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封神問道行 > 第339章 差點兒為國捐軀了?

第339章 差點兒為國捐軀了?

    其實戰場求援的話,負責此事的應該是黃飛虎才對。

    可張桂芳很清楚不管來多少人,都對付不了十二上仙這等存在的仙人,那就只好找聞太師了。

    聞太師,接下來就靠你了。

    陸川心中默默道,對于讓聞太師請人,以及請什麼人的事他不會參與一個字。

    本來棄徒的名聲就不怎麼好,要是坑了截教弟子,他們師徒還怎麼入截教靠大樹乘涼?

    當然,其它的弟子他們師徒完全可以應付,但就怕瞞不過通天教主啊。

    接下來他就老實的待在這里,等聞太師請的人到了這里他再回朝歌。

    陸川道︰“元帥,我們之前交戰兵力也有折損,不知征兵之事現在怎麼樣了?”

    張桂芳道︰“我們已經在汜水關貼出了征兵布告。”

    陸川點點頭,忽然想到一事,道︰“對了,我們抓的那些戰俘呢,可以用來補充一下兵力的吧?”

    “這個也是可以的,只是需要好好訓練一下才行。”

    張桂芳道︰“不過就算補充為兵源,也是……”

    “炮灰!”

    陸川知道他要說什麼,只好換一個話題道︰“元帥,十二仙其實已經走了,你打算何時攻打西岐?”

    張桂芳道︰“這個不急,還是等一等太師的答復吧!”

    既然不打了陸川也樂得一個清淨,返回營帳中休息、修煉。

    張桂芳的信,不一日送到了聞太師的府上。

    “什麼,十二上仙都出山,差點兒讓陸大人為國捐軀了?”

    看到這個消息後,聞太師不禁大吃一驚。

    西岐這邊的戰事之前一切很順利,所以他都奏請帝辛,已經準備帶兵去其它的地方平叛了。

    可是這消息一來,還真把他驚出了一聲冷汗。

    一來,他這邊才剛給陸大人當媒定了親事,回來復命後,帝辛當著文武百官的面賜了婚。

    這陸大人要是真捐軀了,那那那……鄧九公的女兒不成了寡婦嗎?

    到時候鄧九公不得跟他拼命啊!

    二來,以他的身份背景,當然知道十二上仙那是什麼級別。

    張桂芳、陸川、魔家四將加起來都不是一人的對手,更何況一下出山了五人。

    只是想去請幾位道友相助吧……

    聞仲又一陣遲疑,他想起了之前陸川的告誡,說千萬不要請道友下山。

    “嘴硬,不讓請人是你小子怕丟人吧?”

    聞仲冷笑自語道︰“呵,再不叫人,老夫怕你小子都快被人打死了,到時還怎麼攻克西岐?”

    吩咐兩個弟子一聲後,聞仲起身出了大廳。

    一個弟子早已把他的墨麒麟牽來。

    聞太師翻身上騎,交待兩句後墨麒麟頓時腳下生出雲霧,霎時沖天而去不見了影子。

    次日。

    陸川來找張桂芳︰“元帥,既然軍中無事,那我去汜水關督辦下征兵之事可好?”

    這件事張桂芳當然不會反對。

    當日,陸川便帶了一隊士兵返回汜水關,開始悠閑的征起兵來。

    這算一個閑職,畢竟還沒打緊急,征兵什麼的全憑百姓自願。

    可當打急眼了的時候,那征兵可就沒那麼客氣了,直接上來就給你抓壯丁。

    如此過了兩日。

    陸川在征兵處待著看有沒有人應征,當然現在人也有不少,每天五六十到一百多不等。

    畢竟現在社會生產力低,窮苦人家也很多,沒飯吃,當兵呢至少能吃一口飽飯。

    征兵處。

    這天陸川正在巡視,望著應征者的隊伍輕輕點頭。

    今兒個運氣不錯,光這會兒功夫就少說有七八十人,應征者看向陸大人的目光中閃著異彩。

    陸大人這幾番的戰績還是很耀眼的。

    雖然傳出來時他只是一個軍師,用兵如神,勇退諸侯。

    這里就是邊關,消息當然傳的很快,當陸川這個活招牌出現後一下子讓征兵率提高了三成。

    “軍師,元帥有請,請你快些回去,準備明日攻西。”忽然來了一隊士兵稟報道。

    “終于來了!”

