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放開那頭銀狼 > 第三十二章︰傳承開啟

第三十二章︰傳承開啟

    老人話音落下,但是在場三方的反應卻是截然不同。虎絕似笑非笑地看著白洛和羅煥等人族修士,而神秘教派的人則是在任明的帶領下向著兩個傳送門走去。

    “你們,就這麼走了嗎?”白洛沒有理會似笑非笑的虎絕,目光落在了任明的身上。

    任明道︰“前輩的話,你們沒有听到嗎?所謂異人,也是屬于我們人族當中的一支,是蠻族。按照你們的話來說,同屬人族,相煎何太急?”

    白洛冷哼一聲,對于老人的忌憚,讓他沒有將心中的質疑道出。他看著任明道︰“無論如何,這些異人與我九州都屬于敵對,地皇弟子的傳承,不容許他們染指。”

    任明攤了攤手道︰“那你們打就是了,來找我干什麼?再說了,你確定,前輩會讓你們在這里大打出手?”

    “傳承地,不容戰斗。”老人的聲音很僵硬,但是卻讓白洛神色一僵。他的眼中有光芒閃爍,但是在看了任明一眼,又看了看身後的人族修士之後,最終還是只能罷手。

    之前的一戰已然說明,若是沒有熾焰三少在場,僅憑他們這些人,是無法對抗異人小隊的。這也是白洛希望能夠將任明等人,拉入己方陣營的原因。

    只是,現在老人開口,不許爭斗,再加上任明表明了態度不願出手,白洛最終也只能選擇無奈罷手。

    狠狠地瞪了任明一眼,白洛冷哼道︰“神秘教派,就是人族的叛徒!我們走!”

    說著,最靠近傳送門的白洛帶著人族修士開始進入傳送門當中,按照自己的意願,分別進入了兩個傳送門。羅煥落在了最後,看到的一幕卻讓他有些吃驚。因為,他發現進入鑄造師傳承的那個傳送門的修士,竟是足有整整十人!

    現在的人族小隊,這十人已經佔據了半數!

    “真的有這麼多的鑄造師嗎?”羅煥有些疑惑地自語。

    只是,其余人都已經進入傳送門,也沒有人能夠再回答他的疑問。

    “殿下,就讓這些人族先進去嗎?”虎絕身後,有人低聲問道。

    虎絕笑了笑,道︰“不要著急,傳承就在那里,跑不了。而且,這位前輩不是說過了嗎?傳承只有一份,自然只有最強者才能拿到手。”

    說話間,虎絕卻是看著任明帶著神秘教派的小隊去到了傳送門前。在這里,神秘教派的人數算是最多的一方。也不知道他們究竟是怎麼做到的,竟是在小世界當中,足足匯聚了一支足有三十人的小隊。

    在進入傳送門的時候,三十人的隊伍顯得有些浩浩蕩蕩。

    任明沒有第一個進入傳送門當中,而是落在了最後。他看著自己麾下的修士全部進入傳送門後,回頭看了虎絕一眼,眼中有復雜的光芒在閃爍。

    虎絕微微一笑,沖著任明點頭致意。

    任明沒有理會虎絕,一眼之後,便是毫不猶豫地跨入了代表著鑄造師傳承的傳送門當中。

    目送任明離去,虎絕也是揮了揮手。他麾下的異人修士也是紛紛進入了傳送門當中。當所有人進入之後,虎絕來到傳送門前。但是他卻沒有進入傳送門,而是看著老人,道︰“前輩,希望傳承結束之後,我們不是敵人。”

    老人閉目盤膝,重新坐回了地上。

    老人的不予理會,虎絕沒有惱怒。他反而是轉過身,掃視了空蕩的大廳一眼︰“希望傳承結束之後,我們不是敵人。”

    話音落。虎絕沒有絲毫猶豫,一步跨入了面前代表著鑄造師的傳送門當中。

    虎絕消失後,空蕩的大廳內,突兀地出現了三道身影。若是白洛等人尚未離開,或許會大聲驚呼,然後果斷與虎絕等人開戰。

    “大哥,你的隱匿法,好像被那個虎人看穿了?”司空命笑嘻嘻地看著三人中央的那一個少年,語氣中帶著滿滿的揶揄。

    夏明遠笑了笑,隨意地說道︰“我這隱匿法又不是什麼絕世神通,被一個蠻族看穿,也是正常。要知道,在那個年代,蠻族才是人族當中最好的獵手。”

    “蠻族,華族……大哥,這些異人,真的是屬于我們人族的一份子嗎?”司空命撓了撓頭,有些疑惑。關于異人的消息,似乎一直以來都被封鎖。普通人和尋常修士都只知道他們被稱為異人,但卻不知道他們擁有自己的族名,為蠻族。

    就算司空命是司空家的天驕,但是對于這些東西,卻也是完全不了解。

    夏明遠點了點頭,臉色有些肅然。但是他卻並沒有為司空命解釋的打算,反而是說到︰“你們自己選擇吧,是否進入其中。不過,你們都沒有修行鑄造,所以,若是想要有所收獲,還是去守護者一脈吧。能夠爭奪到傳承當然不錯,就算沒有得到,增加點實戰經驗,對你們而言,也是有利的。”

    司徒軒道︰“大哥,你的意思是,在傳承中,並不會真正死亡?”

