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游戲開發設計師 > 第三百四十六章 我把你當兄弟,你卻挖我牆角?

第三百四十六章 我把你當兄弟,你卻挖我牆角?

    兩個大約四十多歲左右的中年女士正坐在接待室里面,看著面前大屏幕上播放的視頻。

    上面是關于天河網絡各個游戲的cg動畫,以及天河網絡這幾年的幾次大型活動錄像。

    “非常的棒的一家企業,跟我在bioware時,完全是兩個不同的感覺。”見到推門而入的楚河後,吉拉站了起來臉上帶著笑容跟楚河說道。

    “員工的關系,看起來非常的不錯。”旁邊的艾米也是點了點頭說道。

    兩個非常有傳奇色彩的制作人,雖然是身為女性,但她們兩個人卻有著令人驚嘆的作品。

    艾米此前一直在se的北美分部進行工作,從業差不多有三十多年了,其中包括一款名為《凱恩遺產》的系列游戲,以及其余的一些其余知名的外包項目,可以說是全球影響力最大的女***制作人之一了。

    而吉拉比起艾米而言,她的作品或許更具有影響力一點,此前與索尼的戰神一較高下的光環、以及之前的神鬼寓言,戰爭機器,還有質量效應都離不開她的影響。

    當然她們兩個還有一個共同的特點,那就是她們兩個在來到天河網絡之前,都是ea的員工。

    想想看,心里還真的是挺慚愧的啊,ea老大哥明明跟自己的合作那麼密切,而且開出的條件還真的挺優越厚道的,然後自己偷偷摸摸的卻挖他的牆角。

    但這也沒辦法啊,誰讓ea跟自己最熟呢?

    好吧,說實話,前段時間楚河拒絕了ea關于參觀星球大戰測試也有這方面的考慮。

    而且天河網絡真的缺少這樣頂級的游戲制作人,為什麼天河網絡同時不會立多個項目?

    最主要的原因,不就是高層沒有那麼多有能力的人麼?

    而這兩個人,雖然是女性,但不可否認的是在游戲制作上面,他們並不會輸給那些一線的游戲制作者。

    此前吉拉負責的是質量效應的仙女座項目,而艾米負責的則是星球大戰的項目,如果沒有一兩把刷子的話,這兩個被ea寄予眾望的游戲也輪不到她們兩個頭上,雖然她們兩人在項目中並非是主制作。

    “在ea工作的經歷實在是太糟糕了,尤其是質量效應仙女座的項目組,我從來沒有想過種族歧視以及性別歧視會有那麼的明顯,真是一段糟糕的回憶,當時所有人的想法,那就是快一點結束這個項目。”吉拉扶著額頭說道。

    “在天河網絡里面,你們不用擔心這一點,在這里沒有人會進行種族或者性別歧視,至少不會被人發現。”楚河笑了笑說道。

    作為游戲產業,天河網絡中的員工雖然以華夏員工為主要,但同樣來自世界各地的人都有,印度、法國、加拿大、美國、韓國,新加坡,差不多林林總總有超過二十個國家的人在天河網絡進行工作。

    同樣的黑人、白人還有黃種人在天河網絡里也隨處可見。

    听見楚河的話,兩個人笑了笑,這些話她們已經听過許多遍了,真正如何還是要看接下來的具體情況。

    “關于在舊金山還有洛杉磯的工作室,已經在組建當中了,具體的之前我們已經在視屏中談過了。”楚河看著兩個人說道。

    關于待遇還有工作跟職位方面,此前在電話里面已經將詳細情況說明過了。

    同樣在她們兩個人跳槽過來的時候,還帶來了一批技術人員,可以說也是她們的小班底了。

    不過這些人對于兩個新成立的工作室而言,還是不可能夠的,所以招募新的工作人員這是必須的。

    “那麼boss,天河網絡是有新項目了麼?關于荒野大鏢客的續作?”吉拉朝著楚河笑著說道。

    合同都已經簽訂,那麼她們兩個也算是天河網絡的員工了,接下來自然也要問問關于她們的項目。

    不出意外的話,可能接下來的這個項目會是她們主要負責的。

    而天河網絡什麼游戲最廣為人知?

    當然是荒野大鏢客了。

    “並不是,而是一款末日題材的游戲,甚至關于游戲的劇情,還有玩法設定,都是一個模糊的概念。”楚河很實誠的看著兩個人說道。

    游戲的玩法還沒有想好,劇情什麼的還是模糊的概念,就已經開始立項組建工作室了?

    這不是鬧麼?

    听見楚河的話,還不清楚天河網絡中制作游戲特點的吉拉跟艾米兩個人目瞪口呆的望著楚河。

    “開發成本的話,暫時定為1.5億美元,後續如果有需要的話,在進行增加預算。”楚河繼續說著。

    好吧,你真的不是鬧著玩的麼?

    艾米跟吉拉兩個人用驚訝的表情看著楚河。

    說真的,她們兩個人在游戲業干了至少三十年了,但真的頭一次見到有這麼草率的項目決定,甚至游戲本身的框架跟設想都沒有出來,然後你就準備好投入多少錢了?

    不是幾十萬美元,不是幾百萬美元,而是高達1.5億美元的成本預算。

    即便她們兩個人負責的游戲項目,甚至超過這個數字的也並不是沒有,但如同這樣隨隨便便的還是第一次見到。

    “好吧,不用那麼驚訝,當我人傻錢多就好了,我知道有不少人在背後就是這樣稱呼我的。”楚河擺了擺手笑著說道。

    听見楚河的話,兩人不由得笑了笑。

    好吧,業界的確有人是這樣稱呼天河網絡的。

    尤其是在當初爆出天河網絡投資給qd開發一款成本超過2000萬美元的交互式電影游戲時,即便是此前暴雨的銷量還算不錯,但對比本身出色的游戲質量跟成本,如果是act或者arpg類型的游戲,銷量一定會更高,甚至成為一個系列。

    所以暴雨的成功,不僅僅沒有讓人覺得天河網絡慧眼識珠,反而還覺得天河網絡瞎比弄。

    但在游戲行業中,這樣的傻子還挺多的不是麼?又不僅僅是天河網絡一個。

    如早年的華夏育碧,引入國外的大作,一款又一款的帶給華夏玩家。

    即便刺客信條在蒸汽平台這些還沒有在華夏出現時,盜版泛濫無數,依舊會給游戲加入官中。

    比如波蘭蠢驢。

    好吧,雖然在業界人士的口中,波蘭蠢驢並不是一個好去處,不高的薪資待遇跟頻繁的加班,但在玩家的心目中,顯然波蘭蠢驢絕對是一個良心的‘傻子’。

    同樣的還有一直致力于推動獨立游戲發展的索尼,雖然對方的根本是為了賣自家的游戲機。

    天河網絡?

    也只是這些‘傻子’中的一員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