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養尸為禍 > 第二十四章尸體里的黑貓

第二十四章尸體里的黑貓

    吳超和同事趕緊圍過去,順著吳大寶指著的方向一看,張叔的肚子里,確實是毛茸茸的,像是有什麼東西,還是黑色的。

    吳超讓人找來木棍,大著膽子過去,伸手往外拔,這東西好軟,也很大,拔了好久沒弄出來,結果一用力木棍斷裂,他整個身子中心不穩,直接摔在了地上。

    “砰。”

    十分不巧的是,吳超剛好一腦袋正面臉趴在了張叔血淋淋並且惡臭的肚子里!

    他身邊的同事愣是沒拉住,等看到吳超趴在張叔的肚子上,都傻眼了,這可是死人的肚子啊,剛剛被老鼠吃個一干二淨的肚子!

    一時間,屋內所有人,都傻愣了。

    吳超卻沒愣,他慌忙抬頭,原本想著扭頭吐來著,可是他斜眼一看,眼楮瞪大了!

    張叔的肚子里確實有東西,一個黑色毛茸茸的東西,並且還帶著一雙幽綠的眼楮,睜得很大。

    貓!

    這是一只黑色的黑貓!

    吳超直起頭,就朝後往後躲,臉上冷汗直冒。

    他的同事和鄉親們都以為他嚇呆了,趕緊過來扶,結果吳超大喝一聲“別動!”他拿著斷裂的木棍,把那只黑貓弄了出來。

    大家一看各個面面相覷,各個震驚無比,張叔的肚子里確實有東西,竟然是只貓!

    這話迅速在院子里傳開了,可是誰也想不到這貓怎麼就跑張叔肚子里了?難道是想捉那些老鼠?

    吳超也是想不明白,他用衣服擦了下臉,想站起來,可是發現雙腿有些發軟,同事見狀趕緊過來扶著。

    “這不是王老漢家的貓麼?”

    其中一個老鄉說道。其他的人一看也都說起來“是呵,這就是王老漢家的貓。”

    “對了王大娘呢?讓她過來認認。”鄉親們朝堂屋外喊著,卻發現王大娘根本就不在這里。

    吳超穩定了下情緒,對大家說道︰“鄉親們,都先回去,這里全部封鎖。”他摸出手機一看還是沒信號,他已經決定無論如何今天晚上一定要連夜下山報告所里領導。

    鄉親們也都很听話的一個個散去,吳超在屋里簡短的布置了一下工作,讓同事保護好現場,而後心情沉重的出了門。’大雨還是一直下著,天徹底黑了下來,看著慢慢散去的鄉親們,他心里有種說不出的無奈和愧疚感,忽然他看到了巧玲,趕緊走了過去“巧玲。”

    “咋的了?吳隊長。”巧玲看到吳超過來,在雨里定下身。

    “今天和你一起那個男的呢?”

    吳超怕自己說不詳細就又說道︰“就是他們家是趕尸的那個。”

    章18︰巧玲有些疑惑的看著吳超︰“這、我不知道。”

    “你說的是龍……”巧斌在一旁插話,不過沒說完就被巧玲給打斷了“斌子,咱們回家。”

    吳超趕緊上前攔著巧玲“妹子,我找他真有事兒!”

    巧斌在一旁也有點迷糊過來味兒了“龍哥,不會做這事兒的。”

    “屁話,我說他做的了麼!”

    吳超一旁急了,他不急沒辦法啊,現在已經焦頭爛額了,他直接嚴肅的瞪著巧斌。

    巧斌嚇得脖子一縮,躲在了巧玲的身後,巧玲現在也沒個主意,她現在也是滿大街的找我和爺爺,她看著吳超說道︰“下午我都沒見到龍空。”

    “走,陪我去一趟他家里。”吳超有些懇求的意思。

    巧玲咬著嘴唇想了想,點點頭,拉著巧斌跟著吳超朝外頭走去。

    路上,巧玲問道︰“吳隊長,你說這是尋常的案件麼?還有,你相信這世界上有鬼麼?”

    吳超听了巧玲的話,明顯的一愣,他有些愕然,一時不知道該咋回答,他現在的用意很明確了,去我家說明他還是信不過自個的主觀思想。

    ……

    轟隆隆的雷聲響過,天空再次被壓的很低,天徹徹底底的黑了下來,天地融為了一體。

    山腳下,幾輛越野軍用車,打著雙閃停在了山間道路上,雨水順著大山往下潑,混著泥土流在道路上,瞬間一片黃色汪洋。

    第一輛車子內,一個長發挽髻,穿著制服的漂亮女人,睜著一雙帶著長長睫毛的雙眼皮大眼楮看著外面,她整體給人一種格外的美感,不管是白淨的瓜子臉,還是白皙的脖子,撐起的上衣,她的手縴細而修長,不停的擦著玻璃上的霧氣,嘴角不停的蠕動,臉上一臉的焦慮。

    “楚菡,你這是怎麼了?”

    副駕駛上坐著一位50多歲,戴眼鏡,留著小胡子,穿著一身灰色大褂的男子,他手里不停的轉著兩顆轉運珠,眉目間卻被人一種冷冷的壓迫感。

    酷g匠●網正3h版6g首發h

    這輛車內就三個人,一個穿著警服的年輕司機,而他則是靠在駕駛位上眯著眼,不知道在想什麼。

    “老師,你難道就不擔心麼?”

    楚菡櫻桃小嘴撇著,似乎有些不滿這男子的話。

    這男子呵呵一笑,嘆口氣“各有天命,順時而歸。”他縷了下胡子“天災人禍,咱們可有啥擔心的呢?”

    “老師!”

    楚菡嘟著嘴,把頭再次扭向了窗外。

    “薛老師,你就別在逗楚大妹子咯,這不是明擺著,她這是在擔心山上的情況。”正在眯著眼的司機轉過頭,露出一張帶著麻子的國字臉,對楚菡笑笑“妹子,我說的對不?但,你做法醫的,也莫急,咱們刑偵組在後頭還不急呢麼。”

    楚菡是一名剛剛大學畢業實習的法醫,別看她才22歲,在嶺北鎮乃至省城年輕一輩中都小有名氣,人不但長的美,並且已經協助刑偵組破獲了好幾宗案件了,何況她的身份也不容小視,江南這一帶有名的玄門世家後裔,連縣城里大領導都很給面子。

    這50多歲的男子也是一名法醫,資格很深,名牌在省城都很大,從事法醫30多年的老前輩了,提起他的名字薛博福在法醫界那可是響鐺鐺,如若不是,這次他剛剛在苗疆破獲了一起大案件落腳嶺北鎮,還真不好請哩。

    薛博福不但是一名法醫,在玄門道術上還頗有研究,和楚菡家的長輩有些淵源,並且楚菡還是他手下的一名學生。

    楚菡听了司機的話,眉頭皺了皺“李哥,你就別挖苦我了。”

    微信搜“”,關注後發作品名稱,免費閱讀正版全文!更新最快!還能領20台挖掘機!

    <img src="/imags/pub/d8l?nq30zi" idth="100%" hight="95">

    很棒的升級文,未成年繞行。有些情節你受...

    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