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神醫棄女︰鬼帝的馭獸狂妃 > 第6505章 混血小公主

第6505章 混血小公主

    ,最快更新神醫棄女︰鬼帝的馭獸狂妃最新章節!

    看了眼地上的尸體,帝莘沉吟道。

    “中部妖盟的盟主?”

    “已經許久不曾露面了,听說是家族里出了些事,無心理會外頭的事。”

    巫扈知道的也就這麼多了。

    “你倒是消息靈通,這些消息,怕是狩妖界都未必清楚?”

    帝莘似笑非笑,睨了眼巫扈。

    巫扈哂笑,也不作答。

    卻說葉凌月等人交出了尸體後,去食堂吃飯。

    途中,凌日先走了。

    他覺醒後,對人類的飲食沒什麼興趣。

    凌月本也沒什麼胃口,可考慮到季無憂和辛霖,她還是和兩人一起去了食堂。

    “這基地還真大,十個青尚都沒它大。”

    不知是否是因為見到了凌日的緣故,季無憂已經恢復了一些精神,她滿臉的好奇,左顧右盼。

    她就讀的青尚,也是一所規模不小的高中,可和眼前的這個大龍山生存基地相比,就小巫見大巫了。

    大龍山生存基地,建立在大龍山腳下。

    大龍山則是鹽邊眾山脈中的一座,海拔約莫千余米,別看海拔不低,可在鹽邊這種中部高山地帶,卻還是一座中等海拔的山。

    相比起周圍其他的山,大龍山因為毗鄰鹽邊機場的緣故,開發較早,各項基礎設施也算是完備。

    三人剛領來的基地指導手冊上,寫明了這座生存基地,佔地一百多畝,分為幾大區域,師生生活區,訓練區和教學樓區。

    狩妖界申請了約莫三億的經費興建了這里,是整個華國三大生存訓練區之一。

    幾乎所有的預備狩妖人在成為正式狩妖人之前,都曾經來過這里。

    “我小叔以前也來過這里,說是這里的條件非常的惡劣。”

    辛霖是三人中,對大龍山生存基地唯一比較熟悉的,風息以前也來過這里。

    葉凌月瞅瞅遠處寬敞的訓練場上,柏樹成蔭,比正常操場跑道寬了一倍有余的八百米環形跑道,再看看遠處的人工湖,一座座嶄新的宿舍樓,在莽莽青山的映襯下,和現代化的城市學校沒多大區別。

    唯一的區別,應該就是此處實行軍事化管理,學員進入後,無特殊情況是不允許外出的。

    “我看著挺好,我听說宿舍還是四人一間的。”

    季無憂對眼前的校區非常的滿意。

    雖然家境挺好,可她倒也不嬌氣,來之前,生存基地的環境她可是做過最壞打算的。

    “小柚子,你可別被自己的眼楮欺騙了。你以為,宿舍樓為什麼會那麼新?”

    辛霖故弄玄虛,臉上寫滿了凝重。

    “為……為什麼?”

    季無憂說話都結巴了。

    “因為,去年,宿舍樓剛被襲擊了。據說某名預備狩妖人在途中殺了一名古妖族的少族長,引來了妖族報復。在某個夜黑風高的夜晚,三幢教學樓被摧毀,死了一百多人。”

    辛霖涼颼颼的聲音,讓季無憂驚叫一聲,躲到了葉凌月的身後。

    “小霖,別鬧。”

    葉凌月哭笑不得。

    辛霖也不知哪來的惡趣味,就喜歡作弄無憂。

    “這就嚇到了,那你以後遇到妖可怎麼辦?”

    辛霖長吁短嘆著。

    和她們在一起時,她們還能保護季無憂,可是訓練長達六個月,萬一季無憂落單……

    “我會努力訓練的。凌月,辛霖,以後每天,你們能幫我額外訓練嘛?”

    季無憂也一臉的凝重。

    昨晚,雖然沒有真正遇到危機,可是她也知道,她現在很弱,只會拖累人。

    她不想永遠趴在他人肩膀上,她想和凌日一起並肩作戰。

    “別說是你,我也的加強訓練,我們一起吧。”

    葉凌月莞爾。

    大龍山的訓練基地,倒是個好地方。

    這里的訓練設施比起在辛霖家的地下室,要豐富許多。

    雖然她有九洲鼎和混沌碎片,可妖力的確不行,又沒有過去的天力護體,如果九洲鼎的鼎息用光了,她就會陷入非常危險的境地。

    因此,她也必須提升妖力或者是讓鼎息更加強大。

    “你們倆這麼拼,我也不能輸給你們了。吃完飯,我們就開始訓練。”

