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重生之最強武俠系統 > 299.返回(第一更,求訂閱)

299.返回(第一更,求訂閱)

    淮陽道,淮陽城。

    一如既往的古拙城牆,風霜雕刻留下的痕跡,依舊清晰。

    城門口來往的人依舊極多,各種嘈雜的聲音,讓城門口負責守衛的士兵,是不停地維持秩序,大聲呼喊。

    “不要擠,不要擠!”

    “慢點來!”

    而在人群的後方,一輛馬車緩緩而行,隨著人流朝著城內而去。

    這種架勢,倒是讓不少百姓紛紛側目而望。

    看著那駕車的少年,他們都是紛紛猜測車內人的來歷。

    畢竟對于尋常百姓而言,出行坐馬車的人,那可都是些非富即貴的大戶人家,極為少見。

    這踫上了一個,自然是難忍好奇之心,紛紛側目而望。

    面對這四面八方襲來的目光注視,駕車的少年卻顯得異常平靜。

    他清秀的臉孔上,沒有絲毫的波動,仿佛根本不曾感受到眾人的視線。

    這種沉穩的氣度,讓不少人都有些暗暗心驚。

    與此同時。

    人群之中,也有一些稍有見識的人。

    他們看到少年身上的衣服之後,臉上的神情陡然大變,原本好奇的神色,頓時轉化為一種忌憚和凝重。

    “那是六扇門的黑衣捕快制服!”

    低聲而出的話語,讓其周遭的百姓都是紛紛色變。

    等他們再抬頭看向少年的眼神,已經不如先前那般隨意。

    甚至不少人僅僅掃了一眼後,便立刻垂下了腦袋,生怕自己的打量觸怒了這位少年。

    “六扇門黑衣捕快,那可沒有一個好惹的家伙啊!”

    “這少年如此年幼,居然就能夠做到黑衣捕快的級別?!”

    “我看他,要不就是家中長輩于六扇門身具高位,要不就是一個少年英杰,天縱奇才。”

    得知少年的身份之後,四周人群里傳來的好奇視線是少了很多。

    畢竟大部分人對于公門捕快,多少還是有些畏懼。

    不過一些低聲議論,還是無可避免的。

    很多人都暗中以隱晦的視線掃過少年,隨即紛紛猜測起了他的身份。

    一時間,如同蒼蠅嗡鳴的聲音不絕于耳。

    這種種變化,少年是盡收眼底。

    不過到了今時今日,雖然並非刻意,但的確,他已經和這些尋常百姓所處的世界,大不相同了。

    對于那投來或凝重,或畏懼,或厭惡,又或羨慕的各種眼神,他已經可以以一種非常淡然的心態來面對了。

    就在這個時候,馬車里傳來了一道清脆嬌俏的少女聲音。

    “到了麼?”

    嗯?!

    這一道聲音,瞬間引起了不少人的注意。

    原因無他。

    這聲音雖然有種清冷之感,但確實猶如那珠落玉盤,悅耳動听,甚至莫名讓人有種少女嬌俏的即視感。

    不過令他們失望的是,馬車內的少女,至始至終都沒有露過面。

    甚至在眾人投來火熱視線的剎那,迎來的,卻是前方少年那堪稱冰冷的目光。

    那其中蘊含的森森煞氣,滿滿都是警告的意思。

    這讓所有人都是心神劇震,一下子就想起了這位可是六扇門的人。

    一群人瞬間回過神,收回視線,老老實實地等待入城,目不斜視。

    看到這一幕,少年方才收回那威懾的眼神,微微側身,回答車內少女先前的話。

    “淮陽城到了,先回六扇門,等會再帶你去吃好的。”

    “嗯。”

    少女這一聲乖巧的回應,顯然又勾動了不少人的心思。

    但是礙于車上少年那犀利的眼神,他們也只有按捺自己蠢蠢欲動的心,強忍著好奇心,朝著前方走去。

    入城是要通過守城士兵的檢查搜身,像一道府的主城,自然種種規矩要嚴格一些,以此盡可能保證城內的安寧。

    不過,這之中當然也會有例外。

    比如現在這一輛馬車,靠近城門之際,守城士兵依據慣例攔阻,要進行搜查。

    然而,這一切動,在車上少年亮出一塊屬于六扇門的令牌之後,守城士兵便立刻停下。

    他們撤下攔阻的長槍,恭恭敬敬地放行,任其離去。

    至于剩下那些百姓,也只有眼睜睜地看著,隨即繼續接受著入城檢查。

    駕著馬車,感受著耳邊吹過的微風,再看著眼前這些恍如隔世的淮陽城街道之景象,呂小白也是有點唏噓。

    雖然隸屬淮陽道六扇門,但是他總共也沒能在淮陽城呆過幾天,第一次來報道,就踫上窮家幫分舵被滅一事,然後就遠走暗域,調查案情。

    第二次是自暗域歸來,又踫上六扇門內鬼亂,好不容易平定之後,又被厲皓白直接派到雲南道,給那位平南王世子,當了一段時間的小跟班。

    反正在他的印象中,對于淮陽城這個地方,只有四個字評價。

    是非之地。

    感慨片刻之後,呂小白又是微微回身,瞥了一眼身後被車簾遮蔽的車廂,心頭又是一聲嘆息。

    那日被金明杰氣勢所傷,雖然當時吐了口血,看上去模樣很是淒慘,但其實傷勢不算太重,以長生訣之能,調息半個時辰,也就基本無礙了。

    至于金妍,大概也是對呂小白有著幾分愧疚,畢竟是因為她才會讓金明杰有了針對呂小白的心思,甚至諸多苛責。

    所以幾日來,對待呂小白之際,她較之先前,多了幾分柔和,少了幾分生疏和冷漠。

    但就是這麼點小變化,卻讓這個前世宅男,今世處男的家伙,心里泛起了幾絲漣漪。

    講道理,雖然金妍才十四歲,而且還長了一副童顏的臉孔。

    但是其五官之精致,俏容之清純,的確擁有足以讓男人情迷意亂的資本。

    加上呂小白雖然骨子里是一個近二十多歲的青年靈魂,但是為一個宅男,穿越之前,他都是小處男一枚,盡管他談過

    所以,這金妍突如其來的柔情,還真讓呂小白有些措手不及,心中那幾絲漣漪顫動,更是讓他有種莫名的負罪感。

    這不是個假蘿莉,是真幼女啊!

    媽的,禽獸!

    雖然自己明面上還是一個十六歲的少年,但骨子里的靈魂可沒這麼稚嫩!

    呂小白暗罵自己的同時,也開始注意起和金妍相處的一些分寸。

    但這些變化,顯然也沒能逃過金妍那敏感的心思,隨後好幾天,她似乎看向呂小白的眼神里,都有一絲古怪的意思。

    這就更讓呂小白有種逃之夭夭的沖動了。

    眼下,他們總算是到了淮陽城,呂小白打算回淮陽之後,問問厲皓白。

    看看這個老狐狸,會怎麼安排接下來金妍的何去何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