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我的夢幻林場 > 第342章 寶貝木箱

第342章 寶貝木箱

    第342章寶貝木箱

    于是,馮天策又花費了一些時間,準備好工具和原材料,開始搭建一座木結構的雨廊。

    這座雨廊長十米,寬三米五,底部做了抬高,可以防水。只是之前的那根金絲楠木太長了,無法放置,他只能截斷,並且每一段木料的長度都控制在五米以內。

    忙完這些,他就回到了石堡中。其余十四棵樣本樹,等過段時間再砍伐,先處理好金絲楠木和檀香木再說。

    這兩種木料,他準備在湖心島上放置十年,也就是外界不到一個月的時間。

    “等我把這些樣本樹都砍了,文玩世家幾年的高檔木料都夠用了。”

    馮天策干完活,拍拍手,坐在了一根金絲楠木上休息。文玩木料,其實不需要用大材,說真心話,像屁股底下的這種金絲楠木大材做手串掛件什麼的,實在是有些浪費。

    這些木料,做家具都完全可以。

    可他呢,截取下來的金絲楠木,根部和頂端的部分打算給祁志強做原料。剩下的部分,選取一段,計劃優先打造幾口古色古香的箱子。根本不考慮浪費不浪費的事情。

    歇息了半個小時,他又去育苗基地帶了兩棵樹苗過來,還是一棵楨楠和一棵檀香木。他在原來兩棵樹位置的附近,把樹苗栽種下去,稍微調整一下管線,打開閥門,好讓滴灌一直進行著。

    接下來,最多一個月,他又可以得到兩棵二百年以上的金絲楠木和檀香木。所以,浪費一點有什麼關系呢?

    有著空間大殺器的馮天策,就是這麼任性

    隨後的日子,他又開始進入休閑模式。不是他懶,而是沒有太多的事情好做。龍血樹和龍腦香木的樹苗還需要點時間,兩種樹木的大樹,十天之內他也最多能給林場提供八十棵。

    所以大部分時間,他除了寫寫字和玩玩雕刻之外,就只能悶在家里喝茶。

    現在豆蔻山脈這邊,經常都有大到暴雨,很多事情做不了。

    那個被抓的李一男,他們的案子還沒有進入訴訟程序,因此他們盜伐的珍貴木材也好,還是那四千公頃林地也好,都還沒有任何即將拍賣的消息。

    最近葉琳娜也不在保護基地,她到世界各地去調集新品種的林木種子去了。

    無聊之下,馮天策從湖心島取了一段金絲楠木的出來。找了一間石堡內空置的房屋,準備做幾個箱子。

    這間屋子,是貯藏室。只是他也沒有什麼東西好放,就一直空在那里。房屋面積不小,有五十幾個平方,做普通的木工活足夠勝任。

    以前古代存放貴重物品的小箱子,並不大,所以他打算制作的箱子,也就一個手提密碼箱那麼大,但是要厚實很多。

    這種箱子,制作起來不算麻煩。麻煩的是之後再箱子表面雕刻花紋圖案。所以,做一個箱子加上雕刻花紋,再刷清漆,得要一整天的時間。

    第一個箱子制作出來,馮天策處理完最後一道工序,刷上清漆,就把它扔到了湖心島的雨廊上。過了一個小時,當他再取出來的時候,箱子表層上的清漆早已干透,味道也散發完全。

    此時,馮天策聞到了金絲楠木發出的淡淡香氣。箱子蓋的表面上雕刻了一副百鳥朝鳳圖,生動傳神,他自己看著也很滿意。

    箱子的側面,沒有雕刻任何圖案。這根金絲楠木特有的水波紋,清晰可見,木紋里夾雜著一根一根細線一樣的金絲,光彩奪目。

    這根金絲楠木大材,正是金絲楠里面的極品,水波紋金絲楠。

    這一段木料,他總共做了三個箱子,除了百鳥朝鳳,還有龍鳳呈祥和花團錦簇,箱子蓋上雕刻著的圖案各不相同。

    做好的箱子當然還是放置在湖心島,只有經過歲月的洗禮,這幾個箱子才能散發出耀眼的光芒的來。

    盛夏,沂州馨雅苑。在一年當中最熱的一段時間,馮天策又再次踏入了這里。

    此時正是下午時分,距離下班時間也很近了。馮天策走進自己的屋子,看著窗簾緊閉的客廳,和 亮的紅木家具,就知道林曉靜還是居住在對面那間房。

    “靜靜,你快下班了吧?下班以後直接回來,我在馨雅苑等你。”

    馮天策想給林曉靜一個驚喜,所以出發之前都沒有告訴對方。結果,電話里的林曉靜,死活不相信,一直以為馮天策是在逗自己玩。

    掛了電話,林曉靜心神不寧,看看時間還有二十分鐘才下班。一咬牙,編了一個借口,直接離開林業局,開車走了。

    “天策天策”

    林曉靜走進對面的房間,看見窗簾還是緊閉著的,客廳里也沒有看見行李,心中不覺異常失望。不過,她還是有點不甘心的喊了兩句。

    “嘿嘿,我在臥室”

    很快臥室里傳來馮天策的聲音,他剛洗完澡,正在換衣服。

    “啊?你真的回來了”

    林曉靜高興的喊了一聲,就跑進了臥室。果然看見馮天策正坐在床邊。小妮子尖叫一聲,就撲了過去。

    “靜靜,慢點。我這趕了一日一夜的路,人可是發飄來著。”

    “你回國要一日一夜這麼久嗎?”

    “當然要一日一夜了”

    兩小時後,二人才從房間里出來,去了對面的房屋。林曉靜嘴角含笑,趕緊去做晚飯。馮天策坐在沙發上,繼續發飄。

    “天策,怎麼突然回來了?嗯,我知道了,後天是柱子哥大喜的日子,你是趕回來參加他的婚禮的吧?”

    吃飯的時候,林曉靜才想起來問這個問題。不過,沒等馮天策回答,她自己就有了答案。

    “是呀,柱子哥大婚我咋能不回來呢?後天是周六,咱們兩人一起去參加婚禮吧。”馮天策放下碗筷,感覺自己吃的很飽。“你爹最近怎麼樣?我明天去看看他。”

    “我爹一天比一天好,現在又可以在村里到處轉悠了呢。”

    听到馮天策說,明天才回斜谷村,林曉靜就知道他打算在馨雅苑這邊住一晚上。至于他住一晚上想干什麼,都不用猜,肯定是繼續那個愛做的事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