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養尸為禍 > 第九章招魂

第九章招魂

    我心里一驚,頭上冷汗直冒,慌忙往後躲。

    “孽畜!”

    ︰酷\匠網{唯5d一)x正v版-~,其sz他tp都是盜s版

    就在我朝後躲的時候,爺爺迅速的從我身後竄出來,並且端著手里的符文水照著老根叔就潑了過去。

    只見老根叔的臉扭曲一陣,最後變成了王大娘的臉,她慘叫一聲,就朝一個胡同跑去。

    “龍空,快走!”爺爺頭也不回的追王大娘去了。

    我抹了把臉,快步跑起來,心亂如麻,我現在都分不清楚王大娘和老根叔到底是誰了,真懷疑現在躺在老根叔家里的是不是老根叔,按照爺爺說老根叔被人控制,我都有些擔心巧玲了。

    不過我現在要趕往古壇廟,只能等回來看爺爺和婆婆怎麼打算了!

    出了村子,老根叔家里的哀樂還能听得到,猜測應該是下午四點鐘準時下葬。我幾乎是用盡全力在跑,一路沒停,緊趕慢趕用了半個多小時翻過三道土梁子,進入了茂密的叢林,沿著林間小路,七拐八拐,終于走到沒路的時候,我停下來。

    一停下來,我感覺自己就像是虛脫了一樣,扶著一棵樹喘著氣兒,跑著的時候感覺不出來,一停下,感覺這林子冷颼颼的,忽然一陣烏鴉群飛,嚇得我直接坐在了地上。

    空氣里彌漫著一股說不出來的異味,定了定神,拿出乾坤袋,伸手把那只白色的通靈鼠抓了出來,這家伙伸著腦袋唧唧的叫個不停,隨後竟然渾身抖著往乾坤袋里鑽。

    听爺爺講這只通靈鼠是婆婆當年從西域一座古墓內帶出來的,極具靈性,看來這地方絕對危險,不然這只老鼠也不會這麼恐懼了。

    我把乾坤袋收起來,學著爺爺的樣子,拿出一張咒符,念動咒語,把自己的食指咬破,滴了一滴血在上面,而後塞進通靈鼠的嘴里。

    這時,通靈鼠眼楮由紅色變成了暗黑,身上的毛發豎起來,不等我放它在地上,它蹭一下就跳在地上跑起來,我握緊乾坤袋跟了上去。

    前面是濃密的灌木叢,通靈鼠唧唧叫著奔過去,可是它突然掉轉頭,朝著我們來時的方向跑過去。

    我有些急了,心想莫不是這破老鼠害怕了吧?可是,這灌木叢確實沒有能鑽進去的道路,我轉頭一看,通靈鼠在離我3米的地方不停的扒著地,扭著頭一個勁兒看著我,我沒多想趕緊跟了過去。

    它見我跟來,又在前面帶路,竟然左拐右拐的朝著叢林最中心跑去,盡管是白天,這里由于樹木遮擋竟然像黃昏一樣,那可惡的烏鴉叫的讓人心寒。

    腐蝕般的氣味越來越濃,讓人有種眩暈的感覺。

    跟著通靈鼠跑了大概5分鐘,它突然在一顆很粗的樹木前停下來,我扶著一顆小樹喘氣兒,看著周圍的環境,這里全是粗壯的大樹,根本就不是去古壇廟的路線,這破老鼠估計真的傻了,我有些氣憤,而通靈鼠圍著那棵樹轉了一圈居然不見了蹤影,我心里駭然,緊走奔了過去。

    這時,我裝進乾坤袋里的那朵黑蓮花居然顫動起來,如果不是我抓著乾坤袋估計它都要跑出去了。

    這黑蓮花是婆婆的寶物,能探知凶險,我腳步慢下來,越靠近那棵樹,黑蓮花顫動的就越厲害,並且我感覺這棵樹就像是活著的死人一樣,散發著冷氣!

    小心翼翼的靠近,通靈鼠突然出現,這次竟然直接順著我的褲腿往我身上爬,扎進我褲腰那里就是死活不出來。

    靠,我小聲的嘟囔了一句,靠近這顆樹之後,我發現它身上竟然在流著紅色的液體,就像是血一樣,喉嚨里咕隆一下,有些許的害怕和惡心。

    乾坤袋里的黑蓮花,竟然想要飛起,並且發出絲絲的聲音,這里環境都夠恐怖了,又听到這種聲音,我心里一下子沒底了,靠近這棵大樹,我也沒發現什麼,除了陰冷之外,真的沒什麼了,我就圍著它轉了一圈,忽然在側面樹底下發現了一個拳頭那麼大的洞,里面發出咕咕的流水聲音!

    奇怪,我深吸一口氣,等我彎腰準備看個究竟的時候,通靈鼠一下子從我腰間竄出來,眨眼功夫就鑽進了那個洞里。

    突然,陰冷的風在周圍朝我席卷過來,刮的人根本都站不住,總感覺天地顛倒了一樣,一陣眩暈之後,我居然出現了一條山路上!

    我愣愣的往後一看,後背就是結實的齊雲山,太詭異了,就像是時空竄梭一樣,我一下子就出現在了這里!

    其實,我當時並不知道,這是一個迷惑陣法。

    我左右看了一下,發現這條路就是小時候陪爺爺一起來過的那條道,我來不及多想就朝前趕去,通靈鼠從側面草叢里竄出來在前面帶著路。

    黑蓮花絲絲的叫聲越來越大,就像是在乾坤袋里掙扎一樣!

    我沒辦法只好把它緊緊的抱在懷里,齊雲山底,陰風呼嘯,草木搖擺不定,一陣陣若有若無的哭聲從前方山谷斷斷續續的傳來。

    我身上的汗毛都豎了起來,這種鬼地方,不害怕全是扯淡。

    遠遠的我就看到齊雲山下的那座古壇廟,就在我趕過去的時候,腳下絆倒一根東西,重心不穩一下子摔倒在地,手里的乾坤袋也扔了出去。

    我一看地上的乾坤袋,顧不得疼痛,站起來就撲過去,不過已經晚了,那朵黑蓮花竟然直接竄了出去,朝古壇廟飛過去。

    我額頭冷汗直冒,撿起乾坤袋就追了過去,這要是丟了我如何向婆婆交代啊。

    好像我的擔心是多余的,黑蓮花出去之後,直接圍著古壇廟轉起來,並且發出絲絲、咕咕的聲音,像是一陣哀哭!

    我到達古壇廟渾身都哆嗦起來,太特麼冷了,估計和城里的冰櫃差不多。並且一股股惡臭從不遠處的山谷里傳過來。

    我來不及多想,拿出乾坤袋里的黃紙燒起來,打火機一連打了8次才打著,對著古壇廟拜了三拜,磕了三個頭。

    隨後,用自己的血祭起神符,按照爺爺的交代的大喊起來︰“狗子、洋蛋兒回來吧,回家啦……”

    “狗子,回家啦……”

    “洋蛋兒,回家啦……”

    微信搜“”,關注後發作品名稱,免費閱讀正版全文!更新最快!還能領20台挖掘機!

    <img src="/imags/pub/d5qh?nppno" idth="100%" hight="95">

    直播︰校花約戰!好糾結,我該怎麼辦...

    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