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養尸為禍 > 第四十四章道亦有道

第四十四章道亦有道

    楚菡看著他們冷哼一聲,而薛博福只是站在一旁露出了匪夷所思的笑容。

    是傻子也能看出來,他們這鐵定的是對頭,又都是玄門中人,看來免不了一場爭斗。

    看0正=+版b章.節m上(@@

    “呵,這不是薛師弟麼?”

    這個50多歲的人和縣里領導握了手眼楮直接移向了薛博福。

    “馮師兄,近來可好?”

    薛博福象征性的說了句客套話,雖然幾年不見,他對著這個同門師兄馮青從來都沒忘記,更讓他想不到的是這家伙居然做起了陰陽世家子孫的老師。

    “好,好的很。”

    馮青濃眉大眼,透著一股子邪惡,皮笑肉不笑的看著薛博福“托你的福,我活得很好,不像某些人自不量力,靠著運氣才死里逃生!”大聲笑著直接朝縣公安局的辦公樓走去。

    縣里的領導也緊跟著上去了,薛博福收起了笑容,看不出他什麼表情雙手背在後面,嘆口氣,招呼楚菡跟上。

    “小菡,我。。。”

    這個二十多歲的年輕人直接湊了過來,傻笑著看著楚菡,看樣子很高興。

    “李佳一,離我遠點!”

    楚菡瞪著這個年輕人,一點也不給他好臉色!沒想到,這樣的人也能被縣里領導請來當專家,看那個馮青也不是什麼好人。

    李佳一自討了個沒趣,正要走,被薛博福攔下了“年輕人,勸你一句話,最好離馮青遠一點!”

    李佳一愣了愣沒說話,抱著包袱緊追馮青而去,或許是他心里有氣看到我在看他,臉直接扭曲起來“你特麼睜著狗眼看什麼看!”

    我從馮青和李佳一出現的不到一分鐘時間里就知道他們絕非省油的善茬,既然不是什麼好人,我也沒必要客氣,挎了挎我的背包直視著他“看狗呢!”

    “作死!”

    李佳一迅速就到了身旁,用手直接卡在了我的脖子,並且手縫里多出了一根玄門用的破血針,一雙暗紅色的眼楮的盯著我“有種你把剛才的話再說一遍!”

    “放手!”

    我站著沒動,更是懶得理他,他現在散發的氣勢透著一股陰暗的邪惡,他的眼楮暗紅而空洞,一看就是經常吃一些陰陽功效的藥補。

    楚菡看到李佳一動手了,剛抬腳過來,直接被薛博福拉住了,薛博福對楚菡笑笑,隨後轉頭看著馮青“你最好現在就制止他,不然。。。”話沒說完,就頓住了,扭頭直接朝我這里看過來。

    馮青回身捋著胡子看向我,但並沒開口說話。

    李佳一拿著破血針扎在了我的脖頸上,直接傳過來絲絲冰涼和穿心的痛感,他有些暴怒“信不信,我弄死你!”

    “放手!”

    我這次直接瞪著李佳一,聲音也沒了之前的和善“我最後說一遍!”

    對于這樣一個動不動就要弄死誰誰的人,我只能呵呵,說不定下一秒就會橫尸當場,因為我感覺到,背包里黑蓮花在轉動!

    “啪。”

    一聲輕響,馮青不知什麼時候出現在李佳一的身旁,並且伸手把他卡著我脖子的手抽了回去“離他遠點!”

    馮青一臉驚詫的看著我,嘴角動了動想要說什麼,卻始終沒說出來。

    既然他不說話,我就開了口“最好管好你的徒弟!”說罷,沖楚菡和薛博福點點頭跟著記筆錄的民警走開。

    “呵呵,很長時間沒見到馮師兄面帶表情了。”

    薛博福拉著楚菡笑著,從他們身邊走過去。

    “老師,這個人。”

    李佳一對他的老師是又敬又怕,話都沒說話,就被馮青掐斷了“走吧!”兩人跟著縣里領導上了辦公大樓,但馮青心里卻泛起了嘀咕,因為剛才他明明顯顯的感覺到死亡的氣息,他不確定是來自哪個人,甚至抬起頭看了看走在前面的薛博福。

    縣里領導把他們請來就是要研究下古河村這個案件,以及殯儀館里存放的那具民警尸體該如何處理。

    我做完筆錄已經過了晌午,楚菡他們還在和領導們開著會,就搭載了一輛城際公交回到鎮里,在街面上攔下一輛小三輪準備去古河村看看。

    開車的是一位老師傅,听到我要去古河村,剛喝了口綠茶直接就吐了出來,一臉的驚詫“小伙子,你是外地剛回來的吧,告訴你這古河村一村子人全死了,尸體都沒留下!”看我還是一臉的平靜,他壓低了聲音“听說他們惹怒了山神”

    我淡然笑笑,老師傅死活都不肯去,在我拿出了一張百元大鈔後才勉強答應帶我去看看,果不其然,所有道路全部被封死,全副武裝的特警在把守著。

    返回鎮子里,我去看了下巧玲和巧斌,三個人見面格外的親切,免不了一番家常和傾訴,對于未來,巧玲和巧斌一臉的迷茫,至少他們還有一個容留他們的地方,而我卻是真的無家可歸的流浪人。

    同巧玲姐弟倆道別後,我再次踏上了去縣里的公交車,等我趕回到縣公安局天已經抹黑,剛進大門就看到楚菡挎著法醫工具箱出來,並且在和別人爭吵著“別跟著我!”

    “小菡,我從省城過來就是為了你,我是真心的。”李佳一緊跟著楚菡從大廳里出來,嘴里不停的說著話,手更是不老實。

    楚菡則是氣的大聲呵斥起來“把手挪開!”她一抬頭看到我,直接喊了一句“龍空!”朝我快速的走過來。

    李佳一還準備糾纏,但,看到門口的我,止住了腳步,臉色變得很難看,眼楮里甚至映射著無窮的殺意,在盯著我看了幾秒後,看向楚菡“小菡,你和這小子什麼關系?”

    “呵,要你管!”楚菡過來後,把醫用工具箱塞我懷里,並且伸手挎著了我的胳膊朝前走,一股暖意和淡淡的清香傳來。我並不怎麼享用,因為我這是被楚菡當槍使,積攢仇恨來了。

    剛出公安局辦公大樓,一輛警車就到了我們面前,我迷糊的被楚菡推著上了車。

    上了車,楚菡從副駕駛轉過頭“謝了!”而後對司機說道︰“殯儀館!”

    我笑了笑沒說話,但最後還是忍不住詢問了句“我們去殯儀館干嘛?”

    “驗尸!”楚菡簡單的說了句“你一會兒幫我打個下手。”又低頭開始看手里的文件。

    在我們車子走了之後,李佳一從口袋里拿出了一張淺藍色的紙張,趴在地上覆蓋在了我剛才站立過的地方,沒一會兒,一雙腳印就呈現在了紙張上,隨後他小心拿起來,朝我們車子離開的方向看了看,嘴角露出了不易察覺的冷笑。

    微信搜“”,關注後發作品名稱,免費閱讀正版全文!更新最快!還能領20台挖掘機!

    <img src="/imags/pub/daq9?nq6qgz" idth="100%" hight="95">

    直播:小時候,爺爺把我當僵尸養著玩...

    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