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養尸為禍 > 第八十八章死亡隧道Ⅱ

第八十八章死亡隧道Ⅱ

    隨行的茅山道士听到最前面道士的話都停下了腳步“這就是師門前輩嘴里傳出來的死亡隧道?”樣子有些驚然,有些不信。

    不過他們都想起了,30年前師門好些前輩外出之後,再也沒有回來,而有關死亡隧道的傳說也便傳了開來。

    死亡隧道,注定死亡!

    每個人不免倒吸一口涼氣,他們甚至把頭轉向了帶他們過來的李佳一和劉浩。

    劉浩此時正在搜尋靈魂內的所有記憶,但搜尋了很久也毫無結果,關于這條巷子知道曾經發生了一場莫名其妙的瘟疫,整條巷子的人一夜之間全部死了。

    李佳一也在思索著,試圖能尋出來蛛絲馬跡,然而,關于這條巷子他的記憶里是一片空白。

    他們並不知道,這里發生瘟疫的時候,他們正被阿古諾伊全力追殺。

    “別看我們”

    李佳一開口說道“我們也是追蹤那個年輕的趕尸人過來的。”

    “沒有一個人能活著出去,我想是這是傳言罷了,我們根本就不知道這里曾經發生過什麼,要是有惡意也不會這麼奮不顧身的來了。”劉浩看著這些茅山道士,知道他們心里想的什麼鬼“再者,那個趕尸的少年能進來我們這些身懷異術的道士怎麼就不能進來?”

    凌峰巡視巷子里的環境,也沒發現什麼端倪,他也曾听說過有這麼一個死亡隧道的巷子,是不是這里又不得而知了。但現在這里陽光照射,草木青蔥,並沒有什麼異樣。

    他當即開了口“各位師兄弟不要這麼武斷,我想劉師兄和李少爺絕對沒有什麼惡意,既然進來了,我們就探尋個究竟。”

    “當然,若是有人想退出,現在可以離開。”

    劉浩側著身子讓開了一條道,但沒有一個人離開,這些道士心里的小九九他還是知道的。

    “呵呵,劉師兄說笑了。”

    最前面的道士開口,並且再次轉移了話題“死亡隧道死過好些人,大家還是小心為妙。”說著大踏步朝前走去“死亡隧道,就讓我們來會會吧!”

    後面的茅山道士緊跟而上,一群人都朝前走去,不過從他們的表情來看都是相當的謹慎。

    李佳一和劉浩依舊走在最後面,凌峰次之,當他們這群人往巷子最深處走去的時候,那種潮濕的發霉味道越來越濃。

    整條巷子除了他們的腳步聲,連一點雜亂的聲音也沒有,涼風吹過,草木草木輕搖,天空突然低沉起來,一股灰蒙蒙的氣息籠罩在這片區域的上空,稀薄的陽光被完全遮擋。

    “還真詭異!”

    凌峰忽然開口說道︰“大家小心了!”

    茅山鬼道眾人腳步再次放慢,各自都很小心。越往里面走,空氣就越涼,看著一側緊閉的荒院,劉浩尋思了下開口說道︰“大概區域就在這里,我們兩三人一組每個院子里都搜尋一遍,若有情況,請大家務必告知!”

    這條建議沒人反對,很自覺的分成小組,李佳一和劉浩則是朝著前面走去,他們的目標很明確,那就是之前控制楚菡的那個荒院。

    凌峰也不傻,其他的荒院也不去,就跟著李佳一和劉浩。

    他們在巷子里搜尋的時候,楚菡也在小鬼兒的提示下來到了這里,看了下有些熟悉的周邊環境,她的心里繃的很緊。

    怎麼會是這里?這些人來這里做什麼?

    想起在巷子里發生的事兒,她沒敢繼續往里面走,這個巷子給她的感覺就是詭異!

    她猜想這里或許發生過什麼,不然陰氣不會這麼重!

    現在一切都要靠自己,偷偷離家出走絕對不能狼狽再向家里求救,即便是找不到龍空,也要弄出李佳一這群混蛋到底搞什麼鬼,何況自己還偷了太爺爺的軒轅八卦劍和一些靈異道符,經過這麼一想楚菡不是那麼緊張了,但也不能鹵莽的進去,他決定找一些老人問問這個巷子是不是出過什麼事兒。

    湘西鳳凰縣,一處坐落在山頭的大莊園,群山綠樹繚繞中,別是一番仙境。

    要想上山,必須得經過一條悠長曲折婉轉的山路,然,在山下路口卻立著一塊高達兩米,寬半米的凹凸不整的天然大岩石,上面龍飛鳳舞的就寫著兩個紅大字︰楚家!

    吳超抬頭看著這塊岩石,心里不由的生出滿滿敬意,不愧為湘西玄門世家。抹了一把汗趕緊朝山上走去,心里牽掛著薛博福等人,行動起來也不敢含糊,急匆匆上了山路,沒一會兒來到山頭一處莊園,只見大門寬5米,青銅門,兩旁雕刻鳳與凰,中間地面刻陰陽八卦圖,氣勢恢宏,好不壯哉!

    “警察同志,請問有什麼事麼?”

    看門的是一些五大三粗的彪漢,看到吳超一身制服也沒敢小瞧,過來詢問。

    x》◎唯一正z%版。,li其#j他h都[email protected]盜,版☆

    吳超說明來意,話剛說完那彪漢就說道“勸你早些回去吧,我家老爺子正在發飆,小姐就在前天偷跑下山了!”

    楚菡離家出走了!

    吳超腦袋嗡了一下,薛博福再三交代讓自己來了楚家先找楚菡,但現在她卻偷跑了出去,心里估摸著這事兒有些難辦。

    不過既然來了也不能白來,吳超這些年在官場滾爬早就學會了察言觀色,急忙從口袋里拿出了上山之前順領導的一盒大中華,趕緊讓了出去,但讓了一圈這幾個彪漢都搖頭不接“上班期間,不能抽煙。”

    吳超嘆口氣只好把煙給收了起來“這楚小姐也真是,大老遠來求她辦事兒連個面都沒見到。”

    值班的彪漢看吳超制服都能擰出水來,想必一定很趕,心里也生了惻隱之心“警察同志,別說你一面了,大小姐回來一個月,我們連面都沒見到,回來就被老爺子關進了閨房里。”

    “啊?”

    吳超也是郁悶“這怎麼回來就被關了起來?”

    “大家族里的事兒很難說,再加上大小姐的婚姻大事兒。。”彪漢還準備往下說,卻被其他同事拉走了“你說你,中午不讓你喝酒偏喝,這什麼話都能說麼?讓管家知道,脫了這衣服還不得回家種田。”而後對吳超揮揮手“警察同志,現在天快黑了,如有事兒,等明個一大早前來,順便提醒你一句,千萬別提大小姐的事兒,,老爺子這次是動了真怒!”

    吳超還想堅持幾句,結果這些人推著他朝山路走“不是我說,這些天省城的專員來拜見,我家老爺子都沒給面子,想想堂堂楚家在國內可是微風八面,玄門世家啊!”

    不得法,吳超只好悻悻的順著山路往回走,心里免不了一陣失落。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