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養尸為禍 > 第六十五章算計

第六十五章算計

    我趕忙拿出一張神符,貼在了太婆的額頭上,並且拽著她移動了一段距離。

    此時狐狸姐姐已經和那個白影怨靈打著朝遠方跑去,沒一會兒,狐狸姐姐自己跑了回來,樣子有些氣憤“這鬼東西竟然騙我進入古河村,我才不會上當。”

    我拉起太婆的尸體扛在肩膀上,狐狸姐姐錯愕的問道“你這是干嘛?”

    “我不能看著太婆暴尸荒野。”

    我回了句“趕緊走吧,總感覺這里有詭異。”太婆對我有恩,再說她和爺爺的關系,我必須要給他找一個好的‘歸宿’。

    狐狸姐姐嗯了聲窩在我肩膀上,跟著我離開。

    在我們離開不久,斷頭河方向迅速移動過來三條影子,兩白一黑,另外一個白影竟然是半截身子,到了剛才狐狸姐姐和怨靈大戰的地方,彎腰查看了一番,而後撿起地上的灰白色外套,朝我們離開的方向看去,眼楮里映射出邪惡和陰毒。

    “破壞我們怨靈的宿體,不過有這外套,就算是天涯海角,也要殺死他!”

    有些熟悉的聲音傳過來,隨後三條影子隱入黑暗之中。

    “我總感覺有人從古河村跑出來。”

    狐狸姐姐搖著尾巴說道︰“但願那怨靈進入古河村就被雷電劈死,不然它活著我們的日子就不好過了。”

    “是你,不是我們!”

    我半開玩笑的說了句。

    狐狸姐姐竟然在我頭頂撕咬,亂抓我的頭發“你個王八蛋,到底有沒有良心!”經過這麼多天,這麼多事兒,顯然它已經把我當成了最好的伙伴。

    鬧了一會兒,我們走上了大路,夜風微涼,凌亂了我額前的碎發,夜路很長,抬眼望不到邊際。

    我不知道狐狸姐姐在想些什麼,她忽然變得很安靜。

    我是一個傷感而又倔強的人,一個人走一段路,總會想起曾經的某些人,某些兒,歡樂的,悲傷的。

    而現在,在我腦海里的卻是悲傷,我就是一個被世界遺忘的流浪人,不免想起曾經和睦的古河村,淳樸憨厚的鄉親,等再次抬頭,我已然是淚流滿面。

    “龍空。”

    狐狸姐姐忽然開口了,但卻是一種傷感的嗓音“知道嗎,遇到你我又活了一次,曾經我也有一個像你這般年紀的主人,最終因為我,他被人抓去練成了尸妖,我是一個災星。”

    “怎麼會?”

    我抬頭笑笑,卻發現狐狸姐姐流下了眼淚,氣氛有些尷尬。

    一人一狐就這麼有一句,沒一句的走在小山路上。

    回到鎮子里,我趁著天沒亮,租用了一輛農用車,把太婆放在上面朝縣里趕去。

    或許是太累了,盡管車子顛簸,但我還是睡著了。

    恍惚間,車子猛然停下了,我迷糊的醒來,就听到有人在大聲吆喝︰“大早上就開農用車進城,你這不是擾亂治安嘛。”

    “下車,接受檢查!”

    “什麼也沒拉,這是別人租用我的車子,送病人。”

    農用車主人見到這陣勢嚇得渾身顫抖,更是直接把我給斗了出來。

    我一看暴露了,也從車廂里伸出頭,看到幾個民警正在檢查,我猜想或許是古河村的事兒影響的。

    “吆,這小子啊!”

    一個民警淺笑著說道︰“你、你不是丟了麼?”

    我一看是逃出來的那幾個便衣民警,心里稍微舒坦了下,還沒等我緩口氣,一個高亮的聲音響起︰“呵,這不是那個殺人犯嗎?”

    這特麼又是我不想見到的李佳一。

    高警官這會兒也和馮青說笑著過來了,看到我沒有表情的掃了一眼。

    “高警官,這殺人犯可是不能放進城里的!”

    李佳一還嫌火燒的不夠旺,繼續添柴加油。

    “滾尼瑪的!“我忍不住爆了粗口。

    “敢罵本少爺,我弄不死你!”

    李佳一憤怒的過來就像踹我,卻被高警官攔著了,還沒說話,車子那里的民警就驚叫了起來“高警官,這里有個老太婆,看樣子怕是不行了。”

    呼啦。

    一群人圍了過去。

    tp最[email protected]新f章x節.l上kr$

    “死人!”

    馮青見多識廣,一眼就看出太婆這是死了。

    李佳一圍過來一看,氣焰更加的囂張“這家伙就得銬起來,大早上了拉個死人進城。”

    高警官他們幾人愣是沒一個人看出來這就是斷頭河發現的那兩具尸體之一,馮青更是無心看一個死人,他一直都在盯著我的背包。

    這王八蛋還沒死心。

    最後,我被他們硬拉著上了警車,而婆婆的尸體則是送進了臨近醫院的太平間。

    在局子里我被他們當作犯人審訊了好幾個小時,臨近中午的時候,薛博福和石蘊鐸他們倆趕了過來,好一陣解說民警才算是把我給放了,剛出門就踫到了楚菡和那個壽衣店的大姐。

    楚菡看到我眼圈紅紅的,大姐則是走過來詢問道︰‘我娘呢?““被他們弄進醫院太平間了。”

    我沒敢告訴她太婆已經死了,怕她傷心,誰知她的一席話差點沒把我嚇死。

    “我娘說,她死後尸體絕對不能放在陰冷的地方空放,必須要頭低腳高用麻繩捆綁深埋在地下。”大姐皺著眉頭說道︰“希望現在不算是太晚,我們走!”

    薛博福跟分局的人交代了下,讓楚菡留下,幫我寫份說明,這樣才被放出來。

    我剛休息了一會兒,楚菡就回來了,帶著我走了出去。這分局不像是總局,專車沒幾輛,等我和楚菡下來,薛博福他們已經走,沒辦法只能打車去醫院。

    到了醫院,後邊車門就開了,我尷尬的摸了摸口袋,不得不又喊住她“楚菡!”

    “干嘛呢?”

    楚菡的聲音從後面響了起來,我趕忙扭頭,看著後面確實是楚菡,心里抽動一下“你剛才沒下車?”

    “嗯?”

    楚菡面無表情的看著我“沒,車子剛停。”

    “大兄弟,你這是想人家,又不好意思說吧?”司機皮笑肉不笑的開著玩笑。

    我晃了下腦袋,不,絕對不是幻覺!

    剛才我分明听到車門開了,下去了一個人,難道不是楚菡?

    那麼會是誰?

    下車吧,楚菡付了錢對我說道。

    我點了下頭,剛下車,手臂上的小蛇就開始劇烈游動,我一摸肩膀,背包忘在了車里。

    心里暗叫不好,慌忙拉著楚菡“上車!”

    楚菡被我弄得渾身泛著涼氣,可是等我轉過身拉車門的時候,我渾身也是一陣涼氣。

    剛才還好好的車子,竟然變成了一輛紙糊的車子!

    死人的專車。

    這特麼是什麼醫院啊,分明就是一座荒野大墳地!

    晌午出著太陽,我也感覺到了絲絲陰冷,被人算計了!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