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人間最得意 > 第四百九十四章 星光並無不同

第四百九十四章 星光並無不同

    李扶搖听著那聲叫聲嘹亮的雞鳴聲。

    然後又听見了那聲犬吠。

    然後他想也不想,便落到了崖下。

    青衫被風吹動,沒有要多久,李扶搖便落到了谷底。

    這里距離那間茅屋只有很短的距離。

    李扶搖甚至都能看清楚那條大黃狗的尾巴上有些雜毛。

    那幾只雞似乎是沒有看到李扶搖,還在四周悠閑的走著。

    那條大黃狗搖了搖尾巴。

    很有意思的事情。

    死了,劍自然也掉在了沉斜山上。

    那柄劍便留在了沉斜山上。

    直到現在。

    梁亦把它帶了回來。

    此時此刻,梁亦把劍帶回來。

    絕對不簡簡單單是還劍而已。

    一定會有些別的因素。

    比如羞辱……

    這柄劍在某種程度上來說,名聲很廣,很適合在今天送出來。

    很多人想起這一段塵封往事的時候,便會想起那個人。

    這是道門今日送給劍山的禮。

    也就是那麼無禮!

    盛京眼神深邃,看不出有什麼怒意。

    但是他身側的劍意已經是如同一團濃雲,驅散不開了。

    誰都知道盛京現如今已經很生氣了。

    倘若之前沒有那麼十幾位登樓修士出現,只怕眾人不會覺得這樣有什麼不好。

    談不攏,那便打就是。

    誰都想看看到底盛京更強還是梁亦更強。

    可是現在這個局面下,要是盛京要忍不住先出手,那麼只怕是會出現一場亂戰,而且誰知道這到底會不會還有些別的道門強者埋伏在暗處呢。

    若是真有。

    那劍山出手在先,怎麼應付?

    這樣一來,即便是朝青秋也沒有出劍的理由吧?

    如果說之前白翁是道門落下的棋子,是一顆暗棋。

    那麼現在,道門只怕便是明著落下一子了。

    等著劍山決斷。

    可是現如今的劍山,真的有資格坐在棋盤對面和道門對弈?

    只怕是誰都不會看好的。

    別說會不會有這麼多棋子讓劍山驅使,就連落座的那個人有沒有資格,都很難說。

    梁亦是道門領袖,是沉斜山的觀主,是世間修士公認的登樓第一人,能夠有資格和他對坐下棋的,這座劍山上除去劍山掌教,只怕沒有別人。

    可是劍山掌教吳山河,即便是劍山掌教,但境界太低,恐怕真是沒有資格坐在梁亦對面和梁亦下棋。

    盛京雖然境界高妙,但是差了一個身份,也沒有資格坐在梁亦對面。

    梁亦看著那座劍仙大殿,烏鵲就在匣中。

    劍山接還是不接?

    吳山河從大殿里走出來。

    看著遠道而來的梁亦。

    他在看這位道門領袖,這位道門領袖也在看他。

    “觀主不遠萬里親至劍山,晚輩倒是實在是有些受寵若驚。”

    即便是面對著這位道門領袖,吳山河也沒有半點慌亂,吳山河或許能夠慌亂,但很顯然的是,劍山掌教不能亂。

    他要是亂了,劍山也亂了。

    梁亦看著吳山河,忽然覺得有些意思。

    這個世間到底是不是年輕人的,只怕在他看來,也不知道該怎麼說,年輕人會出現在這個世間,但絕不會一出現這世間便都是他們的。

    需要成長。

    他們需要成長,可等到成長了之後,是不是又變成了他們這個年紀了?

    那這個時候的年輕人,又和他們有什麼區別呢?

    那豈不是說這個世間至始至終都不是年輕人的?

    想著這件事,梁亦皺了皺眉頭。

    然後舒展開來。

    身後自然會有一人把烏鵲劍捧到吳山河身前。

    等著這位劍山掌教去拿劍。

    無數人都看著他。

    毫無疑問,這柄劍一定會是被道門做過手腳的。

    可能真有某些說法。

    比如不入登樓不得用?

    吳山河看著這柄對于劍山來說是恥辱的劍。

    神情復雜。

    李扶搖是從洗初南口中听到的故事,但是吳山河卻是在老祖宗嘴里听到的。

    老祖宗講起這個故事的時候,沒有憤懣,也沒有別的什麼情緒。

    只是在說完之後,才嘆了口氣。

    當時吳山河還是個孩子,老祖宗許寂看著他,輕聲說道︰“山上也好,山下也罷,終究是把面子都看得極重的。”

    的確,很多事情,山上和山下沒有什麼區別。

    都明白的。

    吳山河開口說道︰“此劍既然在沉斜山多年,觀主何必把它帶來。”

    梁亦看著吳山河,覺得有些意思。

    他沒有急著說話,等著吳山河的下文。

    吳山河繼續說道︰“勞煩觀主將此劍帶回去,有朝一日,自然有人登門去取。”

    沒有人想到吳山河會這麼說,但很快他們都能想通了這其中的關鍵。

    若是這柄劍有問題,吳山河拿不出來,那何必去看。

    本來都拿不出來的東西,伸手去拿,不正好隨了梁亦的願。

    所以吳山河說不要。

    便把問題推回去了。

    而且還順帶這告訴了他們,有朝一日,劍山是一定會把這柄烏鵲帶回劍山的。

    梁亦微笑道︰“既然吳掌教不要,那便算了,那梁亦便等著有朝一日有人上沉斜山把劍取回來便是。”

    “只是梁亦今日前來,不僅是為了送劍祝賀,還有一事還需要吳掌教點頭。”

    吳山河皺眉問道︰“觀主所言此事為何?”

    梁亦說道︰“關于妖族。”

    此言一出,整個劍山的劍士都呆住了。

    關于妖族。

    這是什麼事情?

    要知道當年為何劍士一脈會凋零,不就是因為和妖族大戰,戰死了那些劍仙,才導致如今這個局面嗎,現如今劍山才剛剛選出掌教,梁亦便親至,先是送劍,這便是談事。

    是妖族。

    很多人有些不好的預感。

    就連李扶搖都有些失神。

    但他很快便回過神來,抬頭看了看天上。

    今夜的星光倒是不錯。

    這是什麼事情?

    要知道當年為何劍士一脈會凋零,不就是因為和妖族大戰,戰死了那些劍仙,才導致如今這個局面嗎,現如今劍山才剛剛選出掌教,梁亦便親至,先是送劍,這便是談事。

    是妖族。

    很多人有些不好的預感。

    就連李扶搖都有些失神。

    但他很快便回過神來,抬頭看了看天上。

    今夜的星光倒是不錯。

    倒是不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