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永恆星君 > 第六百五十七章 覆巢之下

第六百五十七章 覆巢之下

    外界究竟發生了何事,呂光尚不得知。不過從白玉京等人的表情,大致可以推斷出,此時此刻,太虛幻境定然是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

    然而,現在卻正是呂光開闢‘小世界’的緊要關頭,他不能分心,也萬萬不能分心!再加上面前還站著這位極難對付的嚴襄大師。

    就在這時,天空忽然暗了下來。

    萬籟俱寂,伸手不見五指,誰也看不見誰。

    所有人都站定在原地,仿佛連呼吸都凝滯住了,再無絲毫響動發出。

    “嗷!!”

    突然一聲巨吼響徹夜空,打破了這沉寂無聲的青丘洞天。

    梅八角眼楮亮了起來,她循著聲源望去,不禁倒吸一口冷氣,那是什麼東西?

    她雖是個性情堅韌性格勇敢的女子,可此刻仍是被這射入眼簾中的怪物,給硬生生的嚇了一大跳。

    “別怕。”

    本來是再平凡不過的一句安慰寬心之言,現在由呂光說出,這二字竟像是帶著一種異于常言的魔力,使得梅八角恐懼驚慌的心情,漸漸踏實下來。

    這嚎叫聲中,帶著一股沖天破地的悲鳴之感,令人聞之,一種蕭索悲憤之情不禁油然而生,散發在心底。

    嚴襄的臉色雖然如同以往一般冷淡,可他藍衣下的身軀,卻好像在微微顫抖著。難以自制的欣喜使他身體不受控制的顫動起來,語聲也是急促激動︰“是大光明王!”

    農青梅的神色間卻不顯一絲一毫的吃驚,但見她負手而立,冷冷的笑道︰“哼!請神降世,此法在我等面前,不過是一點兒皮毛,班門弄斧罷了。”

    呂光輕緩的放下梅八角的素手,看了看在前方舞動手腳、虎虎生風的幻影,展顏笑道︰“兩位既是很有把握,那為何又要等著他做完那番奇怪的動作?現在養虎為患,讓對方施展完成神通,這樣,豈非是更難以對付他了?”

    “神通?大哥哥倒是令我越來越好奇了,你一個凡人,是從哪里得知神通一語的?”明月沒有理會他的問題,反倒是發出了另外一番疑問。

    呂光曬然一笑,不語不答,一副高深莫測若有所思的模樣。

    清風微微皺了下小小的眉頭,突然開口說道︰“修道者的事,你又怎能知道。剛才這黃臉老者,在梆聲剛響之時,就已然在布法施術,通靈他自身所觀想供奉的祖仙,而在此施法過程中,無形間卻是有一個神秘法陣,在默默保護著他。如果沒有十成的把握,破除其陣,冒然動手,最後大多會落個神魂大傷之果。”

    隨著清風冰冷的聲音響起,呂光的眼神,再度瞄向了那道恐怖如斯的幻影。嚴襄已經緩緩從冰冷的岩土上站起身來,他的臉色黑里透紫,毫無生氣;一雙眼楮紫如葡萄,血絲交纏。一眼望去,仿佛死尸。

    “嗷嗷!”

    呂光的眼光還尚未從嚴襄身上移開,那道巨大的幻影,就仰天長鳴,發出一聲高過一聲的音浪。但听此聲宛如九霄雷霆之音,轟鳴而過,傳至眾人心中。

    遠眺而去,青山逶迤橫斜在山谷兩側,西山的晚霞浮蕩在天穹。這一片美不勝收的景色,與那黑氣騰騰的幻影,形成了鮮明的對比。

    梅八角幾曾見過這樣可怖的場面,臉上一時蒼白無色,後背直冒冷氣。不知何時遠處突然騰空而起了一片烏雲。

    黃昏時分,天色竟已陰暗的令人難以目視周圍。嚴襄低著頭,仿佛一頭正在尋覓食物的荒原野獸,步步向前,沖著呂光這邊走來。

    離近一看,呂光臉色驟然一變。這道幻象成影由嚴襄通靈而出的祖仙,非人非物,牛頭馬面,兩個牛犄角足有尺許之長,一張馬臉長的居然擋住了前胸。

    數十只胳膊形似烏賊觸手一樣,在空中抓撓搖擺,每只手的掌勢也全然不同。胸前還掛著一串骷髏頭做成的項鏈,蟒蛇粗細的腰上,系著一條猩紅色的腰帶,光芒四溢,也不知是什麼材料制成的。

