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養尸為禍 > 第五十六章破咒

第五十六章破咒

    這時,公安局大院立即圍滿了人,把這三個人扶起來,楚菡正要上去,我一把就拉住了她“尸毒!”

    楚菡愣了愣,站在我旁邊。

    “都散開!”

    幾名玄門、靈學專家趕過來大喝一聲,並且抓著手里的糯米就朝這三個人的脖子上蓋了過去。

    一陣白煙和幾聲嚎叫過後,三個人躺在地上痛苦的掙扎著,不過臉色慢慢的起了一些血色。

    一分鐘後,這三個人情況明顯的好轉,其中一人開口“古河村大亂,尸毒橫生,十多位玄門高手被困在里面,請前輩們前去支援。”

    “尸毒?”

    一位資深的玄門高人嚴肅的捋著胡子說道︰“怕不單單是這個吧?你脖子上的咬痕怎麼回事兒?”

    “這這。”

    三個人無言以對。

    那位資深的老道袖子一甩對身後的幾名玄門高人說道︰“走吧,去會會那些僵尸或者行尸。”

    此話一出,整個院子里異常的靜,幾位資格硬的老前輩踏步離去,縣里領導早就分派了車子開過來,而後昨晚上那兩位一黑一白老人也緊追過來,幾番言語之後也上了車子。

    在他們走了之後,薛博福嘆息道︰“怕不是這麼簡單吧,連楚天幾位老前輩都無從奈何,他們。。。”隨後這是搖搖頭,看著我。

    他的眼神弄的我有些發懵,楚菡在一旁問道︰“老師,此話怎麼講?”

    “小菡,你這兩天就回鳳凰縣,這里怕是凶多吉少。”薛博福直接坦言“我夜觀星象“總覺得有禍事要來,你還是回去的好。”

    楚菡則是倔強的搖著頭︰我才不回去。

    薛博福欲言又止毫無辦法。

    “那兩位黑白老人是誰?”

    我開口詢問道。

    “他們是玄門鬼道中人!”

    薛博福扭頭看著我“最好不要和他們有什麼交集。”

    我點頭,沒相到他們是鬼道中人。

    忽然想起爺爺的話,數百年前趕尸一脈和鬼道水火不容。

    隨著那幾個資深的玄門長輩離開,公安局大院也陷入了平靜,各自散去。

    和楚菡道別後,我回到了招待所自己的房間,古河村又漸漸浮出了水面,我總有種不祥的預感。

    總感覺我至始至終都沒逃離古河村這個圈子。

    就在我躺在床上的時候,猛然瞥見桌子上有一張嶄新的a4紙,上面寫著幾個血紅色的大字︰午夜,壽衣!

    我把這張a4紙拿了起來,看著上面的字跡不再是那麼的緊張,該來的總會來。

    下午,縣里領導組織我們參加了那些死在古河村的民警的追悼會,白小鵬的骨灰他們的骨灰也被安放在了烈士園林。

    一個下午就這麼安靜而又平凡的度過,這種平靜給人一種超強的壓抑感。

    夏季的天氣黑天比較晚,吃過飯已經過了晚上九點鐘,我獨自一人收拾了一下就朝那家醫院趕過去,去的有些早,但我在招待所里一刻也呆不下去。

    剛下樓就和楚菡踫了個正著,她一臉平靜的看著我“你干嘛?”

    我笑笑“沒什麼,出去轉轉。”

    楚菡雙手插進她休閑裝的口袋里“一起吧,我也轉轉。”

    我一時也不知道怎麼回答,拒絕吧這樣也不太好,只好陪著她轉悠起來。

    一個多小時後,我最終還是忍不住了“你先回去,我還有點事兒。”

    “一起吧。”

    楚菡昂著頭看著我。

    突然,我看到楚菡額頭發青,眼楮發黑,我大吃一驚,伸手就朝她的肩膀探過去。

    “你干嘛?”

    楚菡驚叫了一聲,抬手把我的胳膊打掉“你小子又想怎樣?”

    我這時候沒空解釋,看著她雪白的肩膀上一塊發青的皮膚說道︰“你被人下了催死符!”

    我之所以一口斷定這是茅山催死符,因為我在古河村親眼目睹過,並且婆婆給的那本《奇門》里有詳細記載︰禍者,命不過三日!

    “瞎說什麼!”

    楚菡似乎有些生氣了。

    “不信你去廁所里看看,你身上不止一塊地方出現這樣的青色印記。”我指著她肩膀說道。

    楚菡將信將疑,不過還是找到了一處公廁進去。

    出來後,楚菡臉色有些不好,走到我身邊輕聲說道︰“確實別人下咒了,不過這個我解不開。”

    “道行不夠!”

    我忽然想起了一個人,拉著楚菡“走,跟我一起,別回去了。”

    隨後,我們兩人一起來到了醫院對面的壽衣店。

    )酷匠g網永久免&費q看◇小j說

    楚菡有些疑惑“你來這里干什麼?”

    我伸手拉著楚菡走了進去,看店的還是那位30歲左右的婦女,我朝她笑了笑“大姐,太婆呢?”

    “在家里等你呢。”

    她用手給我指著“這道街走到頭,往右拐一個胡同,一直走到頭,繼續往右拐,就是我家,千萬不要左拐!”

    隨後,我帶著楚菡走進了那條潮濕而又散發著惡臭的胡同,楚菡一直捂著鼻子,確實這種氣溫讓人很難受,不到10分鐘,我們就找到了,這是一座老式兒的院子,木頭大門上貼著兩尊神像,旁邊畫著看不懂的靈符文。

    敲了敲門,沒人應。

    最後,我推門而進,一股涼風夾帶著特別氣味兒迎面撲來,我楚菡忍不住打了個寒噤。

    “婆婆,在家嘛?”

    我站在門口看著里面昏黑一片的院子。

    “進來吧!”

    里面想起了那熟悉蒼老的聲音,接著堂屋的涼了起來。

    我伸手拉著楚菡走了進去,發覺她手涼涼的。

    太婆已經拄著拐杖走了出來,看到我們咳嗽了聲“茅山催死符。”

    “能解嗎,婆婆。”

    我押著聲問道。

    “進來吧。”太婆轉身讓我們進了屋,屋內煙氣繚繞,她早已做好了神壇,像是早就知道我們要來,她讓楚菡躺在一張竹子床上,而後畫了一張神符,開始前後扭動起來,步子越來越快,嘴里開始念叨︰神兵急急如律令,驅邪抓鬼斬妖精,三叉路口收魂來,畫符師祖到凡間。

    緊跟著楚菡出現了渾身抽搐的現象,並且頭冒虛汗。

    我有些擔心,但又不敢打擾太婆作法。

    “破!”

    隨著太婆一聲大喝,神符也貼在了楚菡的額頭上“出來!”

    楚菡身上冒出了一股白氣,緊跟著有一個虛幻的黑影在掙扎著,似乎不想從楚菡的體內出來,太婆又朝楚菡身上撒了一杯符文水,扭過頭看著我︰“趕快祭起你的黑蓮花,別讓這東西跑了!”

    我一怔之後,急忙拿出了黑蓮花,只見黑蓮花整個開始綻放,形成一道黑白相間的光芒。

    微信搜“”,關注後發作品名稱,免費閱讀正版全文!更新最快!還能領20台挖掘機!

    <img src="/imags/pub/df0a?nqdn38" idth="100%" hight="95">

    天橋底下有個大長腿美女賣內衣,我...

    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