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養尸為禍 > 第八十二章替罪羊感謝所有支持小野的朋友們

第八十二章替罪羊感謝所有支持小野的朋友們

    “你和我們馮師兄早前雖為師兄弟,但,也是水火不容吧?現馮師兄加入我們茅山一脈,可能你有很大怨言。”茅山鬼道一位地位很高的弟子凌峰擋在了薛博福身前“還請薛師兄給我交代清楚。”

    “滾!”

    薛博福對于這些人簡直就是無法理喻這些人“這里是公安局,你們隨時可以找民警了解事情經過!”他伸手指著凌峰“我跟你交代?交代什麼?嗯?”

    凌峰被薛博福弄得往後退了兩步,臉上有些不光彩“你說交代什麼?你是怎地在馮師兄他們死後不久出現在那片墳地的?你去那里做什麼?”

    “是啊,這就不得不懷疑了,只要是出現在案發現場的,都有嫌疑,一個也別想走!”

    茅山鬼道的人一呼百應,對薛博福和石蘊鐸兩人是一陣呵斥。

    “那你們的意思是要動手咯?”

    薛博福臉色變得很不好,下意識的握緊雙拳“我再說一遍,馮青的死跟我們無關,若是再糾纏就別怪我不客氣了!”

    “呵,薛師兄,幾年不見還是這樣倔脾氣。”

    劉浩取下面具臉上帶著刀疤,樣子看起來陰狠“你確定要動手?”

    “哼!”

    石蘊鐸看著劉浩眼里帶著憤怒︰“你這是要落井下石!想必沒人比你更清楚事情的經過吧?“劉浩心里咯 一下,看來薛博福他們已經見過龍空了,他緊走一步“石蘊鐸你最好把話給我說清楚!”

    “自己做的事兒自己知道!”

    石蘊鐸說話更是針針見血。

    “他們這是在逃避責任,老師的死一定跟他們有關,還有那個在古河村活著出來的小子怎麼一直不出現?”李佳一添油加醋的說道︰“各位師叔、師兄,還請為我老師討回公道。”

    在凌峰的帶領下茅山鬼道眾人一窩蜂的恨不想把薛博福和石蘊鐸擠死。

    “都干嘛呢?”

    縣里領導剛層出現了,局里副局長一聲大喝“還請各位不要這麼魯莽,一切按事實說話。”

    “馮老師的事兒,我和大家一樣都很難過,還請各位冷靜一點!”

    局長也站出來喊了話,場面這才恢復了平靜。

    “還不放手?想要我動手?”

    薛博福怒目看著凌峰,伸手推開他,走到了縣里領導身旁“請領導們主持大局,還請澄清事情的經過。”

    “放心,薛老師,我們會給您一個清白。”

    副局長笑著說道。

    “那就好。”

    薛博福看都沒看凌峰他們那些茅山鬼道眾人“我這是來跟領導們告別的,省城還有很多工作需要我去處理。”

    “這就想走?”

    劉浩故意把聲音調到很大“在事情沒有弄清楚之前,不能走!”

    他這句話提醒了凌峰他們這些人,又開始吵鬧起來“不能讓他們走!”

    縣里領導一看陣勢,揮手調動了一旁的值班民警維持秩序。

    凌峰他們這幫人還沒傻到公開在公安局里鬧事兒,不過他們也知道縣里領導也不能把他們這些茅山道士怎麼樣。

    “告別?”

    局長看著薛博福,嘆口氣“怕是要委屈一下薛老師和石老師了,畢竟你們是到達案發現場的第一批人,我們這麼做還請見諒,工作還是要做的,請你們配合一下。絕對不會為難二位,如若沒什麼事兒,我一定會親自送你們回省城!”

    “這!”

    石蘊鐸想不到縣里領導竟然這般,立馬生氣了,但卻被薛博福攔下了,薛博福對他使了個眼色,這時他才看到他們已經全部被全副武裝的特警包圍了!

    別人屋檐下,不得不低頭。

    薛博福有些後悔了,沒有听楚菡叔父的話,立刻走,不要停留。但現在說什麼都晚了,他始終沒有想到自己也會栽進去,之前總是擔心龍空,現在自己卻比他還慘,沒辦法只好點點頭。

    “那就委屈二位了!”

    副局揮手過來了幾個特警“把薛老師和石老師帶到審訊室,好生款待。”

    薛博福冷哼一聲,跟著幾個特警朝審訊室走去。

    而後,副局又下達了命令全面封鎖案發現場那片墳地,請這些茅山道士去了會議室向他們述說情況。

    審訊室里,薛博福和石蘊鐸剛進去,就看到了李諭,明顯的一愣。

    “兩位老師不要誤會。”

    李諭趕忙站起來“我已經被套了玩忽職守的罪名也作為嫌疑犯了。”

    薛博福和石蘊鐸坐下,三個人面對面,一時無語,其實他們都明白,縣里領導這是撒開大網,他們幾人弄不好就做了替罪羊。

    局長簡短的跟這些人茅山道士開了會,隨後讓人帶著他們去案發現場勘察,李佳一和劉浩卻沒去,他們跟著領導來到了審訊室。

    此時,薛博福他們三人都被分開來審。

    兩個小時後,他們逐一走了出來,被問及最多的不是馮青的死亡時間,也不是他們為何去了墳地,而是那個龍空去了哪里?

    %"永nb久免。費-看*4小{.說

    顯然,和薛博福最先思考的一樣,目標還是我。

    在審訊室踫到了劉浩和李佳一,他們帶著淺笑走到薛博福面前,輕聲說道︰“你以為還能走得了?”

    “你們也不可能逍遙法外!”

    薛博福不甘示弱“自己做的什麼事兒自己最清楚。”

    “是麼?”

    劉浩撇著嘴說道︰“那就請龍空出來給我們對質!”

    一番惡語相加後,劉浩和李佳一走出了公安局,現在他們一直在琢磨要怎麼才能不打草驚蛇的找到我。

    那個悠長的巷子他們現在還不敢涉足,但不代表沒人敢去涉足,他們把目光轉向那些跟傻子一樣,急功近利的茅山鬼道眾人!

    時間一天天的過去,我每天所做的就是按照《養尸秘術》里所講來提高自身的實力。

    至于畫符,我的功力也大為長進,能完整畫出神符,靈符和驅鬼符,雖不知道威力效果怎樣,但也感覺到了有種質的飛躍。

    現在的我,對周圍感覺是耳目一新,能听到周圍不遠處的風吹草動的聲音。

    我想這或許就是趕尸一脈所說的靈識境界。

    不知不覺一個月的時間已經過去,我和狐狸姐姐已經適應了在這里足不出戶的環境。

    隔壁的荒院再也沒出現過什麼境況,但,一個月後的深夜,我剛上床就听到了大門被推開的聲音,緊跟著是一陣風聲。

    我猛然坐起身,伸手去了太婆生前的符文劍,緊身貼在了堂屋門口。

    狐狸姐姐也從背包里跳了出來,鼻子抽動了幾下“血腥的氣味!”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