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養尸為禍 > 第七十八章離別為三生加更

第七十八章離別為三生加更

    “怎麼會是她?”

    劉浩嘴角也露出了不易察覺的笑容。

    “李佳一的記憶里楚菡是靈性很高的人,並且所屬陰性,是楚家的耀眼明珠。”

    李佳一重重出口氣︰“看來我們又要和這楚家杠上了。”

    “這又如何,本來我們就是要取那丫頭的命,更何況現在我們等于說是換了新的身份,也算是延續吧,楚家,李家,呵呵。”劉浩倒是什麼也不放在眼里“不是我們麻煩,而是他們要有麻煩。”

    李佳一忽然有些氣惱的說道︰“讓那個龍空跑了,這家伙倒是命大的很,別讓我再遇到他。”

    “我們得找地方調整下,僅僅一下就被那個女人弄成了重傷。”

    劉浩看著李佳一“有沒有好的去處?”

    “去附近鎮子里躲躲,順便還可以打探一下縣里的情況。”

    李佳一抬手召回了怨靈“這東西或許能強大到我們都無可奈何的地步。”

    “我倒是期望有這麼一天。”

    劉浩和李佳一並肩朝附近的鎮子里走去,速度很快,他們所過之處,黑氣彌漫開來。

    醫院里。

    薛博福在听完楚菡細細描述的事情經過,他站起身,來到窗前,看著夜晚忽閃的星星,他心里清楚,因果才剛剛開始。

    我看到薛博福長出氣,準備過去詢問,被石蘊鐸拉住了,他低聲告訴我“李佳一和劉浩,有很大可能是被陰魂借了身,再或者就是用了茅山巫術的藥補!”

    果然,和我猜想的沒錯,我想他們沒死,對我們來說就是禍患,他們興許第一個不會放過的就是我。

    護士過來換藥水,楚菡又睡著了,薛博福把我拉出來對我說道︰“龍小弟,你找地方躲一下吧,我得到消息,馮青的師門那些人已經知道了他的死訊,這些天就會相繼趕來。”

    “人又不是我殺死的,我干嘛躲起來?”

    其實我不知道我能躲到哪里去,而我現在身無分文,無家可歸。

    “我倒是希望人是你殺得!”

    薛博福把握拉到僻靜處依一臉的嚴肅。

    我听了薛博福的話,腦袋都大了,這到底什麼跟什麼,我一臉的疑惑“薛老師此話何意?”

    “如果人是你用秘術殺死,說明你的實力很強,這樣的話,我倒是不會擔心你。”

    薛博福正言道︰“你想想看,你有這般實力,對付馮青師門那些人如同虐菜。可惜,人不是你殺的,這樣你就會首當其沖,並不是因為你出現了案發現場,而是,你的身份和你攜帶那只狐妖!”

    “老頭,你再說我一下試試。”

    狐狸姐姐站在我頭上趾高氣昂的說道︰“信不信我抓你幾個透明窟窿。”

    正在說話的薛博福明顯嚇了一跳,看了看狐狸,下意識的往旁邊站了站。

    “別鬧,說正事兒呢。”

    我伸手把狐狸姐姐抓在懷里示意薛博福繼續說。

    “還有那個李諭,我不能保證他會不會向上級匯報。”

    薛博福嘆口氣後,壓低了聲音“還有一個原因,那就是楚菡家里希望你離楚菡遠一點!”

    “嗯?”

    今天薛博福的話,讓我很難懂“怎麼?我對楚菡沒什麼想法!”

    “幸好你對她沒想法。”

    薛博福伸手拍著我的肩膀“其實我也不知道什麼原因,或許是因為你的身份特殊性,明天楚家的人就會接走楚菡,我也要回省城了,這就當時告別吧。”

    我無奈的笑笑,現在的我倒是成了別人唾棄的人。

    “就這樣吧,龍小弟,希望多年後,我還能見到你!”

    薛博福伸手握住了我的手“記住,你一定要離開這里,遠離古河村這片區域。就此別過,我會代你向楚菡說再見的,真的希望有緣再見!”

    呵呵。

    我嘴里一陣發苦,苦楚的輕笑出聲“有緣再見!”我忽然想起了楚天臨走對我說的話,我想,所謂的有緣就是無緣吧。

    說不定,哪天我就真真的死了!

    看著薛博福遠去的身影,看著石蘊鐸站在病房揮動的手臂,看著這醫院悠長而又暗黃的走廊,我心里百感交集,本想去跟楚菡道個別,但一想起薛博福的話,我止住了腳步,轉身離開,別了!

    踩著樓梯走下去,腦海里映襯的是這些天的一幕幕,感動的,悲傷的,我猜想我或者就不應存在這世界之上。

    下了樓,看著馬路上霓虹閃爍,人來人往,我昂起頭看著夜空,重重的吐口氣“這樣也好,來時一個人,走時一個人。”

    我想了婆婆和爺爺時常掛在嘴邊的話︰歃血的征途,停不下的腳步!

    我回頭,看到了站在窗口的小鬼兒,他正在揮動著手臂。

    狐狸姐姐從我頭上跳下來,輕輕的揮動了下爪子,而後和我一起轉身,就這樣一人一狐消失在茫茫人海。

    “他挺可憐的!”

    石蘊鐸看著遠處消失在夜色里的背影說道︰“希望他能听我們話離開這里吧。”

    “沒辦法,他必須得離開,如果不離開,我听楚家的意思,就要。。。”

    薛博福沒有把話說完,而是有些悲傷的說道︰“或許他是這個世界上僅剩的惟一一個趕尸人,希望不要是末代趕尸人,龍小弟,走好!”他沖黑夜揮了揮手。

    在我走後不久,刑偵隊長就帶著吳超和幾個刑警驅車趕往醫院。

    在病房里,李諭和吳超找到薛博福先詢問了下楚菡的情況,而後請他出去,借一步說話。

    “龍空呢?”

     @%永;久,免d(費看小ˇa說

    李諭覺得沒有拐彎抹角的必要,直接開口問道︰“他在哪里?”

    “不知道,興許早走了吧。”

    薛博福听李諭大廳龍空,心里一陣不爽快,人家都無家可歸了還這樣放不過他。

    “龍兄弟絕對不會做那事兒,我清楚他的為人!”

    吳超在一旁開口說道。

    “我知道!”

    李諭也急了“不是我跟他過不去,而是縣里領導要找他,他們說他在分局的案子還沒結,又出現在案發墳地,感覺蹊蹺就要我找他回去。”

    他看了眼表情很不好的薛博福,繼續說道︰“之前龍空的事兒,我真的不知道,要是知道絕對不會報告領導有龍空在場。”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