    它雙腿彎曲,左腳踏在一條通體黝黑的蟒蛇身上,而右腳則踩在一個灰褐色的龜殼背上。

    這‘怪物’,相貌極其丑陋,臉容很是猙獰,裝束尤為怪異。

    眾人定楮看去,那幻影浮游在嚴襄的頭頂虛空,周身散發著茫茫紫霧,神秘莫測。明月目光閃動,輕蔑的道︰“狐假虎威。”

    嚴襄面無表情的目視著此間眾人,沒有任何動作,他背後的幻象身影,如他一般,未有絲毫舉動。清風默不作聲,和明月相視一望,抬手從衣襟內拿出一支青竹。

    青竹通幽翠綠,半尺之長,其上有著數個粗細不一的圓孔。明月一言不發,解下腰間令牌,托在手中,令牌在夕陽的映射下,蕩漾出一層紅暈,發著瀅瀅光亮。

    梅八角輕輕踫了下站在身邊的呂光,眼神中充滿了疑惑。

    呂光的神色要比她淡定許多,對面的嚴襄如此咄咄逼人張牙舞爪,清風明月不可能會耽誤時間,做出無用行動。可是一支青竹、一枚令牌……呂光也猜不出他們要做什麼。

    清風張手緩緩橫起青竹,嘴唇對著竹子頂端的一個小孔,運氣吹動。霍然一聲似琴非琴、如笛非笛的音聲,平地而起,飄揚在山谷之中,余音不斷。

    聲如疾風長鳴,忽而輕快如泉水叮咚,忽然嘈切似秋風嗚咽。音色清亮,猶如山林里的虎嘯猿啼;變調頻繁,仿佛湖海江河中的濤濤浪聲。

    青竹發出的聲音,奇妙無比,輕柔透亮,令梅八角與呂光不禁心情祥和,心弦也頓時放松了下來。

    “這聲音,直如。我從來沒有听過這麼好听的樂聲……”朦朧之間,呂光感覺到困意如排山倒海般襲來,眼皮發皺,目光渙散,身軀一沉,就想倒地長眠,听著這美妙的聲音,永不再起。山色如煙,昏暗無色,夕陽沉下西山,山谷中霎那間便黑了下來。

    輕柔純美的樂聲,回蕩在每一個人的耳邊,流進心中。

    梅八角昏昏沉沉,身子一斜, 的一聲,歪倒在地,竟是兩眼一閉,臉上兀自掛著甜美的微笑,滿意至極的睡著了。

    呂光雙腿疲軟,渾身涌來的困乏,他已經抵擋不住了,眼神立時開始發飄,面前的嚴襄、清風明月,已然是身影重疊。

    “喝!”就在此刻,呂光陡然听到心海中響起一聲暴喝。

    呂光聞之,腦海頓時清醒過來,渾身泛起一層雞皮疙瘩,不禁打了個冷顫。山谷間紫霧微茫,若不是定眼觀瞧,數丈遠外的事物,可能也會看不真切。呂光聚精會神,抬頭凝視著前方,默然不語。

    這一聲當頭棒喝,轉眼就驅走了他的困乏之意,令他精神澄澈,不再昏沉。

    “莫非是通靈寶玉點醒了我?”

    耳邊猶在傳來美妙無比的樂音,呂光陷入沉思,暗潮澎湃。但見清風撫弄青竹,一聲聲曼妙清音,旋轉不斷的在山谷中騰然而起。

    嚴襄自樂音初響之時,便停下了腳步。鐵青的臉龐,也是面現疲倦,目光中的殺氣,也漸漸退去。他頭頂上空的怪怖幻影,更是靜止不動,不再狂躁了。呂光顧不得歪躺在地上昏迷不醒的表姐,面容頓而露出一絲意外之色,急忙抬眼向前望去。

    “這清風明月,在做什麼?這聲音就好像催眠曲似得,令人听之,昏昏欲睡。難道他們想用這聲音,來麻痹對面的嚴襄?”

    呂光面沉如水,心中默默想到。

    面前的情況太過詭異,呂光不由自主的想到了通靈寶玉,或許它能為我解答眼前的古怪局面。他目光一轉,看向胸口,聚精會神的遵照著通靈寶玉之言,緩緩把一絲念頭,沉入心海之中。通靈寶玉仍舊懸浮在心海虛空中,散發出一絲微弱的青芒。

    “通靈寶玉,剛才是你出言驚醒了我嗎?”呂光一心兩用,目光注視著久久未有所動作的清風明月,心中念頭涌動,對通靈寶玉發出疑問。聲落後隨之而來的是一片沉默,許許沒有回應,過了片刻,通靈寶玉才幽幽說道︰“是。”

    “嗯?你知道外邊發生了什麼?”呂光面色一變,心中詫異。

    通靈寶玉語調生硬,肅聲說道︰“吾身在通靈寶玉內,正在溫養神魂,突然遠遠听到你心海內傳來一陣仙音妙聲。這聲音逐漸腐蝕著你的精神腦海,欲使你發呆沉睡。”

    “噢?”呂光听完通靈寶玉的解釋,心中豁然開朗,果真是清風所發的聲音在作怪,接著問道︰“你可知這是什麼聲音?”

