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養尸為禍 > 第二章死亡禁地

第二章死亡禁地

    “狗子,天色真的晚了,咱還是回家吧,家里大人該著急了。”我現在心跳的厲害,不害怕是假的,現在還沒到亂墳崗就陰嗖嗖的。

    “切,你不玩的話,就趕緊走!”二狗子像是生氣了,掐著腰對另外三個伙伴說道︰“洋蛋兒,咱們都走,別理他,龍空就是個熊包。”說完,他們都朝前走了去。

    我站著猶豫了一下,最後還是跟在二狗子他們的後面,朝亂墳崗走去。

    亂墳崗雖說就是我的出生之地,但是,這也是我長大後第一次回到這里。

    出了山路,沒有了柏樹的遮擋,天空中掛著一牙彎月。

    不過,亂墳崗那里望過去卻是霧氣騰騰,因為空曠,這里夜風很大,我們幾個小伙伴們都哆嗦了下。

    “我耤A剛才進來還沒這麼大的風呢。”洋蛋兒打了個阿嚏。

    二狗子笑道︰“你小子該不會和龍空一樣,膽小鬼吧。”

    洋蛋兒很鄙夷的看了看我“我才不會呢。”這次他帶頭朝亂墳崗里跑去。

    看著他們一群人奔過去,我嗅著亂墳崗的雜亂空氣,竟然有種熟悉的感覺,內心卻有種說不出來的急躁感,像是有什麼東西在召喚我一樣,我開始渾身發涼,身子有些乏力。

    此時,二狗子他們對著墳頭開始撒尿,我心里砰砰直跳,這樣做是忌諱,會遭報應的!

    就在這時,我忽然看到一個白衣人舉著一雙血淋淋的手出現在二狗子的身後,我嚇了一跳,因為這個人就是我剛剛在山路上遇到那個人!

    我呼吸有些急促,因為我斷定,這是那種髒東西。

    “狗子,快、快回來,你身後有個白衣人!”我大喊。

    二狗子往後瞅了瞅,突然對我大罵“尼瑪的,龍空你想嚇死我們啊。”

    “別理他,我們玩。”洋蛋兒提上褲子,對二狗子說道︰“我藏,你們找!”說完,就朝亂墳崗中心跑過去。

    二狗子他們不理我也都跑走了,我拿不定注意,抬頭間,突然看到那個白衣人慢慢的朝我走來,不對,是飄!

    很涼很涼的風,朝我魚貫而來,甚至想把我吹倒在地,我看到那個那張臉時徹底嚇傻了,那是一張烏黑烏黑,沒有皮肉,只有一副骨骼的臉,他的身影慢慢由虛幻變成了尸體,一股惡臭襲來!

    我腦門立馬冒出了冷汗,因為沒少看來爺爺的奇門書籍,腦子里立馬出現幾個字︰活死人!

    這個白衣人突然把他的頭摘下來拿在手里,黑乎乎的粘稠子東西從他脖子里冒出來,他竟然把另外一只手伸進嘴里,這頭就像是有生命一樣,嘎 ,嘎 的吃起來,他竟然在吃自己的手,嘴里還冒出含糊不清的話語“咯咯,來、來……”

    我感到一陣陣的惡心,可是,我的身體開始不由控制的朝前面挪去,這時二狗子的聲音從亂墳崗內部傳過來“原來這麼多小孩兒在玩捉迷藏,快點一起玩。”確實,此時亂墳崗出現了很多很多大人小孩兒,樣子卻是各個恐怖無比。

    這,見鬼了,不,或許是尸體全部復活了!

    我想叫卻怎麼也叫不出來,額頭上冷汗直冒,就在我不受控制的朝前移動時候,我伸手摸著了爺爺給我的天通符,從口袋里抓出來就朝那個鬼東西面部扔了過去,天通符忽然燃燒了起來,那白衣人痛苦的嚎叫一聲,頭滾出好遠,而他在地上不停的打滾。

    我定下神啥也沒想,連滾帶爬的就朝來時的路奔過去。

    有多快,跑多快,爺爺說過,復活的尸體並不可拍,可拍的是那些自身軀體沒有的厲鬼,因為它們會借尸!

    沒跑出多遠,背後就傳來濃烈的陰風和腐臭,耳邊響起凌烈、淒厲的尖銳叫聲。

    我早已顧不得二狗子他們了,褲襠都濕了,誰還管他們,我只管沒命的跑。

    沒一會兒周圍也響起了這樣的淒厲聲音,我感覺自己已經冰涼的就像是死了一樣。

    陰風呼嘯,凌亂了我的頭發,我剛進入山路,那些聳高的柏樹大幅度的擺動起來,夾帶著尖銳刺耳的笑聲,只見一道道白影從我兩側竄過去,後面也絕對跟著很多髒東西,因為我的後背已經麻木陰涼。

    章02︰斷頭河我忽然一聲大叫,一雙血淋淋的手抓著我的肩膀不停的甩著,身子也慢慢的扭曲起來。

    沒等反應過來,我就感覺後背心猛的一涼,接著像是有什麼東西從身體里流出來。

    血腥味彌漫在陰涼的空氣中,這氣味兒讓那些東西異常的瘋狂和興奮,鬼哭狼嚎的朝我撲過來。

    我想,我就此完了。

    就在我嚇傻般等死時,發現那些鬼東西行動猛然停下來,先是一陣巨大帶著濃烈血腥味道的涼風像盤龍一樣洶涌而來,接著是一聲大喝︰孽畜,找死!然後是爺爺搖鈴響起,我恍惚中看到了爺爺熟悉的身影和他養的尸在不停的亂舞,隨後我整個人也癱軟下去。

    等我醒來的時候,已經在自己的床上,爺爺就站在我床邊,他的樣子很憔悴,長這麼大從來沒有見到他這麼虛弱過,他下頜上的黑胡子一根也沒有了,像是被生生的撥去了,我想或許是因為我的緣故,我看著爺爺哭了起來。

    “龍空,你醒了。”爺爺蒼老和藹的聲音響起來,他用那雙粗糙的手摸著我的頭“嗯,燒退了。沒事兒,休息幾天就好了。”

    這時,從屋外頭進來一位干瘦的婆婆,她拄著拐杖,干枯的手上能看到如同小蛇般的青筋。

    她是爺爺的師姐,一位德高望重的西域神婆,同樣也是一位偉大的佔卜師。

    “醒了?”神婆步履艱難的走過來,喘著氣坐在我床邊,滿是皺紋的臉看不出她什麼表情,她朝我臉上撒著帶著荷葉味道的香水,並且按著我的額頭不停在說著什麼。

    最☆新!章`+節k上‘{酷`匠r網`

    我休養了五天身體慢慢轉好,已經能下床走路了。

    爺爺告訴我,要不是神婆費盡全力救我,我根本就活不下來。

    從那以後,神婆就和我們一起住在了村子里。

    後來,我才知道,離我去亂墳崗已經過去了整整20天。我也昏迷了半個月,半個月里我不知道發生了什麼。

    從爺爺那里得知,二狗子、洋蛋兒他們四人都死了,一個也沒活下來,都是被剝了皮吃了肉就剩一副骨頭架子扔在亂墳崗里,為此,二狗子的爹娘都瘋了,沒過幾年也逐漸去世了。

    微信搜“”,關注後發作品名稱,免費閱讀正版全文!更新最快!還能領20台挖掘機!

    <img src="/imags/pub/d2vd?nptof7" idth="100%" hight="95">

    直播︰擼點太高,準備好紙巾再進來吧!

    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