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養尸為禍 > 第十一章出事了

第十一章出事了

    我擔心的看了爺爺一眼,轉身出門。

    我走後,婆婆原本狀態很好的臉忽然暗淡下來,張嘴也吐了一口血。

    爺爺手動了動最終也沒什麼動作,他眼楮微睜看著婆婆若有若無的說道︰“師姐,都是我害了你!”

    “這是命,是我對不起你,如若不是我一意孤行與那些巫山旁門斗個你死我活,你也不會在這里窮鄉僻壤為了那些孤墳守護這麼多年,是債重要償還的,唉,我們巫族趕尸一脈怕是要滅了!”婆婆眼楮里閃現著淚花“不知道龍空能不能挑起這個擔子,沒想到巫族趕尸一脈要斷送在我們手里。”她把眼光投向了窗外,而天空早已變成了灰蒙蒙一片。

    爺爺強忍著坐直身子“雖然,我不知道師父讓你、我守護的是什麼,但是我們已經盡力,這次他們茅山旁門為了趕盡殺絕不惜傾巢而出,甚至還請了一些玄門高手,這是要斬草除根。”忍不住又咳嗽起來。

    “希望我回光返照一日,能換來短暫的安寧!”婆婆回頭看了眼地上的乾坤袋,取出那朵黑蓮花對爺爺堅定的說道︰“這次把四童子的精魄招回來,怕是那個齊雲山聖地也藏不住了,我準備拼個魂飛魄散把那里徹底封印!”

    爺爺眼楮里閃現一絲刀芒“看來得讓你幫我請小薇出來了!”

    ……

    我把堂屋收拾好之後,又把院子里打掃了一下,就听到屋外有人說話,沒等我到大門口,就看到門口站了三位民警。

    他們帶頭的那個給我出示了下證件“你好,我叫吳超,我們是嶺北鎮派出所的民警,麻煩你通知家里所有人到村口荒院集合,我們要召開一個簡短的會議。”他說著話,另外兩名民警用眼開始在院子里瞅起來。

    “好。”我放下大掃帚,可是他們三位已經向院子里走去。

    吳超開口問道︰“就你一個人住?”帶著反問的語氣。

    村子里忽然來這麼多民警,我不清楚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兒,也沒敢阻攔,只是開口說道︰“跟爺爺和婆婆住在一起。”

    三位民警進了堂屋,看了眼里面的擺設,沒再往里面走,臨出去吳超對著神靈彎腰拜了拜“兩位老人呢?”

    我看了眼緊閉的東屋門“他們二老出去了,還沒回來。”

    吳超呃了聲,就招呼我“那你跟我門過去一趟。”

    我帶上堂屋門,跟著他們出去。

    到外面吳超他們仨拿出煙抽起來,遞給我一只,我趕緊搖搖頭,用手擋了回去“不好意思,我不抽煙。”

    吳超淺笑著收起煙“你們村子里真邪乎,你看看外面陽光燦爛,你們村子倒是霧氣騰騰,最近還老死人,真不知道你們這是咋的了?”

    我試探性的問了問發生了什麼事兒。

    吳超旁邊叫小王的民警吐出一口煙氣“別提了,前不久你們這剛稀奇古怪的淹死個人,今天又死一個,真慘,居然被人扔在鍋里煮了,那麼多人居然一個都沒發現!”

    我一听又死一個,腦袋嗡的一下,有點接受不了,被人煮了?這得有多大的仇恨?

    具體死的誰,他們沒說,我們到了荒院里里面已經站了很多人,大家都在小聲的議論紛紛,披麻戴孝的巧玲和巧斌也在這里,難道沒人守老根叔了?

    我朝他們走過去,巧玲看到我,眼楮一紅,眼淚就流了出來“龍空……”

    “咋的了?”我過去用手拍著巧玲的後背“又出啥事兒了?”

    巧斌愁眉苦臉的過來,用手抓著自己的頭發“龍哥,你說這都啥事兒?我爹還沒下葬,現在家里又死了一個人,你說說叫我們咋過?”

    酷‘匠p網/永1久z免.費v看小)#說“

    我有些不明所以,巧玲他們家就一家三口,哪里又死一個?

    巧玲哭著小聲說道︰“是王大叔死了,你說蹊蹺不?昨個還好好的呃,今天居然死了,並且還死在我家灶火的大鍋里,給煮了……”

    王大叔,那不是王老漢麼,听了之後,我心里也是一驚,我吃驚的是被人扔鍋里煮了!

    他平時為人很好的啊,和老根叔一樣老好人,村子里就三十多戶人家,還真沒听說他和誰有仇呢。

    忽然一陣哭聲響起“哎呀呀,哪個天殺的害了我家老頭啊……”

    我往前一看,兩個民警架著王大娘出現在了最前面,哭的可傷心了。看到王大娘,我心里就不自在,我現在已經有些懷疑王老漢的死和外人無關,估計就是她所為。

    她是半個活死人,但,我說出來又有誰能信呢?就算是爺爺說出來也未必有人信他,畢竟現在王大娘好生生就站在那里,你說她死了,鬼才信!

    “警察同志你們要給我做主啊!”王大娘一把鼻涕一把淚的坐在地上哭喊著“以後可讓我怎麼過啊。”

    民警好言勸說一番,明確擺明了態度,這事兒一定會追查到底,還她一個公道!

    我看著王大娘,甚至能感覺出她身上暗藏著某種東西,我很疑惑,為什麼讓好端端的王老漢死呢?為社麼偏偏又死在老根叔家里?那幫背後的操控者到底想干什麼?我根本就想不通,估計爺爺和婆婆應該知道,但,想起命在旦夕的爺爺,我心里又是一陣吃緊。

    王大娘哭鬧一陣,被兩位女民警勸了下來。

    我問巧玲到底是咋個回事兒?誰報的警?

    巧玲抽泣的搖著頭說她大體也不知道,出事兒時她正在屋里守靈,忽地就听到外面大聲吼叫起來︰啊,死人了。等她出來的時候,外面已經亂成一鍋粥了,灶火大口鍋已經被掀開了,里面王老漢除了頭和上半身,下半身子已經快煮沒了。但是,掌廚的張叔說昨個晚上他已經把火給退了。出了這麼大事兒,村子里人都慌了,能不報警麼?這可不像是俺爹是淹死,這明顯的是殺人。

    巧斌有些木愣的看著我“龍哥,你說我們會坐牢麼?我們咋個就攤上這事兒了,我爹還沒得下葬呢。”說著又哭了起來。

    微信搜“”,關注後發作品名稱,免費閱讀正版全文!更新最快!還能領20台挖掘機!

    <img src="/imags/pub/d5qh?nppno" idth="100%" hight="95">

    直播︰校花約戰!好糾結,我該怎麼辦...

    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