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養尸為禍 > 第八十四章死人坑感謝打賞的親們

第八十四章死人坑感謝打賞的親們

    站在血腥味彌漫的堂屋里,我和狐狸姐姐足足呆傻了一分鐘!

    剛發生的一切就像是一個虛幻而又飄渺的噩夢,而我們就像是噩夢中飄揚的塵埃顆粒,等我們真真的落地,卻染了一身的血色。

    詭異從今天開始,也預示著因果開始循環。

    “這地方不能呆了!”

    狐狸姐姐圍著這血色的鞋印走了一圈,而後跑到里屋開始尋找,試圖找出什麼答案。

    我慢慢蹲下身看著這雙鞋印,可以斷定這是一雙女人的繡花鞋,那麼就可以推斷出現在這里的是女人魂魄。

    我搞不懂,為什麼這東西會出現在這里,並且卻未對我和狐狸姐姐動手,難道就是想出來嚇唬我們一下?

    我搖搖頭,覺得這樣的猜想不對,這個東西一定想要從我這里得到什麼,再或者是想從這間屋子里得到什麼。

    血跡慢慢干掉,到最後絲毫看不出有血的痕跡,我站起身,這時狐狸姐姐也從里屋出來了,沖我搖搖頭“啥也沒有,我都不曉得這鬼東西到底走沒走。”

    確實,這東西太神秘了,來無影去無蹤。

    我仔細搜尋了一下堂屋,並沒有什麼可疑之處,盡管這樣,我還是一個晚上沒有閉眼,等到天明,我也顧不得研究這些古書了,洗了一把臉,整理好東西,決定冒一下險。

    等我關上堂屋門,往隔壁荒院瞅的時候,發現在那兩棵樹下,有兩個新刨的深坑!

    我和狐狸姐姐真的有點崩潰了,走過去一看,這些土都是新鮮的,並且還散發這一股子濕氣。

    昨晚上我開著燈根本就沒睡,如果有人挖坑我絕對能听到聲音,並且還有一個靈性很高的狐狸姐姐在這里,但,它也什麼都沒听到。

    可以肯定,這兩個坑是後半夜挖的,前半夜我和狐狸姐姐在院子里搜尋的時候,還沒發現有這兩個坑。

    我現在真的搞不懂了,這兩個坑不是很大,是長方形的,但卻很深,足足有兩米深。

    仔細看過這兩個深坑後,我心里猛地一驚,坐南朝北,傾斜東南,並且每棵樹下一個,幾乎平行。

    根據《奇門》陰陽風水,我看了下整個院子的周邊,這兩個坑是死人坑!

    為什麼會是兩個?

    難道是針對我和狐狸姐姐?

    我有些茫然。

    “龍空,快看,這里有手印!”

    狐狸姐姐不知什麼時候跳到了坑里面指著一面土壁。

    我看過去,發現確實有幾個手印,心里有些不解,難道這是用手拔得坑?

    ‘.看u正p`版_章.節{8上s

    “這好像是用手挖的!”

    狐狸姐姐先開口說道︰“底部指印很深。”

    “快上來!”

    我喊了一聲“這是死人坑!”

    狐狸姐姐听到我的話,一個跳躍就跳到了頭上“龍空,你發現沒,這兩棵樹很奇怪!”

    我只顧研究這兩個坑,狐狸姐姐卻轉移了話題,這才瞅向了兩棵樹,沒發現什麼不對。

    “你看上面當然看不出來了!”

    狐狸姐姐用爪子抓著我的頭發,朝下輕輕的扯了一下“看下面,瞧見沒,這兩棵樹都沒根!”

    正如狐狸姐姐所說,這兩棵樹沒根,至少這兩個深坑內部沒有一個根,哪怕是毛根也沒有。

    不可能,就算是上面沒根,但這挖了近兩米,一定會有根出現的,而坑周圍出了土之外什麼也沒有!

    我想就算是死樹應該也有枯根吧,但從這兩棵樹繁茂的枝葉來看,它們根本就不是死樹。

    隨後我又發現了一個問題,兩米深的坑按照湘西這里的地理環境,想在更是雨季,挖到兩米深一定會出現稍微浸水現象,但這里挖出來的土雖然潮濕,但卻蓬松。

    “我們估計走不掉了!”

    我身上一陣發麻,抬頭望向隔壁的荒院。

    “那也得試試,我可不想困死在這里!”

    狐狸姐姐跳下來,直接朝大門口跑去。我來不及多想,手里拿著符文劍跟了上去,就在我們剛出門,大門 當一聲,緊緊閉上,巷子里陰風呼嘯,吹動潮濕牆壁根部的花花草草!

    狐狸姐姐狂吼一聲“不管你什麼鬼,給我出來!”朝前沖了過去,瞬間就跳躍了那個荒院的門口,我一看這情況,加快速度跟上。

    沖過荒院門口,我們並沒有受到什麼力量的吞噬,更沒受到什麼阻攔。

    我根本就來不及朝荒院的門口看一眼,就背著背包跳躍了過去。

    如果,當時,哪怕我看一眼,絕對不會這麼魯莽的沖出去了,而我,當時卻什麼也不管不顧的超前沖。

    荒院內的門開著,里面慢慢的出現了一些身影,或爬,或站,無論它們的姿勢怎樣,它們的樣子都大概相近,渾身流著膿水,身上的皮肉殘缺不堪,頭部幾近畸形,看樣子像是遭受了一場大瘟疫!

    這些形形色色的人慢慢的走出來,整個這一片區域上空變成灰蒙蒙一片。

    在我們走過的巷子後,也逐漸出現了一些滿身掉著皮肉,千瘡百孔的身影。

    而在太婆的院子里,一雙小巧的繡花鞋從堂屋內踏步出來。

    這條巷子深邃而又狹長,而我和狐狸姐姐似乎還不知道,這條是沒有盡頭的路,噩夢才剛剛開始。

    縣城公安局,一個月過去,薛博福、石蘊鐸、李諭三人還在扣押待審,那些茅山道士來了一波又一波,免不了一陣刀槍舌戰,不過在局子里,這些人也沒敢動手。

    茅山鬼道的人來的很多,但玄門正道人也來了不少,薛博福心里越發不安,他似乎感覺要有什麼事情發生。

    縣里領導現在就像是坐在了針尖上,市里一個勁兒的催促古河村那些玄學、靈學專家的案子,還有殯儀館內詭異的事件等等,以及馮青幾人死亡的案子,看樣子市局是捂不住了,就連省城也是一天一個電話過來要快速結案,他們一個個的壓力大,但縣里領導想死的心都有了。

    就算是下令封鎖了所有消息,但,沒有不透風的牆,指不定哪天就會驚動更高層。現在不單單馮青幾人的死燙手了,那些去了古河村一去不復返的那些專家們抱在手里就像是一個定時炸彈!

    上頭的壓力越來越大,並且那些玄門、茅山之類的道友來了一批又一批,縣里領導就像是掉進了油鍋里。

    他們必須要想出一個保全之策,薛博福三人的罪名不能亂加,只有把矛頭指向了一直未出現,而又神秘從古河村活著出來、有點異術的那個年輕人,而現在要做的就是找到那個年輕人。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