    通靈寶玉黯然說道︰“在我記憶深處,似乎對這聲音很是熟悉,可仔細想來,又一點也思憶不起。”

    “此聲既然能觸動到你,那麼必定有它的獨到之處。”呂光微一思索,頓聲又道,“你現在醒來,想必是已知道我遇到了危險,你可有解除之法?”

    通靈寶玉冷冷的道︰“你是把我當成護身符了?你莫要忘了,我上次救你,是因為你喚醒了我。救你助你,我們已然兩不相欠。更別說,你還有言在先,要幫我尋找其他碎玉。至于供給我元氣、神魂一事,我暫且不提,容你些許時日。”

    “你也別忘了,現在你寄居在我心海之中,唇亡齒寒,我出了事,難道你就不怕魂消玉碎嗎?”呂光聞言一怔,雙眉一皺,沉聲說道。

    通靈寶玉忽然冷笑起來。

    諷刺嘲弄的笑聲回蕩在呂光心間,令他極不舒服。

    “貪得無厭,這就是修者的共同之處。你如此想來,可是大錯特錯了。就算通靈寶玉融于你身,你是它的主人,可沒有我的幫襯,你是很難能夠使用通靈寶玉的。哪怕你遇險身死,靈玉也不會消失,吾自然便能寄身而存。你活著,你便是通靈寶玉唯一的主人,可你若是死了……”

    通靈寶玉之言,讓呂光不禁頭皮一陣發麻!

    “原來是這樣!嚴襄奉命來捉拿我,此刻清風明月為了不使我落入他人手中,勢必是會幫我度過此難。可回到韓府之後呢?那韓孟江尚在道林道人的‘子虛袋’中。那位大夫人是不會罷休的,還有這一對清風明月環伺在側,對我虎視眈眈……如果我逃不脫,最後又沒有辦法畫出那副子虛烏有的圖卷來。到時等待我的豈非是死路一條?”

    呂光神色驟冷,思忖之間,疑問不斷。

    依然縈繞徘徊在耳邊的美音,更令呂光冷汗連連,如聞喪鐘。

    死?

    呂光面對接連涌來的威脅,心情也是很難保持淡定。

    過了許久。

    “你不是需要元氣、神魂來修復記憶麼?外邊有道人在斗法施術,所通靈召喚出的祖先,神魂壯大,氣勢磅礡,不如你吞噬掉他們的神魂?”呂光眼珠一轉,計上心來,拋出魚餌,按捺住躁動生氣的心思。

    通靈寶玉語氣中一片欣慰之意,淡聲說道︰“你有此心,也不枉吾引你入道。外邊的神魂力量越來越肆虐狂躁了。那聲音既然能催人入睡,那你還是順勢而行吧。待會兒,你假寐在地,吾自有妙策高法施展,令你脫身。”

    呂光神色一呆,沒有想到通靈寶玉竟是答應的如此爽快,令他頗感意外。盤繞在呂光心間的說服之詞,顯然是多此一舉。一番念頭交談中,雖是頗為繁冗,但在他人眼里,不過是彈指一刻。世上速度運轉最快的東西,或許便是人的思想念頭了。

    呂光聞言,立刻就裝作瞌睡難耐的樣子,慢慢倒在地上。

    夕陽的余暉早已消失不見,青色的夜幕隨之升騰而起。山谷中一片幽暗,唯有嚴襄背後那道兀自在逸散著紫霧的猙獰幻影發出的一絲絲紫芒。蕭索淒冷的秋風,裊裊而起,陣陣輕揚優雅的聲音,在谷中悠悠飄蕩,有如仙樂一般。

    片時,樂聲戛然而止!

    清風緩緩放下青竹,似乎也是被這樂聲迷惑了心神。良久之後,他才長出一口氣,目中不經意的露出一絲寒光,向著旁邊的明月靠近。

    就在這瞬息之間,在他們前方丈余距離的嚴襄,身軀卻是突然抖動起來,跟篩子一樣,晃個不停。呂光半躺在地上,眼楮微微眯著,透過眼簾的一絲縫隙,看著嚴襄這奇怪的舉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