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神醫棄女︰鬼帝的馭獸狂妃 > 第4545章 不配愛

第4545章 不配愛

    奚九夜一眼就看到了司徒青松,不免一愣。

    “司徒青松,你在這兒做什麼?”

    奚九夜的確和巫王去了鎮魔山壁,但是距離三更還有些時間,他心底有些掛念葉凌月,所以又折了回來。

    這幾(日r ),盡管一直壓抑著自己的內心,可他心底對葉凌月的牽掛,不減反增。

    尤其是,今(日r )再看到那一瓶心頭血時,一種難以言喻的滋味涌上心頭。

    趁著三(陰y n)匯聚之時還沒到,奚九夜找了個借口,來看看葉凌月。

    小烏丫心如鼓擂。

    糟糕,該怎麼解釋,可千萬別被看破了。

    山洞內,葉凌月也是一陣緊張。

    小烏丫心思單純,萬一說錯了,她們的計劃就功虧一簣了。

    小烏丫眼神閃爍,膝蓋一軟,撲通一聲跪下了。

    “我……我听說月華帝姬被關在里面,我和她有些私仇。”

    里面有悶哼聲傳來,奚九夜臉色大變。

    “司徒青松,你對她做了什麼?”

    葉凌月被自己取了九十九滴心頭血後,就一直昏迷不醒,奚九夜暗中命人問過幾次,她這幾(日r )都沒有甦醒,好在診斷的巫者說,她(性x ng)命無憂,奚九夜才放心了些。

    他本打算,等到通天之路的事結束後,再好好安頓她。

    哪知道司徒青松這奴才……

    “她若是有什麼三長兩短,我要你們父子倆給她陪葬!”

    奚九夜一腳將其踹開,快步朝著山洞行去。

    通天之路即將打開,司徒青松父子倆還有用處,否則,奚九夜早就殺了他。

    小烏丫(胸xi ng)口一陣鈍疼,壓了壓翻滾不止的氣血,再看看山洞內,她方才講得很大聲,老大應該懂得怎麼應付了。

    她忙起(身sh n),快步向山下行去。

    她必須听從老大的話,盡快聯絡帝莘……

    “夜凌!”

    奚九夜進入山洞,看看山洞里的簡陋擺設,眉頭一皺,再看躺在一旁的葉凌月,臉色更差了。

    山洞內,只是簡單的鋪了些干草,葉凌月還穿著那件染血的衣袍。

    衣上的鮮血,觸目驚心,燦爛刺眼,仿佛時時刻刻都提醒著奚九夜,自己的所作所為。

    “狗奴才。”

    看到葉凌月一(身sh n)狼狽,面色白若紙,(身sh n)形又瘦削了不少,心底一陣難以壓抑的痛楚。

    一陣猛烈的咳嗽,角落里的人兒看上去隨時都會斷氣。

    “來人,快來人。”

    奚九夜上前,慌忙想要攙扶葉凌月。

    葉凌月的眼睫顫了顫,一雙眼里,滿是憎惡。

    “你少在那假慈悲,滾開。”

    她掙開了奚九夜的手,扶著牆,大口喘著氣,坐了起來。

    “嘖嘖,這丫頭騙紙的演技那真是不蓋的。”

    虛空意識海里,燭照嘖嘖稱奇。

    一秒鐘從生龍活虎變成了病中西施,姓奚的被騙得團團轉還不自知。

    “你不要再逞強了,你失血過多,需要靜養,山中缺乏必要的藥品,過幾天,我就帶你離開。”

    奚九夜的手,懸在了半空中。

    他怕自己的舉動,引來葉凌月更大的反彈,面色也是一陣紅白相間。

    “離開?”

    葉凌月聲音里,帶著幾分冰冷。

    “仙皇即將臨世,你的處境很是危險。雖然不知前路如何,但我絕不會把你一人留在王巫。你信我,這一次,我絕不會再負你。”

    奚九夜言語誠摯,眼中,帶著化不開的柔(情q ng)。

    他早已下定了決心,無論先祖答應不答應,通天之路一旦打開,他就想法子,帶著葉凌月離開九十九地。

    仙皇臨世,必定不會放過葉凌月,只有逃離九十九地,她才會安全。

    他先帶著葉凌月去三十三天,避開九十九地的這場浩劫,也可以隔絕開葉凌月和帝莘。

    他相信,葉凌月對他也並非完全沒有(情q ng)意的,等到一切風平浪靜後,他再想法讓葉凌月獲得太(陰y n)族的洗禮,開啟她的天印。

    憑他掌握的鎮魔山壁上的奚族的遺寶和絕學和葉凌月的天賦,兩人一定能在三十三天再開闢一番新天地。

    當年他和夜凌,也是赤手空拳打下了北境,自也可以在三十三天立足。

    至于三十三天的過往,他全都可以丟下。

    奚九夜心底勾勒出的藍圖很是美好,美好到,連奚九夜自己都相信,這一切都會發生。

    這般的眼神,這般的口吻,足以讓人神魂顛倒,難以把持。

    可在葉凌月听來,卻如此之諷刺。

    “所以,你取了我的九十九滴心頭血?”

    她蒼白色的唇勾了勾,眼底的光,仿佛能直透奚九夜的心。

    “我……我也是萬不得已。”

    奚九夜面色尷尬。

    “五百年前,你說過,與我白頭偕老,此生非我不娶,可你最後,為了權力地位和仇恨,將我千刀萬剮。五百年後,你和我說,要忘記前塵,一起前往三十三天,開闢新的生活。奚九夜,你可知,你和帝莘最大的不同在哪?”

    葉凌月目光灼灼,((逼b )b )試著奚九夜。

    她看上去羸弱不堪,可目光卻如此有力,奚九夜竟是被((逼b )b )得連退了數步。

    背脊撞上了山壁,一陣冰冷。

    “是什麼?”

    奚九夜如同魔怔了般,盯著葉凌月。

    “他懂得什麼叫做尊重,而你只會強取豪奪,你根本不懂得什麼是(愛 i),也不配擁有(愛 i)。”

    字字珠璣,字字誅心,葉凌月說罷,撇開臉,不再看奚九夜。

    “九夜大人,發生了什麼事?”

    幾名聞聲趕來的巫者快步行了進來,他們看到僵立在那的奚九夜和面色慘淡的葉凌月,也嚇了一跳,一時之間,不知如何是好。

    “替她療傷,明(日r )(日r )出之前,誰都不(允y n)許進出山洞,違者,殺無赦。”

    奚九夜下令之後,失魂落魄,從山洞里走了出來。

    你根本不懂得什麼叫**,他懂得什麼叫做尊重。

    所以,他做了這麼多,不惜丟下九十九地的一切,在她看來,都比不上帝莘?

    呵呵呵——

    奚九夜干笑了兩聲,內心一片荒涼。

    也許,他真不懂得(愛 i),才會一次次錯過。

    夜凌,再給我最後一次機會,這一次,我一定會比帝莘強。

    你且等著我,很快,我就會證明,我比帝莘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