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9章

    “蠢女人,誰讓你自己一個人闖進來的,找死嗎?”看著身上被砍出無數道血口子,狼狽不堪的夜輕羽,墨夕罵道,蹲下身子,將夜輕羽抱起。

    “尼瑪,我特麼不是擔心你嗎?!”看著墨夕,夜輕羽怒道。

    “墨夕,你做了什麼?!”看著眼前瞬間失去控制的傀儡,水華仙尊說道。

    “沒什麼,就是毀了一間對你來說最重要的密室而已。”看著水華仙尊,墨夕笑著說道。

    聞言,水華仙尊的面色當即一變,是主控制室,用來控制傀儡的巨大精神法器被毀了!

    “或許,你最大的錯誤,只是讓我和他們心靈相通。”看著水華仙尊,墨夕說道。

    即便是傀儡的世界,也崇尚強者至上,失去了最初控制的情況下,他們更願意相信能夠和他們心靈相通的同伴,例如,墨夕。

    “殺了,他們。”看著高台上站著的水華仙尊和實驗者,墨夕說道。

    話音落,所有的傀儡當即調轉方向,向著水華仙尊等人的方向一涌而去!

    無數的傀儡殺上來的瞬間,所有老頭的面色瞬間一邊,無盡的驚恐之中,尚來不及慘叫,已然被利刃刺穿了胸口,倒在血泊中。

    到死都無法相信,他們最後竟然是被自己創造出的傀儡殺死的。

    那些像玩偶牲畜一樣,在他們手中被任意宰殺,丟棄的傀儡,最後會將利刃刺入他們的胸膛。

    “只能說,善惡到頭終有報,所有犯下罪惡的人,最終都將為自己做下的事付出血的代價。”看著眼前的一幕,梅有藥不禁說道。

    “墨墨,補天石!”看著帶著補天石,準備逃走的水華仙尊,夜輕羽當即拉住墨夕的袖子。

    眸光一眯,墨夕手中的青玉骨傘飛出的瞬間,不等水華仙尊跑出數十米,身子瞬間被青玉骨傘從後方穿透,血光噴濺中,緩緩倒地。

    同一時間,光芒一閃,補天石已然回到了墨夕的手中。

    “你要的。”將補天石遞到夜輕羽手中,墨夕說道。

    由于之前,靈缺是用靈魂傳音告訴夜輕羽,要用補天石才能將靈魂還給墨夕,當時的某狐狸已經昏迷,因此,並不知道,這蠢女人一直叫嚷著要補天石是做什麼。

    抱著手中的補天石,看著墨夕,夜輕羽的眸中升起一抹狡黠的笑意。

    終于,在墨夕的命令之下,整個密道,所有的實驗者被絞殺殆盡。

    等到宮衍帶著執法者沖進來的時候,看著眼前滿是血腥和尸體的密室,和無眼前無數不過十歲的傀儡,所有的執法者徹底愣在了原地。

    無法相信,他們一直看守著的地方,竟然有著這樣一個血腥黑暗的地下總部,做著這些非人道的事!

    “宮衍大都統,現在相信我說的了嗎?”看著宮衍,夜輕羽冷笑道。

    “當然,你不相信也沒關系,妖顏,讓我們的大都統看看,這里曾經發生過什麼。”夜輕羽說道。

    聞言,妖顏這才不情不願的走到宮衍的身邊,抬起的手在宮衍的眉心一指,曾經夜輕羽在小小墨的記憶中所看到的畫面,瞬間涌入宮衍的腦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