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養尸為禍 > 第146章毒咒

第146章毒咒

    天已經亮了,但,這種亮光對于大山深處昏暗的環境來說,起到的作用很小。

    一行四人正在奮力的朝大山之上攀援,這個地方極其難找,當然他們費的時間也很多,若不是在外面沒有撈到油水,他們也不會冒險來到這里,誰不想早早的回家,老婆孩子熱炕頭。

    但,現實的生活逼得他們不得不扛起重擔來養家戶口。

    雖說干這一行當生意有些難以啟齒,但它們祖祖輩輩都是靠這個討生活,挖死人墓,賺死人錢,這個世界上,對于他們來說,或許只有金錢才能給他們帶來心靈的慰藉。

    他們從小就會了像壁虎一般徒手攀援懸崖峭壁,這些年來,他們攀的大山逐漸多了起來,畢竟山谷地帶,以及盆地地區的墓穴他們已經收刮了遍,再加上現在是新社會,特別是解放之後,當局對文物、古墓相當的重視,這就給他們造成了阻礙,稍微不慎,就會被抓進去蹲大獄。

    他們四人都是三進三出了,不過出來後,依然還是做著這趟營生。

    一個有些瘦小的中年男子,用手抓著一塊岩壁邊緣如同猴子一般非常的靈巧,一個縱身就上去了,腳支著力再度伸手朝上攀援。

    “嘿,我看到咱們寨子了!”

    這個瘦小的男子單手抓著山壁上一個斜長出來的樹根。

    他下面一個有些年老的人,也很利索的爬了上來“我們從小在這里長大,這里還是第一次來!”

    “你怎麼不說我們這是觸犯了禁忌!”

    下面一位用繩索吃力的拉著他下面那個同伴,脖子上青筋畢露,昂頭接過話“這里西北去一點就是萬人坑,這片大山和險惡的森林灌木叢後面應該就是烏鴉寨了,誰敢來這里?我們這也是破命,若是被寨子里的人和巫師們知道,或許我們真的要攜一家老小背井離鄉了。”

    “這死亡禁忌的傳說都好些年了吧?有數百年了吧?”

    “應該是上千年都有了。”

    “我估計也是,其實烏鴉寨可能數千年前都沒有了,誰又知道呢?總之,這些都是傳說,我們只活好當下就成了,跑完了這一趟,我就要收手了。”

    四個人七嘴八舌的議論開了,手攀著岩壁權當休息。

    “咱們這次出來都五個多月了吧?”

    最上面的瘦小男子看著烏雲寨,眼楮里霧氣騰騰“我都想我家二娃子了。”

    “誰個不想孩子?”

    那個年老的人回道︰“都半年了,啥屁都沒撈到,希望上面這個古墓里有東西,能讓我們變點錢花花。”

    “他們不知道我們來這里吧?”

    瘦小的中年男子又問道,他指的是跟他們一起出來的寨子里的其他人。

    “應該不曉得,他們這次發達了,听說弄了4個墓穴,里面都有東西。”

    年老的人嘆息道︰“我們這也是倒霉,•半年了啥也沒撈著,不得已才來這陰森的地方。”

    “我听胡老頭說,他們挖到了一個古墓,還踫到一個女的理,身上皮膚完好,很有彈性,跟他們一塊的啞巴脫了褲子上去把那女的給辦了。”

    最下面那個有些年輕的人終于爬上了喘著氣兒說道。

    “就讓他們吹吧,咱們干這行這麼久有誰遇到了這等好事兒?”

    幾個人亂轟轟,各個都不相信。

    “快點上去,這里越發的陰森,看著都滲人。”瘦小的中年男子帶頭朝上爬。

    烏雲寨還是灰蒙蒙一片,不過,各家各戶都開始起床了。

    突然,寨子里傳出一陣沉重的腳步聲。

    正準備燒水做飯,或者剛起起床的人紛紛跑了出來,二娃子娘趕緊招呼二娃子和女娃仔“快點i你爹可能回來了!”

    他們出來的時候大街上都聚集了很多人,都是婦女,少不了幾句渾話“哎喲,王翠花,你屁股那麼翹干啥子,想男人了吧?”

    “哈哈。”

    引起一堆大笑,等寨子口那群人迅速靠近的時候,女人們就驚叫了︰巫師,是巫師!

    沒錯,來的全是巫師,並且天空一下子黑暗起來,天空中飛滿了黑壓壓的烏鴉,它們淒厲的鳴叫著。

    帶頭的是子魚和子墨兩位左右護法“歐陽羽跑了,還有他們!”

    子魚法杖一揮濃黑的死亡之氣開始迅速蔓延“大巫師有令,封鎖這里,用他們的血來祭死神!”

    “跑!快跑!”

    村長拿著大煙袋從遠處跑過來,沖寨子里的婦女們大喊︰“還不快跑!”

    寨子里的女人們迷糊過來,大叫著朝外面跑,但此時那些巫師們已經擺好了陣法,開始吟唱,隨著黑暗之氣的出現,他們各自的邪靈也跟著出來了,烏鴉們緊跟其後,叫著朝寨子里的女人們沖過去。

    “啊。”

    跑得慢的女人,被邪靈瞬間吸取了魂魄,但他們的肉體卻被後面的烏鴉用嘴叼著,用爪子撕扯,一會兒的時間變成了白骨,然而她們的血卻朝巫師們圍起來的符文壇子內落去。

    一陣鮮血和肉雨的屠殺在上演,無論大人小孩兒,在受到巫師們血咒之後,在黑暗之氣、死亡之氣蔓延之後,她們已經頻臨死亡的邊緣。

    “殺吧,用鮮血捍衛邪惡,用靈魂祭奠邪靈,沒有人能逃脫!”

    子魚和子墨揮動著法杖站在最前面跪拜高歌,一股股的死亡之氣就像是台風登陸一般朝寨子里鋪天蓋地的蓋了過去。

    哭喊聲、求救聲,慘叫聲,悲痛欲絕的聲音,聲聲入耳,場面如同屠殺,不過這是血咒的毒殺,這是無形的、並且是邪惡狠毒的!

    正如子魚說的那樣︰沒有人能逃脫。

    無論婦幼,在巫師面前,生命就如同豬狗,幾個月大的小孩兒被那群烏鴉爭搶著吃掉,然而,那個孩子還在活著,因為他的魂魄雖然純淨,但對于邪惡的邪靈來說,沒有一點點的用處,孩子除了掙扎著悲痛大哭,卻沒有一點點自救的法子,就這樣,一個活生生的小孩被烏鴉們抓扯撕碎吃掉。

    邪靈不喜歡的東西,不代表這些受了黑暗之氣影響的烏鴉們不喜歡。

    ◎!正…v版(首☆發

    它們在嘗到甜頭之後,迅猛的朝另外的孩子撲過去!鮮血染紅了它們黑色羽毛。

    孩子的母親毫無辦法,痛哭之後,也被邪靈攝取了魂魄,接下來也將遭到烏鴉們的瘋狂啃食!

    黑色,濃重的黑色,籠罩在寨子上空,這些女人們、孩子們、老子們,除了大喊,拼命的逃脫外再也沒任何反抗的余地!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