    “這也算是我人族正統傳承的特性吧。”夏明遠的眸光有些悠遠,似乎是回憶起了什麼。回過神來,他直接走向了鑄造師一脈的傳送門,“去吧。”

    司徒軒和司空命對視一眼,然後一起向著守護者一脈的傳送門走去。

    隨著三人的消失,兩座懸浮于空氣當中的傳送門也是緩緩合攏,最後消失不見。

    而此時,在傳送門的另一側,真正的傳承,已然開啟。

    ……

    一陣天旋地轉,羅煥強忍住惡心嘔吐的**,強行提起了魂力,布滿全身。然而,當他睜開雙眼,掃視四周的時候,卻發現自己的做法顯然是多此一舉。

    他所在的地方,是一處有著無數鑄造台的大廳。而他現在就站立在其中一座鑄造台上。鑄造台的四周,有半透明的光幕籠罩,雖然能夠看得清外界的其他事物,就連聲音都可以傳播而出,但是當羅煥試探性地出手,想要看看能否破壞這道光幕的時候,卻是被一道莫名出現的雷電劈了個正著。

    “噗……”羅煥狠狠地瞪了旁邊的鑄造台上滿臉看好戲的表情的修士,然後郁悶無比地鼓動魂力,將臉上的焦黑除去。這道雷電的威力並不大,更多的還是一種警告的意味。這是在警告羅煥,不要試圖攻擊光幕,否則將會受到此地規則的嚴懲。

    當一個角落中,夏明遠悄然出現之後,一道宏大的聲音突然出現在了這個大廳當中。

    “地皇第七弟子傳承,唯有最強者,並且滿足要求者方能獲得。傳承考驗共計四項!”

    听到這里,所有人的耳朵都豎了起來,即便是通過大祭司早已對此地有所了解的虎絕,此刻都是認認真真不敢有一絲遺漏。畢竟,沒有人願意因為沒有注意傳承考驗的規矩,而被直接剔除。

    “第一項︰控火!你們面前的鑄造台,每一座當中,都蘊含有一朵獸火,而你們要做的,就是以最快的速度,將獸火收服。限制時間,兩刻鐘!所有沒有完成的修士,一律淘汰!火種被收服之後,無論你們是否獲得最終傳承,都允許你們帶走其中一絲本源真火。”

    “本源真火?”參與考核的修士臉色都變得一片潮紅。獸火並不是那麼好尋找的,即便找到了,也不是那麼容易收服。

    獸火獸火,顧名思義,就是魂獸或是荒獸體內誕生的火種。這些火種雖然沒有一些天生地養的火種強大,但是對于大多說修士而言,獸火都已經是遙不可及的存在。

    現在,即便沒有通過接下來的考核,只要能夠在兩刻鐘內收服火種,就可以獲得一絲本源真火。這對于在場的修士而言,是一場天大的機緣!無論是鑄造師也好,煉藥師也罷,對于奇異火種的渴求,都是常人所難以理解的。

    對于這兩個職業的修士而言,有了這樣一道火種,他們未來在這兩個職業的道路上,就可以走得更遠。

    而特殊的火種,更是可以讓成型的裝備與丹藥,擁有神奇的能力。傳說中,曾經有一位鑄造天才,無意間獲取了一朵紫晶炎,此後,他用此火鑄造出的所有裝備,都帶有一絲紫晶之力,可以將敵人肌體化為紫晶,喪失活性。

    這是很強的一種能力。若是刺中心髒,讓心髒失去了活性,化為紫晶,那邊只有死路一條。雖然傳說中有人能夠做到滴血重生,但那也不過是傳說而已。即便是在上古之中,也沒有生靈能夠做到。

    還有一位煉妖天才,曾得到了一團青木炎。這種火焰很溫和,不會對任何人造成危害,但是卻可以讓他煉制出的丹藥效果,增強三成。

    若是一般的丹藥也就罷了。可這青木炎卻是無論等級如何,只要是這名修士親手煉制,都可完完整整地增強三成藥性!

    因此,就連羅煥在听完了聲音的描述之後,都是一陣激動。作為一名鑄造師,能夠有機會獲得獸火的一縷本源真火,當真是天大的吸引力。雖然只是一縷讓人有些失望,但是只要培育得當,就算是一縷本源,也能培養成為一團真正的火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