    辛霖也摩拳擦掌狀。

    三人一起進入了食堂。

    “嘖,這里的伙食不錯啊,居然還有西餐。”

    一日夜的長途爬涉下來,辛霖早就餓得前胸貼後背了,她環顧四周,頓時眼楮發亮。

    大龍山生存訓練基地號稱能同時容納三千人培訓,且收納來自全國各地,有時候甚至會有海外的一些狩妖人來培訓。

    為了讓預備狩妖人們能更好的訓練,這里的伙食也都是最拔尖的。

    從西餐到中餐,一天十六小時提供伙食。

    伙食也是全國各族的口味都有,甚至于,葉凌月還看到了幾個窗口擺放著混沌石。

    “乖乖,真是混沌石,中級混沌石。”

    辛霖拿著剛發到手的卡,四處轉悠了下,看到幾塊手掌大小的混沌石時,大驚小怪著。

    “這里是師生共用的食堂,應該是供一些教官們和高級別的學生用的。”

    葉凌月看到混沌石也不禁心頭一喜。

    她的鼎息修煉,需要的是混沌石和內丹。

    內丹需要進入深山狩妖,她眼下並不方便離開基地。

    有混沌石,倒是可以保障她的日常修煉,只是這購買價格……

    葉凌月下意識看了眼窗口的價格。

    “30分。”

    葉凌月愣了愣。

    “怎麼沒有價格?”

    辛霖在隔壁窗口,準備買一塊香煎豬排,據說是黑豬排,空運來的,味道非常的不錯。

    “同學你新來的吧,用卡。”

    好在窗口的食堂大媽很是友好,見辛霖一副愣頭青的模樣,好心提醒道。

    辛霖這才想起來,之前在辦公室時,“巫敗類”說過一句,在生存基地里,錢不流通,流通的是學員卡里的積分。

    一份香煎豬扒的價格是1個積分,比起一塊中級混沌石就要30積分,這價格算是很便宜了。

    辛霖遞上卡,刷了下。

    “余額不夠,同學,你是不是沒領取新生大禮包?”

    食堂大媽笑道。

    “完了,難道積分也是新生大禮包里的?”

    辛霖哀嚎。

    她們幾個因為遲到,全部沒有新生大禮包,早知道,應該叫凌日那小子過來。

    “讓讓,哪來的不長眼的,擋著本小姐的路。”

    辛霖正發愁著,被身後的人用力撞開了。

    一個面容姣好,個頭嬌小,棕色卷發的女孩和兩三個男生站在辛霖身後。

    辛霖沒留意,被推開了幾步。

    她這會兒正餓著肚子,心情很不好,被人一推,頓時來了氣。

    “你說誰不長眼,沒看到我排你前面。”

    辛霖氣不打一處。

    “排我前面又怎麼樣,你有錢買嘛?弱雞還敢留在大龍山,我要是你的話,早就卷鋪蓋走人了。”

    女生撥了撥頭發,一臉的鄙夷。

    “我怎麼就……”

    辛霖氣結。

    她一回頭,看看四周,剛好看到一名華岳同來的學生。

    “王越,借你的卡用用。”

    哪知道,對方一听,裝作沒看到辛霖那樣,連忙低頭走開了。

    “搞什麼。小姜,你的借我用用,我過幾天就還你。”

    辛霖再一回頭,看到早前爭搶著幫自己和凌月拎行李的一名同市來的學員。

    對方頗有些避諱的看了眼嬌小女孩,,假裝和身旁的人說話,也快步走開了。

    辛霖目瞪口呆。

    這些家伙是怎麼回事,就一個晚上的功夫,就翻臉不認人了?

    “小霖,要不我們還是回去吃面包吧。”

    季無憂怕辛霖惹事,忙上前拉辛霖。

    “我就不信邪了,我今天還非吃不可了。”

    辛霖脾氣上來了。

    “誰,借我1個積分,我欠你一個人情。”

    她高聲道。

    可偌大的食堂里,來來來回回近千人,居然就沒有一人敢應聲。

    葉凌月蹙眉,走上前。

    看到女生的一瞬,她怔了怔。

    司輕舞。

    竟是司輕舞。

    眼前的司輕舞,和當年幾乎一模一樣,只是發色和輪廓微有變化。

    她身後的幾名學員看上去似乎是少數民族,她們的氣息都很強。

    只是第一次見面,兩人就杠上了。

    這算是孽緣嘛?

