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65章

    失去了丈夫的母親,看著兒子被關入皇天域,心疼之余卻是欣慰的。

    她來到皇天域,自願被關入皇天域地牢,剛好,皇天域中,剛剛關押了一個女犯人,炎域大人需要找一個婆婆照顧和監視這個女子。

    便同意將那個母親關入皇天域,而且是最為嚴重的特殊地牢,比普通的地牢更嚴格,一輩子無法踏出這地牢一步,更無法見到自己的兒子。

    可是,母親很滿足。

    身為一個母親,她並不期望兒子能夠被放出皇天域,因為兒子確實做錯了,需要為自己做錯的事情負責,母親能做的,只是在這一方角落,默默的陪伴著他。

    吃兒子吃的苦,住兒子住的地牢。

    這就已經夠了。”老人家說道,面上帶著滿足的笑意。

    “老大,姓葉,該不會就是。”看著夜輕羽,魏凱正要開口,卻是被夜輕羽攔住。

    看向老人家,夜輕羽的面上升起一抹微笑之色。

    “婆婆,如果有一個機會讓您可以再見兒子一面,甚至是和兒子一個牢房呢?”看著老人家,夜輕羽問道。

    聞言,老人家卻是搖了搖頭。

    “還是不了,如果讓他見到我,心中難免會不好受,我想要的只是在這里默默的陪著他,卻不能讓他知道。”老人家說道。

    聞言,夜輕羽點了點頭,如同她所預料的一般,但是,只要這樣,就很好。

    “多謝老人家這些年來對娘親的照顧,如果可以,請允許我為您做一件事。”看著老人家,夜輕羽說道。

    “那就幫我送一封信吧!”看著夜輕羽,老人家說道。

    “可以啊!”夜輕羽高興道。

    “可是,我這里沒有可以寫信的紙筆。”老人家說道,有些無奈,在這種糟糕的地牢中,哪里會有干淨的信紙。

    “墨墨,把你的畫紙拿兩張出來,反正你用著也是亂畫。”向著墨夕伸出手,夜輕羽當即說道。

    “你說什麼?”伴隨著一道危險至極的聲音從身後響起。

    “我開玩笑的,我的意思是,老人家這麼多年才寫這麼一封信,只有墨墨那貴重的畫紙,才能配得上來寫這一封信。”不能墨夕開口,夜輕羽當即滿面堆笑道。

    而墨夕卻沒有理會夜輕羽,走上前,拿出一套畫紙和筆墨放在一旁的木桌上,“請吧!”

    “謝謝,謝謝。”老人家滿面感謝道,走上前,握著筆的手,卻有些顫抖。

    “算了,年紀,年紀大了,拿不住筆了。”顫抖著手,老人家苦笑道。

    “這樣,婆婆,你來說,我來寫,墨墨你和魏凱出去把風。”夜輕羽說道。

    “不用把風,肯定沒人。”魏凱說著,不想走。

    卻是被墨夕直接拎著衣領拖走。

    簡陋的地牢中,只剩下夜輕羽和老婆婆,紅色的蠟燭照亮一角,白發蒼蒼的老人家佝僂著身子訴說著思念,溫暖慈祥的笑臉,即便是在清冷黑暗的地牢中,依舊那般溫暖耀眼。

    年輕的少女,伏在桌前,听著老人家的話,一字一字寫著這最後一封家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