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養尸為禍 > 第九十一章迷局感謝所有支持小野的朋友們

第九十一章迷局感謝所有支持小野的朋友們

    夕陽帶著最後一縷光輝落下,埋沒在了大山之後,吳超蹲坐在山下路口嘆著氣,把第八根香煙熄滅,有些眩暈的站了起來。

    永久,免費cz看*小g說

    回頭看了一眼恢宏的楚家大院,他眼神里寫滿疲憊,連日來所有的倦意似乎都冒出了頭。

    “听天由命吧!”

    吳超無比頹廢的抬腳離開,剛到路口中間,身後傳來一陣風,肩膀猛地被人拍了一下,差點嚇尿了,額頭上冷汗直冒,因為他根本無法回頭,連扭頭的動作也不能做。

    如若以前他一定會趕緊去掏槍,但經歷了古河村的事兒後,他不得不相信一些事實!

    “誰?”

    吳超大著膽子問道。

    “我。”

    隨後來人把吳超肩膀上的手拿開。

    吳超能動了之後,趕緊回頭,一下子愣住了,兩秒後無比激動的說道︰“原來是楚老爺子!”對于楚天的印象他還是很深刻的,在他思想里薛博福等人能從古河村活著出來和他有很大關系。

    楚天還是一副仙風道骨的樣子,依然是青灰色長布衫,說話已然是簡單明了“走吧,帶我去瞧瞧。”

    嗯?

    吳超愣住了,顯然有些不明楚天的意思,但看到楚天已經朝山前面走去,也趕緊跟上“楚老爺子這是準備和晚輩一起下山了?”趕緊把內衣里濕淋淋的信件掏了出來。

    “不用了,走吧。”

    楚天又是簡短的一句話“吳警官開車了麼?沒有的話,到山下坐我的車子吧。”

    吳超嗯嗯的點了點頭,對于楚天未卜先知,他沒有任何的懷疑,屁顛屁顛的跟著他下了山,能請到楚天,薛博福幾人多半是能出來了,心情也輕松許多。

    然而,吳超並不知楚天下山的原因,更不知道現在楚天心里有股怒火在燃燒!

    暮色四合!

    我終于坐車回到了久違的鎮子里,攔下一輛小三輪車去了鎮子外巧玲的親戚家,下了車,把師傅找回的零錢小心的放回了太婆生前的包裹里,冷不丁又看到了爺爺和太婆的合影,我心里五味雜全,很大的遺憾是沒有找到太婆的尸體。

    夜色里,我獨自一人朝著巧玲的親戚家走去,她的親戚家在鎮子邊緣,穿過幾條街,路過幾座孤墳,遠遠的我就瞅見了稀落的幾乎人家。

    我正走著,忽然看到地面上散落了一些冥錢,心里一陣吃緊。狐狸姐姐蹭一下就竄了出來,跟著我一起朝巧玲的親戚家跑去。

    “巧玲!”

    距離大門還有一段距離,我就大喊了起來,只從仔細研究過古書之後,按照上面的強身健體的方法,我的身體素質也提升了不少。

    大門緊閉,院子里的燈光,也滅了。

    “有人嗎?”

    我敲著門,狐狸姐姐已經躍進了院子里,我心里一陣急,怕是要出事兒。

    沒一會兒,狐狸姐姐回來了,小聲對我說道︰“有人出來了,有點不對頭。”

    緊跟著大門打開,上次接待我的那個婦人開了門,打著呵欠“這麼晚了,干嘛呢?”

    “嬸子,巧玲和巧斌呢?”

    我開口問道。

    這個婦人顯然沒有了我第一次來那時候的熱情了,不斷的打著呵欠“不在,去城里打工了!”

    她在說謊。

    我心里嘀咕起來,伸手把想要出來的狐狸姐姐按在了鼓起的口袋里“我能進去坐坐嘛?”

    “這麼晚了,不合適吧。”

    婦人貼著門口的縫隙,但卻把門給打開了!

    我笑了笑,轉過頭示意不進去了,但不等婦人回過神,回頭一腳把門給踹來,伸手去抓那婦人,卻被她跑了。

    “狐狸姐姐!”

    我喊了一聲,狐狸姐姐唰一下朝那婦人背後撲過去。

    進入院子,冷氣十足,就像是掉進了冰窟窿一樣!

    我拿著符文劍和手里的驅鬼符跟著狐狸姐姐它們進了堂屋,此時那婦人被狐狸姐姐追得四處逃竄,嘴里不停的喊“殺人啦,殺人啦!”

    她跳躍著想朝門口過來,我拿著符文劍一劍揮過去打在了她的身上,傳來一聲淒厲的慘叫。

    狐狸姐姐瞬間過來伸開爪子從她額頭上抓出一只小鬼的魂魄,還不客氣的張嘴吸了,而地上的婦人身體慢慢發黑,並且有股惡臭傳過來,地上出現了一只被狐狸姐姐一爪子拍死的蝙蝠。

    “茅山催死符!”

    我一眼就認出了這東西,顯然這婦人已經死了幾天了!

    “沒人。”

    狐狸姐姐在各個屋里搜尋了一圈跑回來。

    我走到巧玲曾經住過的房間看了下,被子凌亂,我猜測可能是被人帶走的,我還是來晚了一步!

    等我和狐狸姐姐從里屋出來,外面的那婦人卻不見了蹤影,地上只留下了一灘子黑水。

    這一幕讓我想起了古河村,神經繃緊,站起身抱著狐狸姐姐就往外跑“離開這里!”

    出了門,我捏著靈符一路狂奔,以為會遇到什麼阻擋,但,等我回到鎮子里什麼也沒遇到。

    這讓我心里很不平靜,我當時卻武斷的以為巧玲被帶走了,連夜返回到了城里。

    然而,我並不知,正因為我的大意,巧玲姐弟才真正陷入噩夢的深淵。

    在我走後不久,我進過的那個院子搖身一變,變成了一座嶄新的孤墳,而巧玲的親戚家就在五百米遠的路旁,依然明著燈,還能听到巧玲喊巧斌吃飯的聲音。

    確切的說我剛才進入的是一座人死了不久的孤墳,硬生生的被人擺了一道,而這擺設迷魂法的人,在我走之後,從墳地里出來了,他們一行三人。

    “怎麼放他走了?那狐妖跑了真是可惜!”

    一個聲音傳來。

    “我控制不住,根本就捕捉不到他的靈魂信息!你沒發現,陣法在動搖?我們的死亡之氣對他沒影響,反倒被吸食了不少,奇怪的人!”

    另一個聲音。

    “難不成還死了?別責怪老二了,好了,走吧,至少還能從那兩個姐弟魂魄里提取一些關于古河村的信息,神秘的齊雲山我們將要來了!”第三個聲音響起,他們走向了前面不遠明燈的院子。

    巷子里。

    陰風肆虐,充滿了壓抑的死亡氣息。

    兩位黃跑道士,一路狂奔,卻連楚菡的影子也沒看到。

    他們就順著這條巷子往里走,心里一陣駭然,不知道這是什麼鬼地方,這巷子似乎走不到頭,所幸他們看到了側面的幾處空蕩蕩的荒院。

    就在他們靠近里邊一處荒院時,里面傳過來一陣痛苦的呻吟聲,兩人沒多想,就跨步走了進去。

    堂屋門大開,他們只看到了一雙快速移動的繡花鞋,大門也在他們進入之後,緊緊關上了。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