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養尸為禍 > 第九十三章殺戮 

第九十三章殺戮 

    灰色充滿血腥的老鼠!

    巧玲淚流滿面,嘶吼著,就像是瘋掉的失常女人一般,用腳,用手,甚至用嘴去拔弄巧斌身上的老鼠。

    這些老鼠試圖攻擊巧玲,但到了她身邊,卻被一種無形的力量打了回去,她內衣口袋內的神符在發燙,輕微的跳動!

    “斌子!”

    巧玲表姑父出來後,被眼前的景象一下子嚇蒙了,愣了幾秒後,趕緊抓著身旁的掃帚過來幫忙打,但,這老鼠越來越多,根本不怕人!

    一會兒的功夫地上全是灰色的老鼠,把巧玲他們三人圍在了一起,這些老鼠撕咬巧玲不成,反過嘴來撕咬表姑父,他拿著掃帚也不管用,打都打不走。

    d看正◇版(x章、m節上…

    “斌子!”

    巧玲的聲音嘶啞了,她的哭聲並沒能讓這些老鼠停止攻擊,也沒能喚回巧斌站起。

    巧斌的臉被嘶啞的沒有了人樣,肚子里進進出出全是老鼠,大腿上也爬滿了老鼠,但巧斌還活著,不過氣息很微弱。

    他終于倒了下去,伸出的露骨沾血的手似乎在對巧玲訴說︰姐,快走!

    他一個被撕咬出來的眼珠,瞪得滾圓,黑白交錯間映襯著這個世界上最後一道風景,也許是一個殘忍,不忍直視的血腥場面。

    巧斌最終帶著莫大的痛楚,莫大的不舍,莫大的不甘離開了,永遠的走了。

    世界上最大的痛,在巧玲看來就是眼睜睜看著自己的親人爭扎、痛苦的死去。而自己卻毫無一點點力去幫助,哪怕是承受一星半點的痛苦。

    巧玲撕心裂肺的大哭,20歲的天空黑沉沉,充滿著死亡,而她卻無可奈何“斌子!”

    這個夜晚她是悲傷的,是永遠無法忘懷的!

    “走啊,小玲!”

    表姑父沖巧玲大喊“快跑!”而他身上已經爬上了好多只老鼠。

    “姑父!”

    巧玲回頭看到那些老鼠正在撕咬他的表姑父,這個淳樸而又老實的農民!

    “啊!”

    巧玲現在幾近抓狂,甚至有些瘋癲,然,她所做的還是無力的反抗。

    “走啊!”

    灰色老鼠覆蓋了表姑父全身,不停的撕咬,盡管巧玲踹死了很多只,但,表姑父最終也沒能逃脫被撕咬成一具白骨的慘狀。

    僅僅幾分鐘!

    原本還有血有肉的兩個活人,就這麼的在巧玲面前化成了兩幅白骨,生命在這群血腥的老鼠面前就這麼的不堪一擊。

    巧玲嘶吼,踩踏的累了,倒了下去,重重的摔在了地上,她也不管這些老鼠會把自己怎麼樣,就這麼直挺挺的躺著,但這群老鼠嘗試進攻了幾次都沒到達她身旁,不過卻黑壓壓的圍成了一個圈子,把巧玲徹底包圍。

    嗅著空氣里的血腥味道,看著地上慘不忍睹的一幕,碎肉、鮮血、被撕咬成一截、一截的腸子灑落了一地。

    巧玲心里沒有了惡心這個詞語,相反卻是沉痛的恨意,無窮無盡!

    她腦子清醒過來後,才想起這些就是在村子里咬死張叔的灰色老鼠!

    想到這里她夢的一驚,雙手撐著地想要站了起來,這是一場血腥的陰謀!

    關鍵時刻,她還能記起我曾給他說過的話語,說明她還沒被徹底的打倒。

    可惜,一切似乎晚了,命運就是這樣子,在你毫無防備的情況下,蒼天徹底再造了你的人生軌道!

    大門轟的一下從外面被人踢開,整個都踢飛了出去,板子差點砸到地面上的巧玲,引起地上灰色老鼠一陣逃竄。

    巧玲猛然回頭,三道黑影就進入了院子里,他們過來後,一股子浮塵壓抑的死亡氣息迎面撲來,壓得她的胸腔幾乎要炸開。

    她還是強撐著看著這三個渾身紅黑交錯的大褂衣服,帶著尖尖的紅色喇嘛帽子,這樣的裝束讓巧玲想起了西域喇嘛!

    這三個人不管是走路,動作幾乎一樣,不過他們沒有喇嘛那麼的和藹,這三個人給人的感覺就像是來自地獄的惡人。

    “你們是誰?”

    巧玲站起身瞪著他們,在她思想里,這三個人就是害死弟弟和表姑父的罪魁禍首“這些是不是你們做的?”

    “你是不是來之古河村?”

    三個人同時問道。

    “是不是你們做的?”

    巧玲再次歇斯底里的吼叫起來“到底是不是,為什麼要這麼做?知不知道這是我世上唯一的親人,唯一的弟弟!”她說著發瘋死地朝這三個人撲過去“打死你們!”

    “你古河村活下來的?”

    一個人伸手抓著了巧玲的手“老鼠竟然吃不掉你?哼,我還以為會道法,原來有西域神符護身!”

    “放開我!”

    巧玲伸手就要去抓這個人的面門,但一股陰冷的氣息進入到了她的身體內,慢慢的她凍得哆嗦起來,意識也慢慢模糊。

    “別殺了她!”

    另一個人過來伸手把巧玲搶了過來“活著的也好,可以做成傀儡!”

    “呼!”

    他們三人同時揮手,他們背後的天空突然灰沉沉,他們的身後出現了一個鼠頭蛇身的怪物,張嘴間吐出一口黑氣,地上的老鼠瞬間消失不見。

    “蛇鼠的力量又消弱了不少!”

    “還不是那個該死的阿古諾伊,都死了,還詐尸!若不是,那群湘西和中原的臭道士幫忙,我們估計也逃不出來吧。”

    “蛇蠱天下,血毒萬里啊!”

    另外一個人抬起頭看著灰蒙蒙的天空喃喃自語,話語里充滿著敬畏。

    三人沉默了一會,一個人率先出去,伸手把巧斌的陰靈抓了出來,自己吸食了!

    過了一會,抓著巧玲的那人問道︰“老二咋樣?”

    “這個人的記憶很弱,對我們幾乎沒什麼幫助。”

    吸食巧斌魂魄的人眯著眼楮“他的記憶局限于整個村子,不過出現的那個爺爺和婆婆,應該就是龍箕子和阿古諾伊!”又探知了一會兒,搖搖頭“沒什麼用。”扭頭看著巧玲“估計這女的記憶里有,她可是隨身攜帶了阿古諾伊的西域神符!”

    “不要這麼魯莽了,走吧!”

    拉著巧玲的人把她抱了起來“等把她做成了傀儡,我們就能知道更多的信息。”

    夜色越來越深,通往鎮子里的小道上,三個喇嘛服裝的身影慢慢的模糊直到消失不見。

    夜色越來越濃,一輛牧馬人越野車開進了這個湘西小鎮里,楚天搖了搖身邊的吳超“吳隊長,醒醒。”

    吳超驚醒,有些不好意思的抹了抹嘴邊的口水“不好意思,楚老爺子,我這是好多天都沒好好睡過了,咱們這是到哪里了?”扭頭看窗外“這、這不是去城里的路麼?”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