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戰神狂妃︰邪帝,寵上天 > 第26章 讓她身敗名裂

第26章 讓她身敗名裂

    “皇兒知道了。”低著頭,風天恆說道,眸中一片屈辱之色,等到他當上皇位,不但要弄死夜輕羽,還要讓整個夜王府死光!

    “知道就好,下去吧!最近不要在和白夢蝶又來往了,那種女人配不上你。”收回身子,蘭貴妃說道,一如既往地高貴優雅。

    “是。”風天恆點了點頭,起身離開了永壽宮。

    與此同時,白家,同樣來了人。

    “白侍郎,貴妃娘娘讓雜家來提醒你們,管好自己的女兒,不要總想著攀龍附鳳,女人,要有自知之明,安分點,才活的長久不是。”看著下面跪著的白夢蝶一家人,拿著浮塵的太監陰陽怪氣道,正是蘭貴妃的心腹趙公公。

    “是是,小人知道的,小人以後一定會管教好小女的,請貴妃娘娘放心,也請趙公公幫小人在貴妃娘娘那里美言幾句,這點禮物,不成敬意。”跪在地上,侍郎白世宏哆嗦道,急忙遞上了一個盒子。

    打開盒子,看著里面的金定子,趙公公的面上升起一抹笑意。

    “管好你們女兒吧!要是再出什麼事,就是在大的禮物,雜家也保不了你們。”趙公公說道,收起盒子,一聲輕哼,已然轉身,走出了白家。

    目送著趙公公的身影消失在視線中,啪!的一聲,白侍郎直接一巴掌扇在了白夢蝶的臉上!

    “你是不是要害死你爹我才甘心!”看著白夢蝶,白世宏氣得發抖!

    “爹,我沒有,我沒有。”捂著臉,白夢蝶滿面淚水道。

    “沒有,你騙得了別人,騙不了我,你昨晚跟七皇子在房里干什麼,以為我不知道嗎?一個未出閣的姑娘,怎麼可以這麼下賤!”看著白夢蝶,白世宏怒道。

    “老爺,你怎麼可以這麼說女兒,女兒當上七皇子妃有什麼不好,夜王府那個小賤人,長得丑又蠢,憑什麼跟我女兒爭。”扶起白夢蝶,白夫人說道,一張尖酸刻薄的臉,顯然是宮斗的一把好手。

    “你已經是我的夫人,不要把你在妓|院里學的那些東西,交給女兒,都是你整日慫恿著她,才會做出這種不知廉恥的事!”白世宏說道。

    “白世宏,你什麼意思,你現在嫌棄我是妓院出身了,當年你怎麼沒說,你把你老婆氣死的時候怎麼沒說!”

    “你不要亂說!”

    “我亂說,你以為你自己是什麼貨色!”

    白世宏夫妻還在爭吵,跪在地上,白夢蝶低著頭,指甲嵌入了肉里,眼里一片陰狠之色。

    夜輕羽,以前我是看你蠢,還沒想怎麼折騰你。

    這一次,我讓你身敗名裂,生不如死!

    等到白家爭吵完,天已經黑了,白夢蝶這才走出了白府。

    拿出了一枚傳音石,“夜輕茵,想不想看著夜輕羽徹底身敗名裂,被趕出夜王府,明早辰時,記得到輕羽閣看好戲。”

    說完這句話,白夢蝶已然收起了傳音石,向著朱雀帝都東面的街道走去,紅陽街,朱雀帝都酒色財權的雜糅之地,最糜爛最妖嬈的銷金窟。

    傳音石的另一邊,坐在馬車里,握著手中的傳音石,少女的手微微收緊,眸中升起一抹前所未有的笑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