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養尸為禍 > 第五十五章局中局為所有打賞的朋友加更

第五十五章局中局為所有打賞的朋友加更

    在我把楚菡抱上病床之後,一群醫護人員破門而入,費了很多口舌才向他們解釋清楚。

    接下來整個醫院似乎也陷入了平靜,我在楚菡病床前坐下來回想著剛才的一幕幕。

    我整個腦袋發沉的已經到了快要爆炸的地步,總感覺從今晚開始一切都變得異常的凌亂。

    在我百思不得其解的時候,樓下重癥監護室內,兩張挨著病床上兩個人慢慢坐起身子,對視一眼之後,輕手輕腳的走向了窗戶那里。

    樓外的路燈、微弱的燈光灑在他們臉上,赫然是今晚在殯儀館那里出現的一黑一白兩位老頭。

    此時,完全看不出他們一點受傷的痕跡,一陣風過,窗口處的高大樹木一閃,兩人就消失在黑夜里。

    不多時,兩人到達縣城外的一處荒地,沒過多久兩束燈光由遠及近,並且伴隨著發動機的聲響。

    一輛出租車正賣力的駛過來,到達荒地邊緣停了下來,一個黑瘦,佝僂的老頭沒有一絲表情和言語的走下來,行動僵硬就像是機器一般朝遠處走去,而司機也沒攔著他,相反憨厚的臉上再次出現了笑容,他看了眼副駕駛座位上的一沓百元大鈔哼著小曲轉彎離去。

    黑白老人,看著遠處獨自走來的佝僂老頭,心里有些明顯的不悅。

    “失敗了!”

    白衣老人哼了一聲︰“沒想到還有人能打敗我們費勁兒數十年煉制的干尸。”

    “怕是那個楚家後人吧?”

    黑衣老人嘆口氣,又顧自的說道︰“應該不會,楚家丫頭沒有這麼大的本事。”

    白衣老人听到黑衣老人說起楚家,面色變得有些不自然“我們這是要和楚家杠上了。”

    “拿人錢財替人消災,不管如何,不能讓楚家那丫頭活著離開這里!”

    黑衣老人飛身一躍,順手拿出一個銅制的搖鈴,嘴里不停的念叨著什麼,白衣老人則是拿出了一沓冥錢開始撒,並且劃破中指畫出了一張神符,祭了起來。

    佝僂的老頭听到這種聲音,快速朝黑白兩位老人跑來,嘴里不時的發出嗚嗚聲。

    白衣老人伸手把帶血的神符貼在了佝僂老頭的額頭“去吧,用鮮血清澈你的靈識!”

    佝僂老頭朝遠處明燈的住宅區跑去,慢慢的消失在夜色里。

    “你還讓他吸食鮮血?這可是干尸,現在我們駕駑它已經有些吃力了,難道就不怕它不受我們控制?”黑衣老人看著遠去的佝僂老頭面露難色,有些擔心。

    “你我都明白,它雖吸收很多尸體靈氣,我們用特效把他煉制成干尸,但不用鮮血洗禮,它的實力永遠強大不了,我們可不是真正的趕尸人,只能用這種方法了。”白衣老人雙手背負身後“放心,不會讓它成長到反噬主人的一天。”

    “今天那個能操控的尸體的年輕人,會不會就是趕尸人?”黑衣老人索性轉移了話題“不知道干尸受傷會不會是他的緣故。”

    “應該不會,如果他有這般實力,馮青怕是早就死了。”

    白衣老人搖搖頭,忽然想到了什麼,轉過頭來“我在擔心有人在對付我們!”

    黑衣老人點點頭,其實他們兩人都猜測到了,都不敢往深處去想。

    不過現在既然說了出來,他們也不得不設防。

    “殯儀館里出現的那些厲鬼魂魄,和那具無頭黑尸實力都不弱,怕是來頭不小。”白衣老人最先打破沉默“或許是它們聯手打敗了我們的干尸,再或者就是有高人出手。”

    “從我們進入殯儀館區域,我就感覺出那里被人布置了氣場,形成對流。”黑衣老人比較贊同白衣老人的話“這說明一定有高手在這里作法。”

    “我總感覺那具無頭黑尸很熟悉!”

    白衣老人說道,但他又想不到到底在哪里見過,或許是因為這些年殺人太多記不起來。

    “顯然這是被人煉化的高級尸,並且是針對我們,得加倍小心了,處理好楚家那丫頭,我們就盡快離開這里。”黑衣老人款款說道。

    “還有那個年輕的趕尸人,殺了他,留著他就是一個禍患。”白衣老人狠下心,他知道如不盡快,一旦被楚天發現端倪,他們一定會被追殺的無處可藏。

    現在他們顧忌的不單單是楚天,還有那具無頭黑尸和它背後的高人。

    殯儀館現在也很不平靜,這里的氣場已經被全部破壞,縣里領導請求高層支援,省城下達了命令,從古河村那里抽調了幾名玄門和靈學專家前來助陣。

    不但把這里的氣場破壞,並且尋回了白小鵬大面積腐爛的尸體,在火化爐里即刻火化。

    在兩位黑白老人返回醫院之後,那片荒地里出現了一句無頭的黑尸,一雙黃紙鞋在他前面帶著路,走到剛才他們站立的地方,無頭黑尸爆發出了淒厲而又悲痛的嚎叫。

    顯得異常的悲傷和無盡的恨意。

    而在荒地的邊緣地帶,一位拄著拐杖的太婆出現在那里,眼神空洞而深邃,嘴里喃喃著︰仇人出現,輪回開始。

    醫院里。

    酷匠。網u首u發

    整個後半夜都很平靜,我趴在楚菡的床邊一直睡到天大亮,等我醒來,楚菡已經醒了,看起來好了很多,在輸完最後一瓶營養液,楚菡硬是要下床,沒辦法,我只好在後面陪著。

    這丫頭竟然下了樓,看樣子是想離開醫院,到了一樓,我們準備去看薛博福,卻發現他們一大幫子都聚集在了醫院大廳里,石蘊鐸看到我們過來打了個招呼,薛博福樣子還不是很好,但讓我驚奇的是,那兩位黑白老人面色很好,一點也看不出受傷的樣子。

    就連受傷嚴重的馮青和李佳一師徒兩人看起雖然有些憔悴,但狀態還是很好,看到我和楚菡過來,面無表情的瞥了一眼,眼楮里寫滿了仇恨。

    看著醫院大廳里出現的幾位道貌岸然穿著道袍的人,我釋然了,敢情是他們幫助了馮青他們幾人。

    命倒是挺硬。

    縣里領導派車把我們接了回去,回到公安局招待所,好好休息了一番,不想醒來已經是到了晌午。

    簡單洗刷一下下了樓,在公安局大院里,我看到了三個受傷很重的玄門中人朝我跑過來,還沒到地方就大呼︰“快,快,告訴領導,古、古河村出大事兒了!”

    我看他們面色鐵青,脖子上帶著像是什麼東西撕咬的印痕,趕忙扶著最前面那個人“發生了什麼事兒?”我話剛說完,這個人嘴里就流出一些黑黃水,並且散發著一股黑氣,帶著血腥的惡臭。

    我趕緊撒手,這是尸毒!

    微信搜“”,關注後發作品名稱,免費閱讀正版全文!更新最快!還能領20台挖掘機!

    川野 說︰  感謝親們的支持!

    <img src="/imags/pub/df0a?nqdn38" idth="100%" hight="95">

    天橋底下有個大長腿美女賣內衣,我...

    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