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絕色總裁的修真妖孽 > 第154章 你比我有種

第154章 你比我有種

    “什麼?進入天剎閣修煉?那可是天大的福利啊!”

    “是啊!這樣的機緣可真是百年難遇啊!”

    “可是,秦少待我們不薄啊!”

    “秦少是待我們不薄,可是,現在他已經不在了,我們就算寧死不屈,也沒有意義啊!”

    “誰知道陸家說的是不是真的?萬一秦少還活著,那到時候可就後悔莫及了!”

    “就算秦少活著,可是以陸家的勢力,你不會天真的以為秦少會贏吧?”

    “此事不急,先看看再說!”

    “……”

    只听有些人已然開始各自盤算著前程利益,舉棋不定。

    畢竟,陸家給出的條件實在是太誘人了,使得他們根本就沒有理由去抗拒。

    他們之所以還沒有馬上決定,只是因為他們想再看看其他人的選擇。

    畢竟,這只是一小部分人的想法。

    像段名臣和曹震等人的立場還是很堅定的。

    他們並不是不怕死,他們只是不相信秦牧會這麼容易死去。

    畢竟,秦牧已經給他們太多太多的不可能了。

    所以,他們相信這一次依舊是這樣的。

    “陸少爺,不管秦少回不回來,但既然此刻他不在。

    以陸家的聲望和地位,你們這樣做恐怕不好吧?”

    忽然,只見曹震冷笑一聲,道。

    “哼,這麼說?你不同意嘍?”

    陸麟天的臉色頓時陰沉了下來。只見他凝視著曹震頓聲道。

    所有的人也都屏住了呼吸,不敢說話。

    因為他們能夠從陸麟天的身上感受到強烈的殺意。

    “我曹家雖然勢弱,但是既然已經認定了秦少,就絕不會再另擇他主!”

    曹震毫不畏懼的迎著他的目光,一臉鎮定的道。

    曹震的話就像是一記響亮的耳光,狠狠的抽在了那些剛剛動了惻隱之心的人的臉上。

    頓時,使得他們無地自容。

    人外有人,天外有天。

    這世上沒有絕對的勢力,永遠都有你想不到的存在。

    可是,如果只為了追求強大,而舍棄任何忠義。

    那麼就算是再強大的勢力,也會對其棄之如敝履。

    更不要說什麼委以重任,助其壯大。

    “愚蠢,良禽擇木而棲,連禽獸尚且如此,更何況是你呢?”

    陸麟天頓時嗤之以鼻。

    他自然不會被曹震的忠義之心所感動。

    因為在他看來,那是愚蠢。

    在他眼里,只有永遠的利益。

    什麼忠義禮信,統統都是狗屁。

    只有絕對是權力,和絕對的實力。

    才是永恆不變的。

    “所以說,它叫禽獸!”

    曹震冷笑一聲,似有嘲諷的道。

    他自然懂得良禽擇木而棲的道理。

    可惜,他是良禽,陸家卻不是嘉木。

    對陸家來說,如今他們這些人只不過是一群喪家之犬。

    隨便丟一塊骨頭,都會讓他們緊隨其後,誓死效忠。

    “哼!敬酒不吃吃罰酒!”

    陸麟天自然听得出曹震言語中的譏諷之意,頓時怒聲喝道。

    “砰!”

    陸麟天話音剛落,便听一聲悶響,猝然響起。

    眾人頓時瞳孔放大,只見曹震整個人直接飛了出去,重重的摔倒在地上。

    “一只螻蟻而已,你還真拿自己當回事!”

    只听陸麟天的聲音悠悠響起,充滿了不屑之意。

    “能讓你這樣的人死心塌地,這秦牧還真是有些手段!”

    就在此時,忽然只听陸峰的聲音悠悠響起。

    其實,陸峰心中對于曹震還是頗為欣賞的。

    他欣賞曹震的忠心。

    這樣的人一旦認定了主人,就死不會改。

    可惜,此次他們的目的並不是為了收服他們。

    而是為了征服他們。

    順者昌,逆者亡。

    “陸少爺,段某敬你陸家,才稱你一聲陸少爺,你可莫要做些自己身份的事!”

    突然,只听段名臣凝視著陸麟天,語重心長的道。

    段名臣雖然處事沉穩老練,但是此刻看到曹震被擊倒在地。

    他再也忍不下去了!

    因為他知道陸家此次是有備而來,絕不會善罷甘休的。

    所以,他所有忍讓和奉承都是沒有用的。

    只見段名臣走到曹震面前將他扶起。

    “曹兄,你比我有種!”

    段名臣一臉敬佩的看著他,誠摯的道。

    雖然他早就知道曹震的脾氣。

    但是他沒想到他竟是這般的剛烈。

    “段兄,你我竟然認定了秦少,並追隨于他,那就不改瞻前顧後!”

    曹震單手撫胸,面色凝重的道。

    “曹兄,我明白!”

    段名臣一臉堅定的點了點頭,答應道。

    “各位,秦少對大家怎麼樣,你們心里都很清楚。

    現在,秦少生死未卜,大家就這樣投靠陸家的門下。

    一個賣主求榮之人,你們覺得陸家會真的相信他嗎?”

    只見段名臣忽然轉身,直接對著在場的眾人說道。

    “你找死!”

    陸麟天見狀,頓時大怒,剛要出手,便被一旁的陸峰拉住。

    “你先退下!”

    陸峰看了他一眼,道。

    陸麟天見狀,看了段名臣一眼,一臉不甘心的退到一旁不說在說什麼。

    看來,對于陸峰的話,他還是不敢反抗的。

    畢竟,陸峰是他的長輩,又是族中的長老。

    而此次,他有事帶頭人,所以,他的話就代表著家主的意思。

    “你們都听好了,今天我陸家既然敢來這里,必定是有備而來的。

    實話告訴你們,我陸家根本就沒打算跟你們商量,能給的只有忠告。

    跟陸家做對是什麼樣的下場不用我多說了吧,你們自己看著辦吧!”

    陸峰的話很直接,但卻直擊人心。

    因為他知道,利益能夠讓一群人聚到一起。

    自然也能讓他們分開。

    所以,他沒有拐彎抹角,而是直截了當。

    隨著陸峰的話音落下,人群中不禁想起一陣躁動,

    他們自然听得出陸峰話中的威脅之意。

    可是,現在段名臣等人擺明了是要跟陸家抗爭到底。

    所以他們也不敢輕易表態。

    “我給你們三秒鐘時間考慮,三秒一過,順我者昌,逆我者亡!”

    突然,只听陸峰的聲音猛然提高,大聲喝道。

    “一!”

    “二!”

    “三!”

    “砰!”

    陸豐話音還問落下,便听一聲悶響猝然響起。

    頓時,只見段名臣整個人直接到射而出,重重的砸在人群中。

    甚是將一些不及閃躲的人都砸倒在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