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養尸為禍 > 第140章落魄的鬼差

第140章落魄的鬼差

    我拎著仔細觀察了一下,真的想不出來,這東西到底是不是遠古時代的物種,如果有電腦的話可以科普一下,或許是恐龍時代的另一種生物,總之,誰又知道呢。

    知道了又能咋樣,這東西死了呀。

    我拿在手里不知道該怎麼辦?

    這個東西渾身冰涼無比,它身上就像是封印著什麼力量一樣,不過就算是有力量,也是狐狸姐姐說的,邪惡無比!

    給人的感覺是亡靈類的存在,我猜測可能是在那個地洞里久了,吸收了那里的冷氣,不管是什麼東西,現在死了,應該沒用了,我不知道該怎麼處理?要不要埋了?

    “你小子想干嘛?“狐狸姐姐抓著我頭發,看我在猶豫不決,用力的抓了一下“你不會想私吞吧?烤了吃吧!”

    我去。

    我真是服了,我拎著它舉起來“你看這小不點能吃麼?”

    “要是熊的話,還可以考慮吧。”

    狐狸姐姐揮舞著爪子想要摸一下,但又縮了回來“龍空,這不會真是熊吧?不要欺負我小學沒畢業。”

    “嗯?你小學沒畢業?”

    我昂起頭“狐狸姐姐,我對你可真是刮目先看了,這麼高級的話,你跟誰學的?”

    nl唯一a》正版%,其他都cq是盜t.版

    狐狸姐姐哼了聲,站在我頭頂“當然是可愛的楚菡了!”

    “楚菡?”

    我听到這個名字,心里莫名的痛了下,扭頭看著洞外,在心里說道︰你,還好嗎?楚家還好嗎?

    狐狸姐姐忽然在我頭頂也不蹦了“怎麼?想楚菡了?我也想她了,還有那個該死的肚兜小鬼兒。”

    整個山洞內充斥著一股悲傷的氣味兒,我和狐狸姐姐情不自禁的想起了曾經的一些日子。

    不過,隨著我手上的越來越涼,趕緊回過神“這東西要怎麼處置?”

    狐狸姐姐看了一眼說道︰“我看來在那個地方的東西,都是好東西,如果能把那個破鳥拿回來,最好了。”

    我對狐狸姐姐哼了聲,隨後把這個類似小豬熊的尸體收起來。

    “你干嘛?又想獨吞?”

    狐狸姐姐不忿的說道︰“在那里面得到了這麼多東西,都是給你的,我連個屁都沒有,不行這東西是我的。”它說著就過來奪,不過僅僅一會兒就趕緊松手扔了我“這破玩意身上竟然攜帶著里面那個破鳥的氣息!太可惡了!我不要了,你要是想吃就吃了吧。”

    “我可沒那麼大胃口。”

    我笑著說道,而後把它放進了包裹里。

    “你不會想養著它吧?養尸?”

    狐狸姐姐忽然明白了過來了,大聲問道。

    我不置可否的點點頭“是的。”我確實是這麼想,我也猜想在那個地方得到東西,絕對不是平凡物種,就從這個扳指和那把綠色透明的符文劍就能看出來,所以我決定用養尸的法子養著它,說不定就能成功了呢!

    也說不定,以後會成為很厲害的尸類,總之,沒有誰能真正的預測未來。

    而後,我把山洞內清掃了一下,隨後趕緊看自己的那些古書,還有點潮濕,我每頁都掀起來,怕久了粘到一起。

    從包裹里拿出有些濕扁的二娃子的一縷魂魄盒子,心里又焦急起來。

    “你還是先把身子養好再說吧,我發現這里確實是一個好的靜心養性的好場所,若你真的要回去,就等到晚上,天知道那些破巫師有沒有在寨子里堵著我們。”

    狐狸姐姐看穿了我的意圖,我點點頭感覺也是,現在這情況出去的話,估摸著非被他們弄死不成。

    經過這麼一想,我拿起那把綠色符文劍,按照巫經里的秘法嘴里念著咒語揮舞起來,一會兒的時間,陰風大起,並且伴隨著一股黑色的氣息。

    突然我發覺了體內多出了一股氣流,我很奇怪,嘗試著運行,發現它與其他三股氣流並沒有什麼沖突,思來想去也不知道為何會多出了一股氣流來。

    隨著我的吟唱,周圍的陰氣越聚越多,陰涼無比,扯動周圍的樹木在不停的搖擺,並沒注意到落下的葉子已經化成了黑水。

    狐狸姐姐有些驚詫的說道︰“龍空,你身上散發的氣息越來越陰暗了,如果不知情的人一定會把你當成茅山鬼道或者巫師來看待,我在擔心你以後操控的尸類,可能也是會變得邪惡!”

    我卻自我安慰道︰“好在趕尸一脈也是巫族的一個分支。”但心里也不由得一緊。

    烤了一些狐狸姐姐抓回來的野兔,下午我開始研習婆婆留下的《趕尸秘術》,仔細的看養尸秘術那一篇,包括畫符也深深研究了一下,暮色將要降臨,我和狐狸姐姐收拾好東西之後,開始從大山里走出去。

    從這里出去並不難,不過路很難走,我和狐狸姐姐七拐八拐的穿過了很多溝壑和山林,才從里面出來,辨別方向之後,我急速朝烏雲寨跑去。

    半個多小時後,我終于到達了寨子東頭,山廟里沒有一絲光亮,我想歐陽老前輩可能睡了,我先回自己住的地方,簡單的洗刷了一下,換了身衣服,拿起紙筆化了幾張靈符,撕了些黃紙冥錢,揣在懷里朝二娃子家走去。

    二娃子家門口貼了兩張驅鬼符,估計是歐陽羽畫的,他這是怕鬼差前來索命。

    果不其然,在我準備進院子里的時候,掃到外面牆角處站著兩只鬼差,它們和別的鬼差不一樣,手里沒有那白色的哭喪棒,頭上的白色尖尖帽子也沒了,樣子極其落魄和狼狽。

    我朝地上撒了幾張冥錢算是對它們行了禮,踫到鬼差我身上都冷颼颼的。

    進了院子,二娃子的娘見了我少不了一頓哭訴,我過去看了二娃子一眼,見他的頭部點著一盞油燈︰天燈續命,燈不滅,人還有救。可見那個歐陽前輩絕對是一個玄門高手!

    我過去發現二娃子手腳冰涼,氣若游絲,若不是僅有的呼吸,估計早被當成死人給埋葬了。

    我用那把符文劍挑著一張靈符圍著二娃子轉了一圈“今有軀體,魂魄在此,天圓地方,速速回檔!”而後迅速的將黃紙盒子給打開,用劍引著它進去了二娃子體內,我咬破自己的手指,點著二娃子的額頭,大喝一聲“二娃子,回家!”

    只見二娃子猛地咳嗽了幾聲,醒了過來,早在一邊,看傻的二娃子娘听到二娃子醒來,慌張跑過來“兒呀,你你可醒了。”

    此時我才注意到門口站著以為十多歲的小女孩兒,沒等我仔細看清她,就看到了大門口外那兩個鬼差竟然朝我不停的鞠躬,嘴里好像在嗚嗚的說著什麼。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