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養尸為禍 > 第七十七章牽掛感謝海南報業三生的挖掘機

第七十七章牽掛感謝海南報業三生的挖掘機

    石蘊鐸皺著眉“茅山鬼道那些人若是知道你是從古河村活著出來的人,怕是會把事情鬧大。”

    “為什麼?”我詢問道。

    “他們巴不得你帶他們去古河村!”

    薛博福重重的嘆著氣。

    傍晚,我們三人回到了分局,進了門,老遠我就看到了楚菡一個人頹廢的抱著頭坐在大廳里。

    “呵,這丫頭,在這里怎麼不打電話?“薛博福看到楚菡心里特別的激動,比誰都跑得快“楚菡!”

    “薛老師,你們可回來了,我正要給你們打電話來著。”

    一位值班的女民警從窗口處探出頭。

    楚菡听到薛博福喊他,慢慢的抬起頭,一臉的憔悴,臉色蒼白,讓人幾乎就認不出來這就是那個性格剛烈,活潑可愛的女孩兒“老師,龍空呢?有人可能要害他!”她沒有看到從大廳外進來的我,見到蹲在他面前薛博福,就沙啞著嗓子問道︰“龍空呢?”

    “龍小弟在這里,楚小姐。”

    石蘊鐸很客氣的說道,伸手把我拉了過來。

    這一刻,我心里千淘百浪,听到楚菡的話,眼楮竟然酸酸的,除了爺爺、婆婆和巧玲外,我想再也沒人牽掛我過吧。

    我們不過是萍水相逢,我慢慢的走過去“楚菡,我在這里。”

    楚菡抬起頭,那張蒼白,憔悴的臉滿是淚痕,她抽了下鼻子,不想自己發出哭聲。

    我眼里也起了一層霧氣,看著楚菡是灰蒙蒙的一片,她身上衣服殘破不堪,滿是泥土,我慢慢蹲下身,拉著她的手“楚菡,你沒事兒吧?”

    “我。”

    楚菡說了一個字,就大哭了起來,我開始有點不知所措,最終還是顫抖著手把她摟進了懷里“對不起,謝謝你這麼牽掛我!”我眼里霧氣越來越重,似乎要變成淚珠滾落下來。

    我以為失去了爺爺和婆婆,我便是行尸走肉般不被人記起的流浪人,但現在,有這麼一個人在牽掛著我,那些眼淚或許就是在詮釋著一切。

    楚菡在我懷里哭暈了過去,她悲痛的樣子,讓我很揪心,她一定經歷了磨難。

    女人都是縴弱,不管她之前在你面前多麼的剛烈,多麼的女漢子;終究,她還是需要一個溫暖的懷抱,或者港灣。

    那麼,被她牽掛的人,便是一個幸運兒。

    在去醫院的車里,摟著楚菡我思緒萬千。

    sj#唯zb一正n》版%,zg其qn他都是-%盜~$版x

    薛博福和石蘊鐸都沒說什麼,或許他們也經歷過兒女情長,到達醫院,一直都是他們在忙前忙後,等楚菡掛上號推進病房,已經是晚上8點多鐘。

    薛博福下樓買了一些東西,放在病房里,拍了拍我的肩膀,拿著手機出了門,他應該是在給楚菡家里人打電話。

    病房里只有楚菡我們兩個人,狐狸姐姐和小鬼兒都耐不住寂寞從背包里跑了出來,正準備鬧騰,看到一臉疲倦的我和病床上楚菡,它們都乖乖的站在了病床邊上。

    “好可愛。”

    楚菡不知道什麼時候醒了過來“好可愛的小鬼兒。”

    小鬼兒听到有人夸他,高興的嘰嘰喳喳的說了幾聲,楚菡顯然也是不懂鬼話,昂起頭看著我,似乎想要我告訴她小鬼兒表達的是什麼。

    我見楚菡醒來,笑了笑︰“我也不知道呢。”站起身走過去“你沒事兒吧?”