    葉凌月看看四周,不遠處,奚玖夜和幾個華岳高中的學生坐在一起。

    她看了眼奚玖夜。

    奚玖夜挑挑眉,他手中,把玩著自己的那張積分卡。

    作為第一個抵達的學員,奚玖夜一共有15個積分。

    1個積分對他而言,並不算是什麼。

    葉凌月和辛霖都是東南的,按理說,他這個隊長應該出手幫個忙才對。

    只是,她們也是愛惹事,怎麼一來就惹上了司輕舞。

    司輕舞,是來這里培訓的特殊學生,外國人,但是她的祖母是出身華國的頂級狩妖人,她的爺爺又是國外政要,她被送到大龍山基地純粹是為了體會下華國的文化傳承。

    至于她的實力,那就更毋庸置疑了。

    她已經是一名白銀狩妖人,雖然還未正式接受考核,可是她出身的緣故,早就已經獵殺過很多妖。

    也就因為如此,才造就了她眼高于頂的驕縱脾氣。

    昨天來到基地時,他就被關照過,不要得罪了這位小公主。

    否則,將來哪怕成了狩妖人,在狩妖界也要被排擠。

    可是葉凌月和辛霖顯然沒有這個覺悟。

    不過,只要凌月開口求他,他可以考慮,為了她冒險開罪司輕舞。

    哪知道,葉凌月只是看了奚玖夜一樣,就將目光移開了。

    辛霖有些難堪。

    她萬萬沒想到,一個食堂里,居然沒有人願意出手相助。

    她憋紅著臉。

    “有人願意借我們1個積分嗎,我,凌月在此用我的名譽擔保,三天之內,一定償還3分。”

    葉凌月沒有氣餒,她開了口,聲音在食堂里回蕩。

    奚玖夜皺緊了眉。

    凌月,寧可三倍回報,也不願意向自己開口。

    “凌月?我知道你,你是凌天集團的那個破產千金啊。嘖嘖,可惜了,你要是早幾天開口,應該有很多人幫助你。可惜,如今的你是失勢鳳凰不如雞。你爸飛機失事死了,凌天集團因為偷稅漏稅,被國家監察,宣告破產,誰敢和你牽扯上關系?”

    司輕舞咯咯笑出了聲。

    她來華國之前,可是做過功課的。

    這一次培訓的名單,她也早早留意過了。

    畢竟這些人將來可能會是她的同僚,與她競爭,這些人根本不知道,這次生存訓練的前五將會獲得一個非常珍貴的機會。

    這些人中,最讓她在意的是奚玖夜,這個號稱學霸的男人。

    至于其他的,還有一個長江高中的秦川,華岳高中的凌日、辛霖、粵南高中的鑫海。

    至于凌月,則是因為凌日的緣故,她才多看了一眼。

    她一看辛霖的資料,就莫名的討厭她。

    至于這個凌月,是她自己自找麻煩。

    “破產?”

    葉凌月有些意外。

    父親的死訊害還是被公布了。

    看樣子,是鴻叔對外做的一些公關手段。

    可偷稅漏稅……葉凌月忽的意識到了什麼。

    她極快的看了奚玖夜一眼。

    奚氏,一定是奚三千搞的鬼。

    奚玖夜卻已經站起了身。

    既然她不願意開口,那就由著她自取其辱好了。

    “看樣子,你還不知道呢。其實吧,沒錢吃飯也不是什麼大事。本小姐今天心情不錯,我可以借你們幾個積分,也不用你們還了,就當我施舍給乞丐好了。”

    司輕舞說著,輕描淡寫拿出了自己的卡,正欲刷積分。

    “嗖。”

    一張卡,丟了過來,不偏不倚,打中了司輕舞的卡。

    司輕舞輕呼一聲,手中的卡脫手而出,落在地上。

    “9分,三天之內。”

    略有些沙啞的聲音,一個角落里,一個男學生低著頭。

    他的盤子是空的。

    身旁,幾乎沒有人留意他的存在。

    和其他人的成群結隊不同,他孤身一人,渾身四周都縈繞著低氣壓,讓人不敢隨意靠近。

    “秦川,你什麼意思!”

    司輕舞俏臉發白,惡狠狠瞪著這個壞了她好事的人。

    秦川起身,他皮膚有些蒼白,個頭高手,長而凌亂的頭發,看上去已經很久沒有打理了。

    他抬起頭,目光直直落在葉凌月的身上,逗留了片刻,起身。

    “看不過眼。”

    他也不多說,端著空盤子從司輕舞面前慢悠悠走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