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養尸為禍 > 第一百零六章他會回來的

第一百零六章他會回來的

    听了楚菡的話,我搖搖頭,卻不這麼認為,我想要不了多久我的名字就會他們添油加醋的傳開。成為陳家的宿敵,估計很多麻煩事兒也會跟著到來。

    我看著楚菡笑道︰“這下你可讓我成了陳家的頭號大敵啦。”

    誰知,楚菡用力的擰了我一下,臉色一變,嘟著嘴很生氣的樣子“那你怎麼不開口說讓我嫁給陳子杰?”

    “哈哈,一股子酸味兒。”

    小鬼兒見後院沒人冒了出來,拍著雙手。

    沒等它笑完,狐狸姐姐氣呼呼的出來一爪子呼飛了它“一邊兒去,真得瑟,還能不能要點節操?”

    肚兜小鬼兒被狐狸姐姐一爪子呼的在地上轉了好幾圈,暈頭轉向的啊啊亂叫,一臉正經的說道“別逼我啊,我發起怒來連我自己也不認識的。”

    狐狸姐姐撇著嘴“看來我們是不能愉快的一起玩耍了!”說完跳著追了過去。

    肚兜小鬼兒嚇得連滾帶爬的跑了起來。

    我笑看著它們倆在後院里追逐,對楚菡說道︰“還真生氣了啊,你看你把小鬼兒他們教成啥樣了?”

    “你管好你自己吧!”

    楚菡嘴上硬氣,但卻伸手拉著我“真夠逞能的,不早點讓狐狸姐姐出來幫忙。”

    “我這不是想試試自己實力長進多少麼?”

    手上感受著楚菡的溫度,我跟著她進了她的院子,她慌忙跑進大廳拿醫藥箱。

    等她出來後,卻愣住了“你、你身上的傷口呢?”

    此時,我身上的傷口已經抹平恢復到了正常色,難怪楚菡會有吃驚的表情,但我也不知道怎麼回事兒,因為我這些天感覺體內的小蛇不再運動,倒是有股氣流在我周身運轉。

    “干嘛?”

    我身上猛地一疼,扭頭一看楚菡過來掐了一下。

    “你這咋回事兒啊?”

    楚菡瞅著我一臉的不解“受傷了還能好的這麼快?”

    我被她這麼瞅著有些尷尬,站起身“我回去沖洗一下。”

    楚菡像好奇寶寶一樣瞅著我“真的沒事兒了?”

    “嗯。”

    我點著頭,把沾了血的包裹取下來拿在手里同楚菡告別。

    回去之後,我好好沖洗了一下,換了一套楚天著人送來的衣服,等我穿上之後,一摸口袋發現有一張紙條,上面寫著︰湘西藏龍,萬事小心!

    我知道這是楚天在提醒我,畢竟這次得罪的是玄門世家陳家。

    在擔心和謹慎中,我安穩的躲過了一星期,期間也沒發生什麼事兒。

    這一星期我都在演習古書,我發現我的實力在一陣突飛猛進之後,再想增長卻很慢了,我心里清楚,若想得到更大的提升,就得外出歷練或者找尋尸氣充足的地方。

    這幾天楚菡也在楚天的監督下研習著道法,見面的機會很少,期間楚雲等老前輩都來看過我,不過都是在打听狐狸姐姐,看著他們一臉精明,我也只好賣起關子。

    第八日大清早我剛開門,一個熟悉的聲音就響了起來“你小子,倒是會享清福啊!”

    我抬頭一看,發現是吳超,趕忙迎了過去“吳隊長,你怎麼來了?”

    “這不是想你了麼?”

    吳超大笑著走進來“嘖嘖,幾個月不見,刮目相看吶。”說著過來捶打了我一下。

    我不置可否的笑笑“就你一個人?”

    “怎麼可能?”

    聲音落下,薛博福和楚天一道走了過來,見到我一臉的高興“龍小弟,氣質非凡啊!”

    “哪里,過獎了。”

    我抱拳行了一禮“什麼風把你們給吹來了?”

    “還不是你麼?”

    薛博福開口笑道︰“來請你出山了。”

    “嗯?”

    我有些不解“薛老師,你這不是回省城了麼?怎麼吳隊長你倆還在一起?”

    “別提了,剛回去又被下放了回來。”

    薛博福搖著頭嘆息“好了,說正事兒。”

    吳超猛吸一口嘴上的煙,把煙頭踩滅“巧斌的尸骨這不是化驗過了麼,他家里沒人也不好安葬,我就想到了你,你跟他一個村子,關系還不錯,想請你把巧斌的尸骨領回去,找個合適的地方下葬了。”

    吳超的話,再次勾起了我心里久久不能平的創傷,一些傷痛就冒了出來“巧玲找到沒?”

    薛博福搖搖頭“這個,還沒呢。”

    我听出了他言語里的無奈,活動了下筋骨“什麼時候走?”

    “現在就動身,我已經跟楚前輩說過了,最多耽誤你一兩天時間!”

    薛博福淺笑著看著楚天。

    楚天走過來看著我“去吧,但,請你記得我們的約定,一定要回來,出去的時間不能超過8天!記住!”隨後他嘆息一聲“世間善惡,凶險,不是你能所參透的。”而後揮揮手“早去早回,楚菡還在這里等你!”腳步聲已經遠去。

    我明白楚天的心思,也知道他在擔心我出去之後遭到陳家的報復,但,為了巧玲、巧斌我還是有必要出去一趟,回屋收拾了一下東西。

    原本想著跟楚菡告個別,誰知出了庭院踫到了楚天,他揮手示意我離開。

    我朝楚菡的庭院看了一眼,跟著薛博福和吳超下了山。

    回到鎮子里已經下午了,到了殯儀館由吳超出面寫了份證明,我親自把巧斌的尸骨推進焚燒爐里,我的眼楮濕潤了,他才是一個16歲的孩子,走了也算是解脫吧。

    但薛博福接下來的話,讓我渾身一震“今天我听楚前輩說,巧斌的魂魄可能被人吸取了。”

    我握緊了雙手,眼楮里冒出了殺意,巧斌都死了,還不讓他好過,我突然意識到那些暗中人別有目的,他們針對的可能不單單是村子里活下來的人,而是有關村子的一切。

    我取了巧斌的骨灰盒,一時間也無去處,我想既然來了就再去巧玲親戚家看看,不過卻被吳超拉著非得要去喝兩盅嘮嘮嗑,無奈之下只好跟著去了。

    鎮子20里外,一處荒野,小山溝潮濕的背面山洞內,坐著三個頭戴喇嘛帽子的人。

    他們盤膝而作,身上散發著濃厚的死亡氣息,而在他們中間放著一口黑色的棺材,里面全是血色的水,還有四個沒有完全腐化的小孩兒的頭骨!

    沒有蓋棺材蓋子,里面躺著一個人。

    一個面色紅潤,卻不像死了的女人,她是巧玲!

    “從別處借來的尸氣,再加上這里的陰氣,這個傀儡煉化成功後,一定會震懾四方!”

    "m更◎新最%/快s上}s=

    他們三個人幾乎同時開口︰“不知道那個叫做龍空的人下次遇見會怎樣?找了這麼久居然沒找到他,這太不符合阿古諾伊的性格了!”

    “他會回來的!”

    從棺材里傳出了陰森,沒有任何情感的聲音。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