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養尸為禍 > 第162章大會前夕

第162章大會前夕

    在密室的幾天我們幾乎和外界切斷了所有聯系,楚菡雖然擔心楚天,但還是听從三爺爺的話好好在密室里呆著。

    我每天都是在靜心研習婆婆留下的古書,期間我也曾將《奇門》這本書給楚菡和薛博福看過,特別是薛博福,對古書愛不釋手,一直稱贊︰好書,絕世好書!

    至于《趕尸秘術》和《巫經》我都沒有讓他們看見過,這兩本書和他們研習的玄門道法出入很大,再者這兩本古書是婆婆和爺爺一生心血,有關我巫族趕尸一脈的傳承。

    楚菡每天都會去燒香火祭拜她的老祖宗,狐狸姐姐這幾天很老實,它和肚兜小鬼兒一直呆在客廳里玩耍,用它的話說,很是懼怕棺材里的那個楚家老祖宗!

    狐狸姐姐畢竟活了千年,它的智力已經和人類差不多,對于它的話,我還是信的。我也能隱約感覺出來墓穴那口棺材里躺著一個恐怖的尸體,鑒于家族隱私問題,我還是沒有去詢問楚菡。

    我一直在揣測這個棺材里如果有尸體,那麼它到底存在了多少年呢?

    如此在墓穴里過去了幾天,距離玄門大會還有兩天時間的深夜,楚雲回來了,並且還把重度昏迷的楚天帶了回來。

    此時的楚天還是靠吸氧活著,就那麼骨瘦如柴的躺在一間臥室的床上,楚菡看到爺爺的樣子又大哭了起來。

    楚雲去祭拜了他的老祖宗,隨後洗了把臉,換了一身衣服,走了出來。

    “玄門大會要開始了,我們後半夜就得動身。”

    楚雲眼窩身陷,眼楮里布滿血絲,這些天他幾乎很少眨眼。

    “後半夜?”

    我一直在等著玄門大會,但等它真正的到來了,心里不免有些緊張和激動。

    “是的,我們得提前去,路途有些遠。”

    楚雲朝薛博福要了一支煙,薛博福趕緊幫其點上。

    吐出一口濃濃的煙氣,楚雲再開口“博福,我想請你在這里照顧我二哥幾天。”

    薛博福很明顯的一愣,不過緊跟著就重重點頭|“放心,交給我好了。”其實他是想去觀看玄門大會的,不過還是義無反顧的留下來照顧楚天。

    楚雲回臥室里給楚菡商量了下,楚菡雖有百般不願意,但為了楚家,她還是向她爺爺告別︰爺爺,等我們回來,等我們奪回屬于我們榮耀,楚家一定會輝煌再現,請您保佑我們!隨後在楚天的額頭親了一下,留下兩行淚水,回房間收拾行裝,準備出發。

    我們各自收拾好東西,楚雲帶著楚菡再次回到了他們楚家老祖宗的墓穴一陣祈求禱告。

    薛博福看著我“此去凶險無比,請照顧好小菡。”

    我心情有些沉重“嗯,會的!”

    楚雲和楚菡出來後,拿著一把劍,看到那把劍,我身上的黑暗之氣似乎要涌出來,軒轅劍。

    “這個給你,或許你就是它要等的主人!”

    楚雲撫摸著軒轅劍無比感傷的說道︰“世人都知道我們楚家偌大家業立于湘西強者之林區區數百年光景,但誰又知道我們楚家具體存在了多少年?”而後遞給我“帶上它吧。”

    我舉起了手里的那把綠色的符文劍“我暫時用這個,軒轅劍你們先拿著吧。”隨後,我背起包裹,對薛博福說了句︰保重,薛老師!

    楚雲和楚菡對薛博福彎腰鞠了一躬,轉身離開。

    出了楚家的密室,外面月明星稀,有點漆黑。

    我們一行三人一路上並沒說過多的話,路過楚家,我們都放慢了腳步,這里的輝煌能不能再現就要看這次的玄門大會了。

    下了山,坐上楚雲早就準備好的車子,迅速朝鳳凰縣外開去,路程並不算遠,不過一路上七拐八拐,特別浪費時間,第二天上午我們終于到達了一個位于湘西最南邊的一個偏僻小鎮,還沒進鎮子,路兩旁已經停滿了汽車,我們不得不把車子停在距離鎮子很遠的地方。

    “今年來的人特別多,外省的就有很多。”

    下了車楚雲指著掛著外地牌照的小汽車說道︰“怕真的是龍潭虎穴了!”

    不遠處的鎮子在冬季的上午顯得霧氣繚繞,宛如仙境一般,遠遠看過去,這座小鎮外緣建築就像是香格里拉,全部是木頭的建築給人一種親近自然的感覺,但這種溫馨的背後,卻是凶險無比,玄門大會之後有很多年輕一輩將會帶著傷殘從這里離開!

    gn看正版章px節t上/

    我拿起包裹,帶上楚雲給我事先準備好的鴨舌帽,和楚菡並肩跟著楚雲朝這個鎮子走去。

    原本就不寬闊的小路現在已經是擁堵不堪,深灰色和土黃色的道破居多,長發流雲,斜背著符文劍,儼然一副到家風範,各地語言此起彼伏,真像是進入了古代一般。

    路上有之前的熟人認出了楚雲,免不了寒暄幾句,不過在我們走後,他們皆是一陣惋惜︰楚家,唉,不知道這次能不能逃脫命運的束縛。

    “那不是楚雲麼?他竟然也來了,楚家,偌大的湘西玄門世家說沒就沒了,真是可惜啊!”

    “沒想到他還真的來了!”

    或許在這些人看來,楚家的人都不應該來,應該躲得遠遠的,永遠都不要出現在湘西,因為他們都清楚這次的玄門大會將會有莫大的凶險等著楚家。

    然而,另外幾個坑爹的玄門小年輕卻帶著無謂的淺笑︰呵,楚家還真敢來。

    “人家是受死的駱駝比馬大。”

    “你看,那位是不是楚家大小姐楚菡,看她那身材小蠻腰,老子大刀已經饑渴難耐了!”

    “那個帶鴨舌帽的人是誰?”

    “管他呢,都在聊女人,你特麼的能有點出息不?不要聊那個窩囊廢好不好?我要是能把這楚菡弄走,想想就爽的不能行。”

    “這前凸後翹的,看得我現在都忍不住想要上去扒了她!”

    幾個人說完哈哈大笑,絲毫不避諱臉已經黑下來的楚雲,還不忘向周圍的人指著楚雲幾人挖苦。

    突然,正在笑著的幾人,口鼻瞬間出血,接著是幾聲慘叫︰蠱毒,是蠱毒!

    听到叫聲,整個街面一下子亂了起來。

    他們幾人捂著已經變成黑血的口鼻恐懼的大叫,抬頭看到一個頭戴鴨舌帽的年輕人正瞪著他們,那種冰冷,死人般的眼楮,還有他周身那股陰冷的氣息讓他們感到害怕,沒敢再做聲慌忙朝鎮子里跑。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