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養尸為禍 > 第八十五章同病相憐

第八十五章同病相憐

    縣里領導有些慌不擇食,以為找到我就能萬事大吉,一切都順其自然的結束,然而他們根本想不到那些所謂玄門正道,茅山鬼道打的是什麼主意。

    事事都有因果,我們不過是世間一抹塵埃,風過不留痕。

    既有因果,那麼做什麼都要付出代價,無論想要幫人或者害人。

    所以,無論縣里領導怎麼做,這都是要付出代價的,一方面派人送禮盛情款待市局,省城的專員,另一方面還得要招待這些玄門、茅山師門德高望重的道友,簡直忙的不成人樣。

    鎮子里的派出所也派人過來支援,吳超這個月幾乎都沒咋好好睡過覺,只要有玄門、茅山的道友過來,他就得帶著人前去馮青他們幾人遇害的墳地轉悠一圈;踫到玄學和靈學專家,得好大一陣忙,這些人似乎並不關心馮青等人死亡情況,相反卻對古河村和那些沒有回來的專家們充滿好奇,吳超免不了又得帶著他們去全面封鎖的古河村查探情況。

    這樣還算是好些,踫到不好說話的道友,免不了吃一頓脾氣,有時候還得裝孫子。

    吳超為了保著自己的這身制服,就算是孫子也得裝下去,整天氣的他臉都是綠油油的。

    剛把一批茅山道士送走,吳超氣鼓鼓的進了公安局大院里停靠的車子,忍不住啜了一口︰“仗著自己會點上竄下跳的本事還成精了不成,整天跟老子牛啥玩意兒。”

    車子里值班的同事看到吳超發火,趕忙拿出了一支煙遞過來“吳隊長,別生氣,這幫犢子就這樣,不是折騰我們一天兩天了。”

    “他八兒祖宗!”

    吳超接過同事遞來的煙,拿著火機點上“整天沒事兒干,三更半夜的還得陪他們去墳地,他爹死了,估計都沒這麼勤快,還說什麼要我去找墳地的後人,他奶奶的這幫孫子,腦子長在褲襠里了,大半夜的,我去哪里找墳地的後人,如果是見鬼了,我還不得把墳地里埋的那些骨頭全部拔出來。”

    吳超越說越氣“還向縣里領導舉報我,害得老子又扣了半月的工資,他奶奶的這窩囊氣,老子不受了!為了這群王八蛋,老子都沒閑著過,不瞞你們說,從古河村出事兒到現在快三個月了,我都沒和我媳婦親熱過。”

    他一句一口髒話的罵著,車里的幾個同事都听著,吳超說的是事實,這些天他們真的跟孫子一樣,可以說放屁的功夫都沒有。

    吳超罵了一大通,心里的氣憤才算是消減了一點,抽了三支煙後,看了下表,現在快晌午頭了,下了車,決定去看一下薛博福和李諭三人。

    給同事打過招呼,自己嘆著氣也就朝著局里後面的那棟樓走去。

    看護的是幾個刑警隊的,李諭手下的幾個人,吳超和他們交情還算是好,拿著煙一通關後,鑒于人情面子也就放了他進去。

    吳超進去之後,在一間還算是大的房間內找到了薛博福他們,走近一瞧,他們仨都午休,睜著眼在看天花板呢“薛老師,你們還好吧?”敲打了一下落地玻璃打了個招呼。

    薛博福一看是吳超,把玻璃給推開,瞧著外面有些消瘦的吳超“吳隊長,這是咋個?面容這般憔悴。”

    吳超搖搖頭“別提了,都是被那幫孫子給整的。”他又問道︰“你們在里面過的好不?”

    “好個卵子,那群混蛋剛走,我們就像罪犯一樣。”

    李諭滿臉的怒氣,伸手朝吳超要了支煙,吧嗒吧嗒的吸上了幾口,煙霧繚繞中,他的樣子也好不到哪去“這幫混蛋這是整死我們的節奏。”

    得。

    吳超一听李諭他們仨都跟自己一樣,也算是同病相憐的人了,坐在地上免不了一番促膝長談。

    吳超給他們提供外面的情況,薛博福他們給他講如何被茅山鬼道眾人威脅、惡語相加的事兒。

    “听你這麼說,省城的一些專家也來了?”

    石蘊鐸听吳超講完開口問道︰︰“難道古河村的案子要重新開案了?”

    “不盡然。”

    薛博福開口說道︰“他們來這里應該是個幌子,真正目的是想打探古河村的情況。”

    “確實,我帶著他們去過幾趟古河村那里。”

    吳超開口說道︰“對了,他們向我打听古河村活下來的都有誰?”

    “你怎麼說?”

    石蘊鐸看著吳超。

    “我能怎麼說,整天伺候這幫人,老子嘴巴都磨成泡了,直接甩給他們一句︰不知道。”

    吳超有些氣憤的說道︰“專家們問也就算了,那幫茅山的臭道士也問,氣的我真想賞給他們幾顆手榴彈。”

    薛博福笑笑,隨後正經的說道︰“麻煩吳隊長得空回趟鎮子里,把巧玲姐弟給秘密轉移了!”

    “嗯?”

    吳超先是疑問,隨後點點頭“好的,我知道了。龍空呢?”他突然壓低了聲音“有幾個人整天打听他。”

    “一定是李佳一和劉浩!”

    石蘊鐸肯定的說道︰“除了他們沒有別誰了。”

    “千萬不要告訴他們關于龍空的事兒!”

    薛博福鄭重的說道︰“吳隊長,還有一件事兒麻煩你。”

    “什麼事兒?”

    吳超小聲問道。

    “麻煩你去趟楚家,現在能拉我們出來的只有他們了,雖然縣里領導不能把我們怎麼樣,但,礙于茅山鬼道的壓力,指不定會讓我們住個一年半載,若是在這里住這麼長時間,我們就廢了。”薛博福隨後拿出了一張早就寫好的信件“我早就等你了來了,把這封信交給楚菡,其他的事兒你就不要管了,我們仨能不能盡快出去,全壓你一個人身上。”

    吳超接過信件,小心的放在了內衣里,寒暄了幾聲,謹慎的走了出去。

    巷子里,潮濕而又陰冷。

    我和狐狸姐姐跑了很長時間,卻發現這巷子越來越黑,根本就沒有盡頭!

    最後,不得不停下來。

    “別跑了,我們出不去了!”

    我停下身看著很黑的巷子,對前面的狐狸姐姐說道︰“你沒感覺出有什麼問題麼?”

    “跑不出,也得跑,不然我們真的會掛在這里!”

    ☆\、正》#版首發}6

    狐狸姐姐有些憤然,不過也停下了腳步。

    我呼吸有些急促,我們的身後突然出現了幾聲滴答聲,和像是什麼硬物劃牆壁的聲音。

    我和狐狸姐姐猛然扭頭,一股腥臭讓人惡心的氣味傳過來,像是什麼腐爛的味道。

    “龍空,小心,前面似乎要有什麼東西過來!”

    狐狸姐姐擋在了我的身前。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