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64章

    “那這夜輕羽借尸還魂,和墨夕妖族的身份?”看向金國皇者,水國皇者問道。

    “現在就公布出去,宴席開始之前,先來點下酒菜吧!”金國皇者說道。

    “可是金國皇者,我們不是要利用夜輕羽朱雀大陸的身份,等到她劫法場曝光荒域之主身份的時候,攻打初元位面嗎?

    如果現在就揭穿她並不是夜輕羽,那我麼攻打初元位面的借口就不好用了。”看著金國皇者,水國皇者問道。

    “你擔心太多了,無論是玄武大陸的葉輕羽,還是朱雀大陸的夜輕羽,都一樣是初元人,只要解決掉夜輕羽和補天學院,本座想要吞掉初元位面,借口多得是。”金國皇者說道,抬手之間,已經將手中的玉盒子交給了身後的一名勾魂使者。

    “听清楚了嗎?就照毒老說的做。”看著那勾魂使者,金國皇者說道。

    “是。”接過盒子,那勾魂使者點了點頭,便下去了。

    “行了,你帶來的消息,很有用,本座現在就可以吩咐白宮聖君,將新聖君的位子傳給你,至于夜輕羽,現在,怕是還不夠,在抓到夜輕羽之前,需要你幫忙再做一件事。”看著楚雲澈,金國皇者笑著說道。

    “皇者大人盡管吩咐,小人一定鞠躬盡瘁死而後已。”低著頭,楚雲澈說道。

    “沒有那麼難,本座听聞,你和夜輕羽的母親,昔日的玄武皇後認識,並有舊交情的吧!

    本座一直想請這位偉大的母親來我這里做客,可惜,夜輕羽暗中派了不少人,守著夜王府,本座又不能大規模的派兵前去。

    所以,如果是和玄武皇後有著舊交情的你前去的話,想要把人請過來,應該還是很簡單的吧!

    剛好,如今的夜輕羽應該還在往這里來的路上,怕是顧不上夜王府了。”看著楚雲澈,金國皇者說道。

    “皇者大人放心,玄武皇後是看著我長大的,可以說是把我當做是半個兒子看待,如果雲澈出面的話,一定可以把瀾姨給請過來。”楚雲澈說道,不用懷疑,如果不是看著瀾姨的面子上,或許當年的大婚上,那個冷血的夜輕羽就已經把他給殺了。

    “還什麼瀾姨,很快就該改口叫丈母娘了吧!”看著楚雲澈,金國皇者笑道。

    聞言,楚雲澈一喜,忍不住低下頭,“多謝皇者大人成全,小人這就去朱雀大陸。”說完,已經退出了七國聯盟的大殿。

    “這楚雲澈當真是個道貌岸然的小人,以前當聖子的時候還會裝模作樣一下,如今可以說是本性暴露無疑了。”看著楚雲澈離開的方向,風國皇者笑道。

    “本座就很喜歡小人,他們是最容易驅使的哈巴狗,給一點好處,就可以讓他們出賣一切。”把玩著手上的玉扳指,金國皇者笑著說道。

    “金國皇者說的是,說的是。”看著金國皇者,風國皇者滿面堆笑道。

    “行了,把剛剛得到的重大密辛傳給大陸時訊吧!好戲,很快就要上場了。”金國皇者說道,抬起頭,眸中升起一抹陰冷至極的笑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