈丹,武當秘傳,可立刻恢復五成內力,緩步恢復三成內力,兌換價格︰八百點武俠值。”

    “備注︰二流玄妙鏡武者服用,效果減半,一流生死境武者服用,效果只有兩成。”

    八百點武俠值還在可以接受的範圍之內,大概也是因為這通脈丹只對于真氣境的武者有奇效,修為越高,它能夠起到的作用就越低,也就因此,價值並不是那麼珍稀。

    但對于呂小白而言,已經是非常夠用了,有此丹藥,加上十香軟筋散,至此呂小白可算是準備妥善了。

    目光遙望沈家的方向,呂小白的神情空前冷冽,隨即他並沒有立刻服用丹藥,反而是盤膝而坐,閉目運轉長生訣,依靠自身來一點一滴的恢復內力。

    ......

    ......

    與此同時,沈府之中,已經是一片草木皆兵的冷肅氛圍。

    三十余名護衛皆是一副嚴陣以待的鄭重神情,整齊地站列于院內,前方沈泉和沈定二人,皆是一桿閃爍著烏黑的冰冷寒光的近丈長槍。

    沈泉上前一步,威嚴的目光一掃,看到這三十幾名護衛,他神情一肅,聲如洪鐘般喝道。

    “話不多說,今日是我沈家生死存亡的關鍵時刻,諸位于今日所出之力,我沈泉定當銘記,事情過後,必定論功行賞,不落一個!”

    “等會我和三爺會進入府衙內,沈熊,沈虎,沈豹,你們三兄弟隨我二人一同而行,其余的人將鎮守府衙給我團團包圍,要水泄不通,連一只蒼蠅也飛不出來!”

    話語一頓,沈泉自懷中掏出一物,然後說道。

    “到時候我會以響箭為令,一旦響箭發出,不管府衙內的人如何阻攔,你們見人殺人,一個不留!知道了嗎!”

    三十幾名護衛听到他的話,齊齊發聲,聲勢震天。

    “是!家主!”

    此時此刻,沈家眾人仿佛形成了一種難以言喻的氣勢,連成一片,居然莫名有一種令人戰栗的磅礡大勢。

    “出發!”

    沈泉一聲令下,一行人便帶著浩蕩氣勢,朝著府衙方向前進而去。

    ......

    ......

    相較于沈家的浩大聲勢,鎮守府衙就顯得有些蕭條了,甚至稀稀落落的捕快,看上去都一種頹然的感覺。

    見狀,呂小白眉頭一皺,扭頭對著滿臉苦笑的彭濤問道。

    “我讓你把鎮守府衙所有的捕快人手都給我找來,你就找來這麼點人?”

    呂小白一眼掃過去,這一行捕快站在他面前,剛剛過十個,最多十二三個。

    其中具備真氣境以上實力的武者,加上彭濤也不過才兩個。

    這種孱弱的實力,簡直令人難以相信是一方府衙的全部武力。

    而面對他的質疑,彭濤則是無奈的回答道︰“大人,您忘了嗎,咱們的人手,大部分都在去巨源城報信的時候,都被人干掉了啊。”

    呂小白聞言,神情依舊有些難看地斥道︰“這我知道,但一個青榆鎮,只有這麼點捕快?

    我之前看到過的那些巡街的捕快呢?我記得全部的人手加起來,絕對不會少于二十個!”

    听到他的話,彭濤更是面露尷尬神情。

    “這個,有些人收到了風聲,知道今天府衙要和沈家之間有大動作,所以........”

    他話沒有說完,但是呂小白已經懂了,他冷笑道。

    “可以,這個時候臨陣脫逃,看來大家都不看好我們和沈家這一戰,沒關系,事實會證明,我們才是最後的贏家。”

    “彭濤,吩咐下去,府衙內將地牢大門鎖死,不需要留守,所有捕快都在鎮守府府衙外負責守衛,前後門加派!

    等會沈家人來了,任由沈泉帶人進來,越多越好,不用阻攔!你們只需要負責看守,不要放過任何一個企圖逃跑的家伙!”

    彭濤聞言,頓時面露驚訝之意,這話的意思,難不成他要一個人對付全部沈家人?

    這也未免太夸張了點吧!

    他抬頭看向呂小白,有些遲疑地說道。

    “大人,這,您一個人在府衙內,能夠應付得了嗎?”

    听到他的話,呂小白只是冷笑了一聲,卻沒有回復他的意思,直接轉身走入大堂之內主位坐下。

    看到他這般干脆利落的態度,彭濤搖了搖頭。

    這一位的桀驁和霸道果斷的行事風格,哪怕是到了這個時候,還是沒有絲毫的改變吶。

    他也沒再說什麼,反正說了也沒用,彭濤轉身,面對那些院子里的捕快開始轉述呂小白的話,做出人手安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