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養尸為禍 > 第五章院內有人

第五章院內有人

    晚上,鄉親們在的不是很多,大多都是一些關系走的近的人在善後。

    我剛進大門,村子里的大叔大嬸們都站起來笑著給我打招呼“龍空,回來了啊。”

    村子里的人對我都很親,有爺爺的緣故,也有因為我是第一個從村子里走出去考上大學的人,不管什麼原因,他們對我都很好,我一一和他們打過招呼,就往堂屋走去。

    深藍色的彩燈靈棚搭在了堂屋的正門口,里面擺著老根叔生前的黑白照片,我過去鞠了一躬,抬頭間竟然看到老根叔的照片竟然對我笑了笑,我心一下子提在喉嚨眼里,搖搖頭仔細一看,還是原來的樣子,或許是我心理作用,看花了。

    堂屋里頭,微微傳來哭泣的聲音,我拉門進去,只見里面稀稀拉拉的跪著6個人在守靈,其中哭泣的就是老根叔的一對兒女︰巧玲和巧斌,其他的則是一些親近的晚輩後生。

    “龍哥,你回來了。”

    看到我進來,他們都站起來打招呼。

    在這種場合里,我只能微微點著頭,巧玲站起來拉著我的手,剛說一句話就大哭起來“龍空,我爹死了……”

    巧玲和我一般大,小時候經常在一起玩,從我求學開始,就很少見了,沒想到現在已經出落的姿色天然、欣長苗條。

    我拍著她的肩膀小聲安慰道︰“小玲,根叔一定不想看到你這樣子,節哀。”

    我們這里人死了之後,要用麻繩、黃紙把人裹起來,再用一張黃紙蓋著臉,放在堂屋正中心,頭朝堂屋門口,並且在頭下放油燈點燃,人不下葬,燈不滅!

    我跪下去拿出碼好的黃紙在老根叔頭前火盆里燒了,免不了一聲念叨︰“老根叔,一路走好。”

    隨後,我挨著巧玲跪下,算是給老根叔守靈。

    巧玲小聲的告訴了我事情的大略經過︰昨日老根叔去集市上賣豆腐腦回來,想抄近路回家就從斷頭河那里過,正晌午時分,不知怎麼的就掉進了河里,等到村里人過去的時候,愣是沒氣兒了,但卻沒喝水,頭朝天仰著,脖子上有印痕,像是被人給生生掐死的。

    掐死的?

    我有些木愣了,是有人謀害老根叔?但是爺爺卻說明天就要下葬了,如果是人為害死的,爺爺一定不會急著讓下葬,說明老根叔死的蹊蹺。

    古河村的人大多會水性,特別是老根叔那個年代的人,水性都很好,老根叔掉進去之後沒必要一下子就淹死了吧。

    我又從巧玲那里得知,老根叔根本就沒掙扎的跡象,並且他是直愣愣的站在斷頭河里,沒有浮起也沒漂走。

    酷!&匠(網首發

    站著?

    我更覺得老根叔的死不會是表面那麼簡單,別的河水我不熟悉,這斷頭河卻很了解,現在正是上面開閘放水,水位都好幾米深,站在邊緣根本就不可能,因為斷頭河是陡坡型,就算是靠邊的話也有一米七往上的水位。但是,老根叔身高有限,站著的話,腳根本就沾不住河底!

    也就是說水流動的話,一定會把他給沖走,可巧玲說村里人過去的時候,老根叔還站著,何況斷頭河的水都是慢慢流動的。

    我想的有些頭大,問巧玲報警了沒有,巧玲說沒有,是爺爺不讓報警,而是要盡快的找風水之地賣了,並且不能進祖墳,我更加疑惑了,這就說明這事兒一定有問題!

    看來,我得回去問爺爺了。

    夜越來越深,外面靈棚里的哀樂停了下來,那些大叔大嬸也各自回去了,屋內的幾個守靈的晚上除了我和巧玲都東倒西歪的躺著。

    巧玲我們倆小聲的說著話,慢慢的她也有些困了,我看了下手表是現在已經是夜里十一點多鐘,我讓巧玲眯一會兒,我守著。

    巧玲斜靠在我的肩膀上沉沉的睡去,沒一會兒就傳來了輕微的呼吸聲,估摸著從老根叔出事兒都沒睡過。

    看著堂屋里的人都在睡,我知道今晚上是走不了了,必須得有人來守靈。

    我強打十二分精神,把睡熟的巧玲靠在後面的椅子上,看了看油燈,隨後又給老根叔燒了點黃紙。

    我一個人自打沒趣,眼皮子打架都睜不開了,最終也沒能抵過瞌睡的侵襲,跪著頭一低就打起瞌睡。

    迷糊中,我听到外面傳來輕微的腳步聲,我這個人睡覺比較輕,並且又是低著頭睡,可以說還有少半醒著的意識。

    我猛然抬頭,睡意全無,聲音明顯是從院子里傳過來的,我以為誰過來了,可是大半夜的誰會來呢?

    難道是自己听錯了?就把眼光掃向堂屋外頭,堂屋門口被靈棚擋的很嚴實,漆黑一片,啥也沒看到。就在我放松出氣的時候,外面又傳來聲音。

    嘎 、嘎 。

    像是有人蹦著輕輕的走,又像是吃硬物的聲音。

    我的心一下子提上來,上身忍不住抖動了下,主要是今天發生的事兒,讓我弄得心里很不踏實,我看了眼屋里的巧玲他們幾個人都睡得很沉,似乎一點也沒听到外面的聲音。

    踏踏、嘎 ……

    就在這時,外面的聲音又響起來,听著就像是在靈棚內。

    我咽了口唾沫,大著膽子站起身,把爺爺給我的神符握在手里,然後輕輕的走了出去,生怕把老根叔頭前的油燈弄滅了。

    出了門口,外面的聲音就停止了,院子里也不算是很黑,靈棚里燃著蠟燭透出一些光亮,卻很微弱。聲音沒了,我也就停下來,眼楮緊緊的盯著前方,聲音的根源就來自那里。

    剛停下幾秒,又響起了,踏踏的聲音,這一聲很重,我立馬竄了出去“誰?”

    外面除了黑夜,什麼沒有,就連空氣也很平靜,沒有一點點的波動。我轉身看向靈棚里,里面根本就沒什麼人或者東西,老根叔的照片還擺在桌子上,燈也沒滅。我看了眼就趕緊轉頭,老根叔的照片讓人看起來心里有些發毛,借著靈棚里發出的微弱往大門口走過去,手里捏緊了神符,並且大著膽子問道︰“是不是有人來了?”

    微信搜“”,關注後發作品名稱,免費閱讀正版全文!更新最快!還能領20台挖掘機!

    <img src="/imags/pub/d2vd?nptof7" idth="100%" hight="95">

    直播︰擼點太高,準備好紙巾再進來吧!

    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