    有些無聊的陸大人一個激靈,頓時來了精神,道︰“好好好,去告訴韓總兵一聲,今晚本府不去他府上留宿了。”

    陸川直接上馬,披上了一領手下遞過來的黑色披風後,帶著這隊騎兵趕往軍營。

    路上塵土大,披風便是這個作用。

    “駕!”

    征兵處在南門附近,陸川等人策馬從南門飛馳而出,人群早已避讓開來。

    馬蹄飛揚,在後面留下飛起的塵土。

    平民不僅沒有不滿,反而看向他們時有些崇敬。

    他們在邊關,但依舊是大商的人,而前面的西岐是周國,現在是敵國,正在打仗。

    眾人策馬剛離汜水關,忽然一騎白馬白衣迎面而來,方向卻是往汜水關而去。

    雙方接近時都抬頭打量了一眼對方。

    陸川看到了一個年輕人,看起來約莫十八歲,眉清目秀,氣宇不凡,身後也系著一領披風,不過是白色的。

    在他的馬背上,陸大人還看到掛著兩柄刀。

    “是個練家子!”陸大人心中初步判斷了一下。

    這才十七八就敢孤身出門,這麼不安寧的世道,沒點本事怎麼敢出門?

    看其風塵僕僕的樣子,應該是趕了極遠的路。

    那自己十七八的時候在干什麼呢?

    陸川分神想了想,哦,還在木雕店做伙計,受一個無良老板的剝削。

    陸川被這隊兵士們護在最中央,他們的戰馬速度不慢,可是對方的馬竟是匹千里良駒,如一道白色閃電。

    雙方的馬都極快,瞬間擦身而過。

    雙馬交錯時陸川與那人目光在空中交匯了一剎,接著看到了一雙黑亮有神的眼楮,其中閃著一種叫驕傲的神采。

    一眼過後,馬蹄飛揚!

    陸川收回目光雙方錯身遠去,就好像兩條永不會相交的平行線。

    很快,那個年輕人就勒馬停在了汜水關南門前,抬頭凝望著城門上方的“汜水關”三個字。

    “到了!”

    年輕人輕聲自語,一只皮膚細膩的手勒著韁繩,此刻卻不自覺的握了起來。

    定了定神後年輕人驅馬上前,守城門的士卒見狀剛要攔下盤問一番,就被年輕人手中的一塊令牌堵住了口。

    年輕人進入城中。

    殷商大營!

    經過兩個多時辰的‘策馬奔騰,共享人世繁華’之後,陸大人終于抵達大營。

    來至中軍帳,還未進入就只听帳中笑聲連連,交談的好不歡快。

    只听張桂芳道︰“幾位道長遠道而來,不辭辛勞相助,本帥敬四位道長一杯。”

    “四位?”

    陸川眼楮一眯︰“原來是你們四個到了啊!”

    “不好意思,元帥,我來遲了,我來遲了呀!”陸大人大步進入笑容滿面。

    只見帳中除了上方的張桂芳外,多了四個道人,生有異相,面容十分凶惡。

    魔禮紅和魔禮海此時還在四個道人之下。

    看到這四人,陸川心中頓時知道除了九龍島四聖這幾個老實人外,也沒其他人了。

    臨陣對敵居然相信對手的話,唉,幾位上榜也不冤!

    陸川掃了帳中一眼,對四人道︰“見過元帥,這幾位是?”

    “幾位道長,陸大人,本帥替你們這位是我軍的軍師,陸川陸大人。”

    張桂芳替兩邊引見道︰“陸大人,這幾位是受太師所托,前來相助我們的九龍島幾位道長,王魔……你快請入座吧!”

    “果然!”

    陸川心念一動,入座抱拳道︰“見過幾位仙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