    狐狸姐姐這時可能是憋壞了,一個跳躍就跳到了病床上“他是說,姐姐好漂亮,他很喜歡你。”隨後它又說道︰“那我可愛不?”

    “可愛。”

    楚菡知道這是一直跟著我的狐狸姐姐,伸手摸了摸它“你們都很可愛。”

    看起來楚菡也很喜歡具有善根的鬼魂,我趕忙過去抓著楚菡的胳膊“別動這麼大,還扎著針呢。”

    “嗯?怎麼?擔心我?”

    楚菡一臉嚴肅的看著我,恢復到了以往的冰清玉潔“你小子該不會想著佔我便宜吧?”

    我輕輕笑笑,楚菡再次把自己偽裝在了堅強之中“小心跳針了。”她還是听話的把手放了下來。

    那小鬼兒不停的圍著楚菡轉圈,咿咿呀呀的說著什麼,狐狸姐姐忽然很生氣的說道︰“你這家伙真色,是我先認識你的好不好?”

    楚菡听了狐狸的話,哈哈大笑“狐狸姐姐吃醋了哈。”

    我看小鬼兒這麼喜歡楚菡,就順口說了句“小鬼兒,你以後就跟著這個漂亮姐姐好不好?”

    誰知這小鬼兒不停的點頭,高興的手舞足蹈。

    “是我的啦。”

    楚菡伸手把小鬼兒攬在懷里“不許耍賴再給我要回去,乖,以後姐姐給你買糖,買好多新衣服給你穿,好不好。”

    小鬼兒開心的跳起來,氣的狐狸姐姐抓著我的頭發“你瞧瞧,這貨就是個白眼狼,一顆糖就被收買了。”

    我搖搖頭“你不是用一個紙糊的小汽車就把人家給收買了嘛?”

    狐狸姐姐嗚嗚的竟然答不上話來。

    我們幾個正在鬧騰,薛博福和石蘊鐸開門進來了,看到病房內的情景嚇了一跳,看到狐狸姐姐和小鬼兒什麼惡意的時候,才算是放下了心。

    “看什麼看!”

    狐狸姐姐顯然吃醋吃的很厲害,看見石蘊鐸瞅它就說了一句“再看就吃了你。”

    “狐妖!”

    石蘊鐸幾乎是驚叫而出“這、這、這是狐妖?”

    “哼,孤陋寡聞。”

    狐狸姐姐總算是找回了點心里平衡,一副牛氣的樣子。

    氣氛稍微穩定後,楚菡開口講訴了事情的經過,听的薛博福氣憤的很,不住的用手砸桌子。

    等听到她說一個貌似李佳一的人時,我心里猛然一緊,開口問道︰“是不是一高一矮,矮的人還帶著面具,他們身後跟著半截白影?”

    楚菡點點頭,有些驚詫的看著我,興許不明白我為什麼這麼清楚。

    薛博福和石蘊鐸等我說完,臉色也變了“看來這真和他們有關!”

    而後他們兩人又仔細的詢問了楚菡很多細節性問題。

    我們在醫院里詢問楚菡情況的時候,荒野外,李佳一和劉浩兩人看著已經變成全身的怨靈,再次掃視了一眼太婆干癟的尸體之後,一腳踹了出去。

    “我們得找到靈氣重的人才能把怨靈的潛能激發出來。”劉浩開口說道。

    李佳一則是心有余悸說︰“那個白衣服女人太恐怖了,希望不要再遇到她!”

    “哼,怨靈實力提升,達到鬼王級別,我倒要看看誰還能奈何我們。”劉浩一臉陰森的說道︰“快點找出靈氣很重的人。”

    “我倒是有一個人選。”李佳一看著劉浩神秘的說道“或許也會給我們帶來麻煩。”

    “誰?”

    劉浩表情緊張的問道。

    “楚菡!”

    李佳一臉上露出了奸笑。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