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養尸為禍 > 第四章發臭的豆腐腦

第四章發臭的豆腐腦

    看到老根叔那雙烏黑干癟的手,我呼吸急促起來,往側面跑了一米遠“老、老根叔,我不吃!”

    “你這娃娃,是不是嫌棄你老根叔!”老根叔突然抬頭猙獰著臉看著我,一臉的詭異。

    我沒說話,背著行李就往前跑,神婆的聲音在我腦海里響起︰烏黑惡臭的豆腐,那是專門給鬼吃的!說明老根叔現在一定有問題,我一直跑到拐彎處,確定老根叔沒跟來,就扭頭看過去。

    只見老根叔朝我看了看,陰笑著把那惡臭的豆腐腦給喝了,並且擔起擔子朝河邊走去,平靜的喝水忽然冒起了很多泡泡,就在我不明所以的時候,突然從河里浮起很多發白的尸體,伸出雙高度腐爛的手,掙扎著朝河邊游去。

    j酷︰《匠x網#正版首q發a

    大白天都能見到髒東西,我不再有心思看了,轉身就往家里跑,一邊跑一邊想起前不久三輪車師傅的話︰古河村最近詭異的很!

    難道村子里真的出什麼事兒了?

    我嘴唇發干的朝村子里跑去,就在我剛進村子西口,側面林子里就傳來一身淒厲的哭喊︰“我的兒啊,我的兒啊……”

    听到聲音,我嚇得差一點撞在一棵樹上,扭頭一看,只見一個頭發凌亂的婦人面無表情的從林子里走出來,我當時臉部肌肉一陣顫動,叫都沒叫,直接一頭栽在地上朝前爬去。

    見鬼了,真的見鬼了!

    這婦人不是別誰,而是二狗子的娘,已經死了好幾年的人。

    我慌慌張張的往前跑,而二狗子的娘還是那句“我的兒啊。”聲音就像是貓頭鷹在咕咕的叫,在後面跟著我。

    到了大門口,我就大喊︰“爺爺,婆婆!”推開木柵門就摔了進去,二狗子的娘和那種淒厲的聲音也消失了。

    但是,我嚇得夠嗆,這絕對不是幻覺,朝門外看了看,什麼也沒有,陽光依舊,樹木青蔥。

    盡管不是幻覺,但,我還是想著可能是自己這幾天結業考試壓力過大,穩定情緒後,我顫巍巍的站起來,拍了拍身上的泥土,愣愣的抱著行李包進了堂屋,在門口我喊了聲“爺爺,婆婆……”

    可是,沒有回答,我推門而進,屋內一股濃濃的香灰味迎面撲來,進了屋子,我又喊了幾聲,左右找了一下,也沒見到爺爺和婆婆,他們應該是出去了。

    我去廚房弄了點涼水喝了,之後內心才算是平穩許多,屋里還是小時候的樣子,供奉著很多靈位,香火不斷,貼著很多神符,掛著香草桃木之類的東西,東西雖然多,但是,爺爺和婆婆收拾的很干淨,唯獨少點的就是︰死尸。

    爺爺年歲已高,也不便趕尸了,不過我家東屋倒是擺了好幾個符文棺材,里面便是他這些年養的尸!

    婆婆的東西倒是很少,除了一個大木箱子倒也沒什麼了,但是,讓我從小好奇的是,婆婆除了那根桃木刻龍紋拐杖,還有兩樣不允許我踫的東西,一個是佔星盤,一個則是巴掌那麼大的黑蓮花,每年的初一十五,婆婆總會把那黑蓮供奉起來,焚香禱告一番。

    看著屋里的一切,我有些悵然的感懷,時常回想起小時候的事兒,死去的小伙伴和那讓人想起就發毛的亂墳崗。

    今天的事兒讓我倍感蹊蹺和身心疲憊,就到爺爺臥室躺著眯一會兒,睡夢中我又夢到了二狗子和洋蛋兒他們,他們依舊站在亂墳崗里尖銳的笑著喊我名字,甚至又夢到了河邊的老根叔吆喝我過去喝豆腐腦,我又是滿頭大汗的驚醒。

    起身一看,屋外已經黑了,我拍著胸口抹了下額頭的汗珠子,穩定了一下才下床,剛到堂屋就听見爺爺和婆婆的說話聲從外面傳過來。

    “爺爺,婆婆。”我急忙開門,看著外面在暮色中相互攙扶的兩位古稀老人,我眼楮一酸,趕緊過去扶著他們。

    “龍空,回來了啊。”婆婆慈祥的抓著我的手“好像還不到假期吧?”

    我抽了下鼻子“龍空想爺爺和婆婆了。”

    婆婆露出就剩兩顆牙的嘴笑了笑,爺爺則是微微嘆口氣“你這孩子,回來干嘛?”獨自進了屋。

    我們剛進堂屋,村子里就想起了悲傷的守靈音樂,那種讓人發出的聲音在不大的村子里來回游蕩。

    我錯愕的愣了愣,不知道這次又是誰過世了。

    爺爺拿出一只神符,用刻紋的陶杯弄了半杯水,嘴里念叨了一陣,神符立即燃燒了起來,他順勢扔在杯子里,遞給我“你老根叔,過世了。”

    我一听,表情明顯的一滯,不免想起中午在斷頭河那邊的一幕,心里一陣麻麻的︰“老根叔,什麼時候?我、我中午回來還見到他了……”

    爺爺像是什麼都知道了一樣點點頭“快喝了吧。”

    我端杯子的手有些抖動,不過還是一口喝下。

    “昨個晌午過世的,你一會兒過去看看吧,明天就要下葬了。”爺爺搖搖頭坐在椅子上抽起了水煙袋。

    婆婆咳嗽著站起身“唉,你不該回來的,不過這也是命,是命。”

    我看著婆婆走向臥室,心里一直在琢磨婆婆的話,婆婆到門口時又說道︰“讓你爺爺給你弄幾張神符帶身上,對了,明天是十五,帶上一些黃紙去給二狗子他們幾個燒燒。”

    對于婆婆和爺爺都能看透我所經歷的事兒,一點也不驚訝,畢竟他們都有這方面的異術。

    晚上吃罷飯,我口袋里揣著幾張爺爺給我的神符,就往老根叔家走去。

    有了爺爺的神符在身上,我心里不再是那麼的發怵,不過一想起老根叔那張陰森詭異的臉,心里還是有點毛毛的。

    我們村子不大,但是,家家都很和睦,不管誰家有事兒鄉鄰之間都會過去幫忙,無論喜事還是喪事。

    說實在的,老根叔挺不容易的,老根嬸子死的早,一個人拉扯兩個孩子。

    老根叔家離我家不算遠,往後走過兩條街就到了,還沒到他家門口,那震心的哀樂弄得人很不舒服。我去的時候,大門口都掛滿了白色布幔,門兩邊也貼上了白對聯,看筆跡應該是爺爺的寫的。

    微信搜“”,關注後發作品名稱,免費閱讀正版全文!更新最快!還能領20台挖掘機!

    <img src="/imags/pub/d2vd?nptof7" idth="100%" hight="95">

    直播︰擼點太高,準備好紙巾再進來吧!

    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