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養尸為禍 > 第157章門徒

第157章門徒

    楚家荒廢的大院內,一股充滿著黑暗、死亡的氣息籠罩當空,十多位黑衣人全部都震驚無比,甚至有些恐懼之色,因為天空中突兀出現的那只巨大的猙獰的狐狸攜帶的陰氣將他們橫掃一片。

    更為讓他們咋舌的是,在一股黑暗之氣中,一個像豬不像豬,熊不像熊,甚至還帶著一對翅膀的怪物在空中飛來飛去,雖然看起來它是那麼悠閑,但它身上恐怖氣息已經將地上的他們心跳加快。

    狐狸姐姐在空中抓過肚兜小鬼兒,用自己身上的陰氣將肚兜小鬼兒渙散的身影聚攏起來,並且咆哮著朝楚菡附近的那些黑衣人攻了過去,自從吃了歐陽羽鬼王的陰靈它的實力迅猛增長,一爪子揮過去,將那些人再次轟飛不說,抓著其中兩個人隔空吸取了他們的魂魄。

    突如其來的狀況讓這些黑衣人有些手無足措,但,僅僅那麼一會兒全都反應過來,拿起符文劍迅猛站起身開始扔撒靈符布下陣法。

    楚菡看著天空中那只熟悉的狐狸時,只穿著內衣從地上爬起來嚎啕大哭“爺爺,他回來了,龍空回來了!”慢慢的朝楚天爬過去。

    最n新章t節上:&

    狐狸姐姐听到楚菡的哭聲更加大聲的咆哮起來“我們回來了!”把肚兜小鬼兒放在小豬熊身上,自己沖進了那些黑衣人布好的陣法“吼!”

    這些黑衣人用的玄門旁門之法,合力一處靈符甩動間竟然影響了狐狸姐姐的速度,但對半空的小豬熊卻沒有一點影響,讓這群人噴血的是,這個會飛的怪物雖然沒有對他們攻擊,但僅僅飛動了一下,一股磅礡的恐怖黑暗之氣,將他們的陰氣全部打散,並且他們存活下來的厲鬼竟然被這家伙嚇得顫抖不已,嗚嗚亂叫著低空飛行。

    “撤!”

    那個受傷的黑衣人捂著空蕩大喊,他們在被狐狸姐姐抓死了一半人後,不得不後退。

    但,一股濃厚的黑暗之氣從門口卷了過來,並且他們發現已經死了的同伴尸體全身瞬間變得烏黑,手指慢慢的腐化成黑水!

    “蠱毒!是蠱毒!”

    那個受傷的黑衣人大吼,他顫抖著拿起捂著下面的手,發現他的血已經變成黑色。

    幾人帶著無限的恐懼慌忙回身,看著門口突然出現的雄厚黑氣中,那個右手拿著符文劍,左手拿著一個手搖鈴的年輕人“你、你是是誰?”

    “爺爺,你醒醒呀,龍空回來了!”

    前廳門口傳來了熟悉的聲音,不過是現在是痛苦的,撕心裂肺的。

    我打眼瞅去,看著那個地上被撕碎的衣服碎片,以及穿著內衣的那個女孩兒,心里壓抑的傷痛全部扯了出來,眼淚再也忍不住的流下來“小菡!”

    我回來晚了,但,還不算很晚!

    “你們以為還能活著出去?”

    我拿著手搖鈴引動渾身的黑暗之氣和尸氣朝這些人卷了過去,隨著我我手搖鈴搖動,扳指的黑氣越來越濃厚,朝我體內瘋狂運輸,小豬熊听到這聲音在空中歡快的飛了起來。

    這群黑衣人也抓狂的拿著符文劍引動周圍陰氣朝我攻擊,但我隨著手搖鈴越來越響,他們的意識慢慢模糊,深黑的蠱毒尸氣竄進他們的身體內。

    這黑衣此時在對眼前這個年輕人充滿了恐懼,因為他們的身體在虛弱,他們的意識在渙散,並且行動慢慢不听指揮,不過他們還是意志堅定的拿著符文劍朝外面沖。

    听著楚菡痛哭聲,我內心的怒火全部燃燒“燃燒吧,熱血,咦喝瑪雅!”

    最終他們意識薄弱的人,拿起了手里的符文劍,朝自己毫無防範之心的同伴脖子刺了過去,瞬間鮮血噴涌而出,慘叫聲四起,他們有些抓狂的拿著符文劍在自相殘殺,血肉橫飛,他們拿著劍一下下的刺進同伴的身體內,拔出來再刺進去。

    狐狸姐姐將那些厲鬼的陰靈吸食完之後,飛過來發起了全力一擊,一霎時,整個空間像是停滯,這些人的魂魄被隔空吸食,萬急之下我控著一個人迅速朝我拉了過來,留下他半條命,“呼”

    小豬熊聞到血腥味迅速的朝下過來,被我厲聲喝住了,它悻悻的看著我,嘟著嘴飛到了一邊,我不會用人的血祭養它,這樣它將會變得更加邪惡,更加恐怖,到以後估計會超出我控制的範圍。

    解決完這些人,我來不及疏散身上氣息,就朝楚菡快步奔跑了過去“小菡!”我蹲下身滿眼含淚的摟著楚菡。

    “啊,都是因為你!”

    楚菡大哭著回身用力地捶打我的胸口“都是你,都是你!”

    “對不起!”

    我緊緊的把楚菡摟在懷里,看著楚家現在這般處境,我知道他們一定受到了非常人所能忍受的虐待。

    “啊,啊。”

    楚菡哭的力竭,倒在了我懷里“你終于回來了,你終于回來了!”

    “是的,我回來了!”

    我單手摟著楚菡,另一只手將地上奄奄一息的楚天頭部托了起來“爺爺,我是龍空,我回來了!”

    突然,楚菡從我懷里掙脫出來,抱著地上的楚天“爺爺,你醒醒啊!”她的淚水哭干了“為了你,楚家沒了,爺爺說還能再創輝煌,可是,爺爺沒了呢?”

    我從來沒有看到過她如此的悲傷過,她的每一句哭聲都牽扯著我的內心,我把楚天抱起來“走,去醫院!”

    楚菡這時也反應過來,匆忙返回大廳,扯下一塊窗簾裹在身上,找到車鑰匙跟在我們後面趕緊下山。

    臨走,我讓狐狸姐姐把那個半死的人抓在後山,不管用什麼法子都得逼他開口我說出誰指派他們來的,實在不行的話,就吸食了他的魂魄。

    我現在還沒達到能洞悉別人魂魄,獲取他們本體記憶的實力,狐狸姐姐為動物的魂魄就算能借體,但因為靈魂間的詫異也不能汲取人類的記憶。

    下了山,楚菡發動車子直奔醫院。

    車內,楚天渾身在不停的抽搐,在忍受著莫大的痛苦的同時,他意志異常的堅定,嘴角蠕動,聲若游絲,我流著淚說道︰“爺爺,別說話了,我們馬上就到醫院了!”

    但楚天卻微微搖頭,我不得不低下頭仔細聆听他說的話︰沒、沒用的,替、替我照顧好小、小菡,我、我一直在等你,龍空,不要參加玄、玄門大會,楚家已經不存在了,帶、帶著小菡遠走高飛,越遠越好!

    他這一句話,卻用了3分鐘,我在他眼里看到了淚水、不甘,看到了無盡的恨意,我搖著頭“爺爺,我會代表楚家參加玄門大會!”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