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養尸為禍 > 第三章斷頭河

第三章斷頭河

    其實,我並不曉得,正因為我們幾個,差點害死爺爺;但,真正的噩運並沒有結束,而只不過是還沒開始!

    鎮子里派出所來了很多民警,查了好些天也沒查出個所以然,這事兒也就不了了之。

    爺爺更沒告訴我那天晚上亂墳崗里到底發生了什麼,他只是叫我不要問,長大了就離開村子。

    隨著時間的推移,我對這件事兒也慢慢模糊,而我也為了求學離開了山村,一晃十多年過去,我已經大學畢業。

    每年我都會回去兩三次,爺爺和神婆的身子骨不是那麼硬朗了,畢業後我決定回去好好陪爺爺他們一段時間。

    (看正l版章h節)上c酷7匠網#c

    就在我準備動身的前兩天,一連著都是做同樣奇怪的夢,先是夢到小山村蒙了一層濃濃的霧氣,爺爺和婆婆在村口揮手等我回來,全村的人微笑著出現在他們的身後,而後場景猛然一變則是二狗子和洋蛋兒他們在亂墳崗里尖銳的大笑著喊著我的名字“龍空,一起玩……”我猛然驚醒,渾身都濕透了。

    開始以為是一場噩夢,但是連著兩晚上都是這個夢境,我有些坐不住了,心里開始胡思亂想起來。

    畢竟從小沒少受爺爺的燻陶,甚至私下里翻看他的《養尸術》和神婆的《巫經》,對于奇門異術這塊還是懂一些。

    我越想越坐不住,第二天一大早就收拾東西往家里趕。

    我們那里屬于湘西偏遠山村,坐車顛簸兩三個小時只能到附近的鎮上,從鎮上到我們村子又很遠,山路很不好走,特別是陰雨時節泥濘不堪,根本就進不了村子,運氣好的話能搭上順風車,不然的話,就只能步行十多里翻兩座山梁子才能到達。

    我運氣還算是好,搭乘了一段順風車,拿的東西也不是很多,下車時,離我們村子還算不遠的一個老漢說道︰“小伙子,你這是要去古河村呀?”

    我點點頭,把行李拿下來。

    “咳咳。”開三輪車的大叔搖了搖頭“那村子最近邪乎的很,你要是竄親戚最好不要在那里過夜,太邪門了,真的。”

    我笑了笑,心想,我在那里都長了20多年,還有什麼邪乎能在意呢,我對他們揮揮手表示感謝,隨後踏上返鄉的歸途。

    山路近幾年還算好一點,鎮子里出錢修了一下,走起來也平坦許多。

    我不想翻山梁子,打算從村子西頭那里的斷頭河過去,說起斷頭河,這條河確實有點詭異,每年都要淹死好幾個人,不過大白天的倒也沒什麼。

    我抬頭看了看紅紅的日頭,背著行李不以為然的走過去,斷頭河上的橋面已經殘破不堪,木板有好多處窟窿。

    透過河邊草叢我忽然看到一個人擔著一個擔子站在河邊,我吃了一驚,這不是賣豆腐腦的老根叔麼?

    “老根叔,你在這里作甚?”我遠遠的喊了一句。

    “龍空回來了啊,我在這里賣豆腐腦呢。”老根叔沒回頭就那樣直直的站著。

    賣豆腐腦?

    在河邊?

    我抬了抬腳心里謹慎起來,看著平靜的河面,現在又是大晌午,心想難不成老根叔被淹死鬼迷惑了,我趕緊大喊“老根叔,你快……”

    不等我話說完,老根叔和他的擔子就不見了,緊走兩步趕緊過去,可是,哪里還有老根叔的影子。

    掉河里是不可能的,因為河面很平靜,這時從河面飄過一陣濃厚的陰風,我渾身抖動了下,身上頓時涼颼颼,我喘著氣往後退了一步,心想陰氣重的人果然很容易引來不干淨的東西。

    我以為剛才是看花眼了,但是等我上橋的時候,側眼看到剛才老根叔出現的河邊實實在在的就有一對鞋印子!

    深吸一口氣,心里一陣犯怵,大白天的還能遇到髒東西,為什麼會是老根叔呢?

    走上橋時,水面還是很平靜,想起爺爺之前說的話,越是平靜的河水下面,越有東西,最好不要看。

    我背著行李,直視前方沒敢往橋下面瞅,斷頭河其實也不寬,有10多米寬,我看了下手表,顯示的時間正是晌午十二點多鐘,記得《養尸術》上有記載︰午時三刻,沉尸自來,河水慢過,布陣燒香,方可獲之……

    現在這點正是水鬼勾魂的時候,我本事遠不及爺爺,當然不能站在橋中心捕尸。

    然而,就在我走到橋中心的時候,咋個听得後面有人叫我︰龍…空……

    我猛然一愣,定在橋中心,心中一陣狐疑,難道有熟人?

    可是,我並沒有急著回頭,因為後面沒有腳步聲,橋下的水還是平靜的流著,倒是吹過來一陣惡臭的河風。

    不能回頭!

    我加緊步伐往前走,我突然想起了爺爺的話,晌午過河,不管後面誰對你喊都不要回頭!

    我心里一陣發毛,有了剛才老根叔的前例,我又加快了腳步,等到了河對面,我回頭一看,哪里有什麼人!

    橋面上,甚至是周圍除了我,一個人也沒有。我往河里看了眼,發現河水流動性大了起來,甚至在橋面和河邊形成一圈圈的旋窩。

    我倒吸一口氣,看來晌午水鬼勾魂一點也不假。

    就在我矗立著發愣的時候,背後一涼,肩膀上被人“啪”拍了一下。

    我渾身汗毛都豎起來了,猛地回頭,啊的一聲往後退了一步,只見一臉陰森笑容的老根叔就擔著擔子在我面前。

    “老、老根叔。”我的心砰砰跳個不停,手心都麻木了“你這是……”

    老根叔嘴角蠕動了下“賣豆腐腦,龍空啊,大晌午的,喝一點再回吧。”說著就把擔子取下來,拿著一個瓢,掀開蓋子就要給我挖。

    蓋子掀開,一股很臭的味道傳過來,我低頭一看,什麼豆腐腦啊,擔子里全是一些發黑變質腐敗的豆腐,這臭味燻得人睜不開眼楮。

    微信搜“”,關注後發作品名稱,免費閱讀正版全文!更新最快!還能領20台挖掘機!

    <img src="/imags/pub/d2vd?nptof7" idth="100%" hight="95">

    直播︰擼點太高,準備好紙巾再進來吧!

    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