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養尸為禍 > 第五十一章深夜出租感謝朋友們的打賞

第五十一章深夜出租感謝朋友們的打賞

    我呼吸有些急促,緊盯著這具黑尸,它沒頭!

    一低頭就能看到他那好似硬生生被扭斷的脖子,里面骨骼、血管分支清晰可見,它離我如此的近,僅僅一毫米的距離。

    我緊緊抱著狐狸姐姐,目不轉楮的看著這具黑尸,我不確定它下一步要做什麼。

    整個場面出奇的靜,沒有一個人發出聲音,因為背對著,我不知道薛博福等人的表情,能看到一黑一白兩個的老頭的表情,他們距離我一段距離,雖然謹慎的盯著這具黑尸,但他們卻沒怎麼表態,似乎想靜觀其變。

    我知道他們的意思,這是壓根就不想幫我。

    我咽了口唾沫,腳下還踩著馮青這個混蛋,本想向後退一下,誰知馮青竟然抱住了我的腿!

    這個王八蛋臨死也要拉個墊背的,我頭上冒出了一層冷汗,黑尸依舊站在這里沒動,我腳要麻了,這樣僵直這也不是辦法,交流更是行不通的。

    想到交流,腦袋里一道靈光閃過,浮現出婆婆跟我說過的話︰尸者,懂語也。

    醞釀了很久,我終于脫口而出︰“謝謝!”沒話說,說聲謝謝很合適,如若不是它,狐狸姐姐早就被馮青帶走了。

    幾秒後,這個黑尸還是沒動靜,在場的所有也讀很沉住氣,竟然也不開口。

    “呼。”

    一道陰風閃過,黑尸竟然抬起烏黑、干癟的手卡著我的脖子,把我頭貼在了它斷裂的脖子上,腥臭和陰冷讓我的心都快要爆炸了。

    “山村,死尸!”

    突然,聲音從這具黑尸的體內傳了出來,更像是從深埋的地下!

    又是這四個字!

    它不殺我,卻對我說這四個字!

    這四個字,一定隱藏著什麼!

    沒等我震驚完,這具黑尸突然放開我,迅速轉身,朝黑衣老人撲了過去,行動如閃電。

    黑衣老人猛然一驚,想不到這具黑尸突然向自己撲來,來不及多想就朝後掠去。“白衣老人反應過來,動身上去幫忙,誰知一道白影就像是從天而降將他擊飛了出去!

    “噗。”

    白衣老人這次像是受了重創,直接一口鮮血吐了出來,緊跟著從他身後浮現出一雙黃紙鞋!

    整個事件兒來的太過于突然了,腦袋根本就轉不過了,我不是傻子,根本就不用多想,那就是跑!

    我踢了一腳地上的馮青,見他哼了一聲,確定活著,索性就不管他,轉身朝薛博福跑過去“快跑,還愣著干嘛!”

    經過我的提醒,薛博福和另外一個玄門中人反應了過來,兩人先是驚呆的看著正在酣戰的一黑一白老人。

    我伸手抓著滿身血的薛博福就朝後跑“不想死的早就趕緊走,這些東西不是你們所能對付的!”

    另外一名玄門中人听到我的話,也打消了要去幫忙的想法,瘸著腿也跟著我們跑起來,管都沒管地上的李佳一。

    生死關頭,人不為己天誅地滅!

    他們不管,我更不會管,就讓這四個人自生自滅!

    自作孽不可活!

    我和薛博福還有那個玄門中人一口氣跑出了很遠,路過殯儀館的時候,我忍不住回頭看了一眼,這一看差點一頭栽在了地上,我竟然看到白小鵬站在殯儀館門口朝我揮動著已經潰爛的手臂,他的另一只手上竟然抓著楚菡扔下的那件淺藍色工作服!

    看到我回頭,白小鵬竟然沖咧嘴笑了起來,那種笑充滿著陰森和恐怖,估計誰也接受不了大晚上的一個死去很久的人站在你對面對你笑!

    我倒吸一口冷氣,再次加快了速度,半路攔到了一輛出租車,坐上車,我回頭朝後看了一眼,這一看讓我恐懼再次加深,空曠的馬路上出現了一個熟悉的身影,那個臃腫的身材,讓我記一輩子——王大娘!

    不可能!

    我揉揉眼楮再次看,她還是定那里,並且她的肚子似乎又大了。

    幻覺,絕對是幻覺!

    我渾身驚起了冷汗不說,還起了一層雞皮疙瘩,太詭異了,王大娘被狐狸姐姐吸食了尸靈,不可能活下來,這一切讓我再次陷入崩潰的邊緣。

    真後悔今天晚上來這個殯儀館!

    j酷b匠網h首n發!3

    隨著車子往前跑,我的心不是那麼沉重了,盡管這樣子,還是不敢回頭看。

    我的思緒全亂了,以至于司機問話,我竟然一句也沒听到,司機為人很好,直接把我們三人帶到了就近的一家醫院,幫我叫了醫生,我想付錢,可是背包里全是冥幣!

    最後司機笑著揮揮手坐上了車,作為答謝,我扔進了車子里一張婆婆畫的神符,並囑咐司機︰回去慢點,以後別再跑殯儀館那條線了。

    司機疑惑的看著我不解的笑笑,開車離開。

    我不知道他听不听我話,但還是希望他听吧。

    薛博福和另外一個玄門中人,被醫護人員送進了急救室,我並沒什麼大礙,受了一點輕傷,坐在醫院走廊里的座位上休息。

    我剛坐下,體內的那條小蛇又開始游動了起來,這次是全身游動,不是危險的信號。

    我相當的疲憊,但也不想休息,趕緊打開乾坤袋,抱出了狐狸姐姐。它現在異常的虛弱,不過還是微微的睜開眼楮,對我眨巴了下,我當時差點流下眼淚。

    盡管相處的時間不長,但,我已經把它當成了最親近的‘人’之一。

    我撫摸著它的毛發,我能感覺出來,很生硬。

    狐狸姐姐對我伸爪子指了指我肩膀上的背包,我猛然意識到了什麼,趕忙從背包里拿出了黑蓮花,不等我坐下,狐狸姐姐就消失在了里面。

    我想它應該好好休息一下,不再打擾把黑蓮花收了起來。

    我去洗手間好好清洗了一下身上,剛出門就踫到了一個人,愕然愣住,是那個送我們回來的司機!

    他看到我張嘴笑了笑,我也笑笑,忽然發現他印堂發黑,這是不祥之兆!

    “老哥,你來做什麼?”

    我詢問道。

    “沒啥,大兄弟莫激動,俺不是往你要車錢哩。”司機憨厚撓著頭︰“我四個受傷的病人回來。”他忽然壓低了聲音“不瞞兄弟,你說真是奇怪,我在殯儀館附近拉了三趟受傷的人了,第一次是一男一女,二次是你們,三次是四個受傷很重的男人。。”

    我呼吸又變得急促起來,看著眼前這個憨厚的男人,沒想到是他救我我們出現殯儀館的所有人,但他印堂發黑、雙眼凹了進去,近期絕對有禍患!

    隨後我鄭重對他說道︰“老哥,你現在什麼也不要做,趕緊回家。”

    “為啥?”

    司機不解的看著我。

    “你這兩天必有橫禍!”我直言相告。

    微信搜“”,關注後發作品名稱,免費閱讀正版全文!更新最快!還能領20台挖掘機!

    川野 說︰  感謝所有支持本書的朋友,謝謝!

    <img src="/imags/pub/daq9?nq6qgz" idth="100%" hight="95">

    直播:小時候,爺爺把我當僵尸養著玩...

    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