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93章

    如果不是的話,他的目的又是什麼?

    無論怎樣,在這種關鍵時刻,面對這樣危險的人,能夠交好,絕對不能交惡。

    看著雲城子,月流觴笑的溫和。

    “月殿下客氣了,保護金殿下和月殿下的安全,也是小人的責任。

    而且,這次任務失敗,皇者大人難免大發雷霆,還要勞煩金殿下和月殿下在皇者大人面前幫小人美言幾句。”看著兩人,雲城子說道。

    “這是自然。”月流觴笑著應道。

    與此同時,白色的戰船已然向著皇天城的方向飛去。

    傍晚,七國聯盟總部。

    “雲城子,流觴,少曄無能,沒能奪得東洲,還請皇者大人恕罪。”跪倒在幾位皇者面前,三人低頭說道。

    “夜輕羽陰險狡猾,善于煽動人心,你們奪不到東洲,也情有可原。

    決戰很快就要開始,現在正值用人之際,你們能活著回來,已經讓本座很欣慰了。”看著雲城子,月流觴和金少曄三人,金國皇者笑著說道。

    他可是都已經拋棄這三人,還有那五十萬殘兵了。

    沒想到,在夜輕羽五百萬大軍的包圍下,讓夜輕羽恨之入骨的雲城子,竟然還能活著回來,而且把月流觴和金少曄一塊帶回來了。

    看著雲城子,金國皇者的眸中劃過一抹狐疑之色,自然知道,大衍城中,玉子染屠城的事。

    這個雲城子,不好用啊!

    “皇者叔叔,我們被困在明國帝都的時候,我明明都跟您聯盟總部發了求救信號了,可是為什麼一直都沒有接收到支援?”不等月流觴攔住,抬起頭,看著金國皇者,金少曄終于還是忍不住開口,他不相信,從小看著他長大的叔叔,會真的忍心拋棄他的生死,讓他在明國帝都自生自滅。

    “求救信號?本座沒有收到什麼求救信號啊?難道是接收信號的士兵出錯了?”看著金少曄,金國皇者說道。

    聞言,金少曄當即一喜。

    “我就知道,我就知道皇者叔叔怎麼疼我,絕對不會不管我的,原來是皇者叔叔根本沒有收到我的求救信號,都怪那個接收信號的士兵,我差點被他害死了。”看著金國皇者,金少曄抱怨道。

    “這是當然,叔叔怎麼會不管少曄的死活,來人,把負責接收訊息的士兵砍了,這麼無用,留著也沒什麼用,還差點害死了我的佷兒。”金國皇者說道。

    “我就知道皇者叔叔是最疼我的了。”金少曄說道,笑的燦爛,已然忘記了在明國帝都時的恐懼。

    摸著金少曄的頭,金國皇者笑的慈祥。

    看到這樣的一幕,和笑的開心的金少曄,月流觴和雲城子眸光微閃,又低下頭去。

    也只有這個傻小子,會在差點被害死之後,還以為金國皇者會在乎他的死活。

    七國皇者中,如果說水國皇者是狼,狠辣,狡猾,下手凶殘。

    那金國皇者就是笑面虎,永遠都微笑著,看起來和藹,仁慈,寬和,卻有著比狼更鋒利的牙齒,更加危險和凶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