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養尸為禍 > 第一百一十章把頭給我撿起來

第一百一十章把頭給我撿起來

    僅僅五米的距離,金豆已經能感到夾在他們中間部位的空氣冷若冰霜。

    小男孩兒的話,讓他渾身有些發抖“你,你誰家的小孩兒?”他寧可懷疑這個小孩兒精神有問題,也不願往深處去想。

    “咯咯。”

    前面的小男孩兒背影陰森的笑了起來,很突然的他把頭扭了過來,猙獰的大吼“你為什麼不把頭給我撿起來!撿起來!“

    聲音淒厲,夾帶著無盡的怨恨,風吹過他額前的長發,臉上原本沾著血的皮肉開始慢慢的脫落,他的脖子上有道很深的印痕,像是被人用電鋸或者什麼利器生生把頭給砍去了。

    “砰。”

    小男孩兒的頭在沒有任何預兆的情況下掉在了地上,直接滾到了金豆的腳前面。

    看著睜大的雙眼,慢慢腐化成白骨的額頭,金豆感覺眼前一陣眩暈,涼氣刺骨。

    “把頭給我撿起來!”

    小男孩兒淒厲的聲音再次響了起來,他的身軀慢慢的朝金豆靠近,而他的手由蒼白變成了黑色,他身體內像是有什麼東西在亂串,發出嘰嘰的聲音。

    金豆猛然大吼,抬腳把前面的頭顱踢得很遠,像是瘋了一樣,朝前面跑過去“老子,才不信這個世界有鬼!”

    可是,他卻從前面白色的小男孩兒身上穿了過去,手忙腳亂中摔在了地上,來不及站起來,手腳並用的朝前爬去,連配槍和手電筒都掉在了地上。

    “咯咯。”

    小男孩兒抓著頭顱緊跟在金豆的後面,不停的質問“你為什麼不把頭給我撿起來?”

    金豆雖為警察也是第一次遇見這事兒,早嚇得六神無主,大叫著朝前跑。

    “來人啊!”

    金豆吼叫著一路爬到了藍婆婆家門口,剛好踫到了他的同事從外面抱著一大堆東西回來。

    這位民警這是抱了一大堆的錢,看到金豆屁滾尿流的樣子嚇了一跳“咋了?”趕緊跑了過來。

    “有鬼啊!”

    金豆顫抖身子抓著同事褲腿慢慢站了起來“有鬼!”

    金豆的同事往後面一瞅,哪里有什麼人,漆黑的夜就像是蒙了一塊黑布“你小子該不會鬼上身了吧?後面哪里有人?”

    金豆恐懼朝剛才來時的路一瞧,確實啥都沒有,不過剛才的一幕卻是真的就在眼前發生,他知道這事兒給別人說,務必就會相信自己,但他還是抖著嗓子說道︰“離開這里,不能呆了。”說著話就要拿手機給吳超匯報情況。

    bs(正`版jz首/發/8

    可是一連打了幾個都是無法接通,另一個民警看著金豆渾身濕淋淋的,對他說道︰“先回藍婆婆家收拾一下吧,你看看你,哪里像個警察,還鬼?這個世界上要是真有鬼,我特麼的倒是想抓一個好好玩玩。”

    金豆被同事這麼一說,心里算是緩和了一下,他忽然看到同事懷里抱著一堆的東西,用上衣制服裹著,很嚴實“你、你這是弄的啥?”

    “這個。”

    這個民警笑了笑“沒啥,剛出去弄了點山果,每個人都有貪婪之心,正因為貪婪,他不願和任何人分享成果,似乎在他看來這些錢是他應得的,但,卻從不去想這些錢到底哪里來的。

    “對了,你的佩槍和手電筒呢?

    金豆的同事問道。

    金豆一摸腰帶,驚詫道︰“壞了,一定是剛才掉地上了。”

    他在同事的陪同下,大著膽子朝剛才出事兒的地方走過去,這條小街道上還是很平靜,他的手電筒發出的亮光照亮了大半街道,他匆匆走過去撿起了地上的手電筒和手槍,隨後很小心的跟著同事朝藍婆婆家走去,。

    在院子里同事說肚子痛要上廁所,就讓金豆先回堂屋,而他則是抱著懷里的東西慌張張的進了廁所。

    “咋個了?剛睡著就听到有人在外面鬼哭狼嚎。”

    藍婆婆拄著拐杖,站到了堂屋門口。

    金豆拍打了一下身上的泥土,有些尷尬的說道︰“沒事兒,呵呵。”

    藍婆婆招呼金豆進了屋,幫他弄了下身上泥土,然後又倒上了一杯熱茶,喝了茶水,金豆才算是慢慢的定住了神,端著茶杯掃視了眼屋內,突然眼楮定格在了堂屋中堂前的桌子上相框里的一張照片,手里的杯子當啷一聲掉在了地上。

    他的神經再次繃緊,照片里的小男孩兒他見過,就在剛剛!

    “怎麼了?警察同志。”

    藍婆婆看到金豆的表情嚇壞了,趕緊走過來。

    “這、這小孩兒。”

    金豆顫抖著手指著相框里的小孩兒照片。

    “他是我孫子,就是讓你們來找他的。”

    藍婆婆看到孫子的照片一會兒又老淚縱橫了。

    “我,我剛才在外頭見到了!”

    金豆有些語無倫次的說道。

    藍婆婆猛然抓著金豆的手“警察同志,你說啥?”晃了幾下,見金豆沒反應,就拄著拐杖走了出去“小虎子,小虎子。”大喊起來。

    等金豆反應過來藍婆婆已經到了大門外,來不及多想,抓著手槍就沖出去“婆婆,你趕緊回來!”

    在金豆走後,一個白色的身影拎著一個頭顱走進了廁所里。

    此時,那位民警正打著手電筒在查看上衣制服里的錢,突然外面傳來了一聲“叔叔,你東西掉了!”

    民警嚇得渾身抖動了下,習慣性的往地上一瞅,這下徹底嚇傻了,來不及叫手里的東西一撒,就朝後躲去。

    地上有一個血淋淋的頭顱,小孩兒的頭顱!

    這會兒,他才看到廁所里站著一個沒有頭的小孩身影,不等他叫出生,那些灑落在他身上的錢,變成了一群灰色的老鼠,並且張著嘴,露著尖牙朝他身上撲過,不一會兒,嘴里喉嚨里就鑽進了好些只,其他的老鼠開始撕咬他全身,他無聲在地面上翻滾掙扎著。

    鎮子里。

    天色灰暗一片,我倍感傷心走到了派出所,準備和吳超告個別,進去之後才知道,吳超出警了,地點就是藍婆婆的村子。

    我拿起電話給吳超撥了過去,剛通了一聲,就斷掉了,再撥過去,卻怎麼也打不通。值班的民警告訴我,吳超他們幾人已經失聯十五分鐘了!

    我來不及多想,借了一輛摩托車,就朝藍家村趕過去。

    而吳超和王胖子到達了藍家村東邊的墳地,荒草叢生,黑里呼呼的,要不是帶著手電筒,啥屁都看不到。

    他們巡視了下墳地,墳頭確實被人扒過了,想著等天亮了立案偵查。

    “我去拉泡屎。”

    王胖子拿著手機竄進了墳地。

    吳超招呼了一聲,沒喊住,氣的罵了一句。

    荒野的風,很陰涼,吳超看著不遠處的墳地,心里很不舒坦。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