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養尸為禍 > 第七十章毛尸

第七十章毛尸

    正在逗趣的狐狸姐姐看到那具古尸移動過來,立馬站住了身形,謹慎的看著這具古尸。

    這具古尸過來之後,緊盯著我,隨後是我的背包,我能感覺出他身上散發出來的陰冷潮濕的味道。

    它朝我用力的用鼻子嗅了嗅,而後搖頭又點頭,弄得我一頭的霧水,搞不懂這古尸是要做什麼,接下來差點沒把我嚇尿,它竟然陰笑著伸手勾住了我的肩膀。

    我嚇得沒敢動彈,這可是古尸啊,被這玩意兒咬半口,我就得喪命。

    狐狸姐姐晃了幾下腦袋也搞不懂是怎麼回事兒,見這家伙對我沒有惡意,竟然丟下我不管跑去和那個穿肚兜的小鬼玩捉迷藏去了。

    這讓我很無語!

    現在我身處水深火熱之中,這具古尸咧開嘴,那股腐酸味能把人燻死。

    而此時,馮青他們幾人已經被弄的疲憊不堪,豢養的小鬼也被那些厲鬼行尸包圍其中分吃干淨。

    這具古尸摟著我,啥話也不說,就這麼的讓我看著馮青他們幾人為了生存而東躲西藏。

    在醫院里。

    薛博福、石蘊鐸跟著那個大姐匆忙的來到醫院,他們只是縣里請來的法醫和玄門高人,還沒有資格私自進入醫院里的太平間,進入里面得需要醫院高層開具證明,盡管薛博福出示了自己的法醫資格證書,但也不管用,值班的年輕護士根本不吃這一套。

    就連跟過來的分局民警出面也不管事兒,必須的要分局出示的證明或者高層領導簽字,這可難為住了他們。

    就在他們焦急的時候,一個熟悉的身影出現在薛博福的視線里“嘿,小吳!”

    吳超此時正在和一個瘦高個子,穿著一身警服的人說著話听到有人喊他,扭過頭一瞧,趕緊跨步子過來“薛老師,您、您怎麼在這里?”他朝後面瞅了一眼“楚菡和龍兄弟呢?”

    薛博福沒回答他的這句話,而是直接開口“你怎麼在這里?對了,能不能幫個忙?”

    這時,那個高個子穿著警服的年輕人走了過來,看樣子很有氣質,他過來後對吳超說道︰“吳哥,咱們就先這麼說,我去下局里好,一會兒還有個會議要參加。”

    吳超點了下頭,而後指著薛博福對那個人笑著說道︰“李隊,這人就是我給你提起的薛老師,古河村救我的就是他!”

    經過這麼一說,這個年輕的警察慌忙伸出了手“原來是薛老師啊,我這些天可是沒少听到您的名字。”又親切的同石蘊鐸還有大姐握了手,然後做了下自我介紹“我是縣公安局刑偵隊的李諭。”

    “你好!”

    薛博福著急辦事兒,握了手就要同吳超說話,誰知這吳超卻先開了口“薛老師,你是不是有什麼事兒?盡管說,李諭是我遠房表弟,今天我也是來找他辦事兒的,還有,知道那個寇鵬不?現在這小子可是頂替了他在刑偵隊正在處理古河村的後續工作。”

    寇鵬,那不是之前刑偵隊的隊長麼?

    薛博福一下子就想了起來,這李諭能頂替他,說明官位也不小,象征性的問了問寇鵬還有那些個被老鼠撕咬的警員的情況。

    吳超看薛博福他們幾人著急的樣子,也簡單明了的說了下情況“寇隊長他們已經被轉移到省城醫院,估計得好幾個月才能康復出院,對了,您什麼事兒?”

    薛博福整理了下語言簡要的說下情況,听了之後,李諭和吳超都是明白人,對視一眼就抬腳帶他們上樓,直接找醫院高層。

    在電梯里,看事情有了進展,薛博福向李諭和吳超引薦了石蘊鐸和大姐,又詢問了下古河村的進展情況。

    吳超看電梯里就他們幾人,小聲說道︰“已經封死了所有道路和消息,說是要建立游覽區,暫時不開放,就連附近幾個村子的人也全部都撤離。”

    薛博福知道這是要建造無人區的意思,跟著問道︰“什麼時候的事兒?”

    “其實昨晚上就下達了命令,今早上上頭批文才下來,現在估計已經全部封死!”

    說著話,幾人來到了9樓辦公室,李諭讓他們稍等一會兒,自己朝院長室走去。

    “李諭家祖上是跟人看風水的,所以對我給他說的事兒全信,不然也不會這麼幫忙了。”看著李諭離開的背影吳超開口說道。

    沒一會兒,李諭拿著一張證明出來了,事不宜遲,幾人趕忙趕往太平間。

    路上,大姐異常的焦慮,嘴里不听的說,怕是晚了,晚了!

    弄得薛博福幾人,心里也是一陣不舒坦,交了院長開具的證明,他們順利的進入了太平間。

    一股子陰冷、夾帶著藥水味傳進他們鼻腔里。

    在太平間醫院護工的幫助下,他們找到了太婆的尸體,整個太平間現在也就五六具尸體,放在單人床上,蒙著白布。

    首gˇ發…

    醫院護工一直在埋怨薛博福他們幾個人,說是剛畫好的妝又要被他們幾人破壞掉,薛博福沒理他掀開白布,忽然發現太婆的臉很紅潤,不像是死人的臉。

    石蘊鐸他們幾人圍過來一看,都傻了眼,他們都明白了是怎麼回事兒。

    薛博福對吳超使了眼色,吳超會意,把醫院護工連拉帶拽的弄了出去。

    等吳超他們出去之後,石蘊鐸立馬關上了門,並且把臨近門口的那具尸體身上的白布全部扯開,當即臉色一遍“不好,這具脖子上有很深的牙印!”

    李諭和大姐把剩下幾具尸體也都扯開,誰知脖子上全部有很深的牙印。

    就在他們迷糊的時候,太婆的尸體突然動了一下,而後迅速的彈跳起來,朝薛博福的後腦勺抓過去,薛博福感覺到後面陰風四起,朝旁邊一躲,伸手就探出了一張驅鬼符。

    石蘊鐸拿出了他的驅鬼桃木符文劍,對著太婆一陣抽打。

    李諭和大姐則是有些驚恐的躲在一邊,不過吃驚過後,也都上來幫忙,畢竟都是受過這種玄門異術的燻陶,身上也時常攜帶靈符,驅鬼符之類的東西。

    此時的太婆嘴邊長出了長長的獠牙,猙獰著臉不斷吼叫,她的眼楮趨向于血紅色,之前我貼在她頭上的神符不見了,估計是被醫院護工揭了去。

    太婆行動還有些僵硬,看似剛剛成形的毛尸。

    盡管這樣薛博福幾人也不敢大意,驅鬼符和符文水對實質性的尸體不管用,最後不得不近身靠前,四人合力用白布單將太婆的尸體捆綁起來,薛博福想要把不斷掙扎的太婆暴露到太陽下,大姐卻強勢阻攔,億萬個不願意。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