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養尸為禍 > 第172章臥虎藏龍

第172章臥虎藏龍

    擂台之下,陳家人看到陳子杰剛上去就挫敗十多位自負的青年玄門高手,這簡直就是彰顯他們陳家的微風,忍不住在台下大聲高呼︰“陳家威武,子杰神勇!”

    陳家跟來的小年輕們更是牛氣沖天、旁若無人的大喊大叫︰“干掉他們,干掉他們!”

    環山的看台的觀眾們也驚叫了起來,還是這群戰來的刺激,不但血腥,並且夾帶著暴力!

    “哼,廢物!”

    李家人的看到陳子杰在擂台上牛的不行,紛紛撇嘴“就特麼一個破鬼魅還敢出來炫耀,等我李家出戰上去虐死他!”

    “最先出頭的都死的快,甭去管他們。”

    李佳一淡淡的開口,眼光掃向了大家族席位,隨後又掃了幾眼擂台下的普通席位。

    一旁的劉浩開口道︰“就讓這小子當出頭鳥吧,這次青年一輩中強者不少,你看咱們後排座位那些江南、苗疆的大家族不容小視,還有普通席位那些不見名隱居深山的古老家族,都是深不見底,這次稱得上強者如林。”

    “強者都是壓軸戲。”

    李佳一慢慢的閉上了眼楮,似乎這里高呼喊叫聲與他無關。【愛書屋】

    陳子杰攜帶著鬼魅在擂台之上耀武揚威“還有沒有人,繼續來,此擂台第一局,我們陳家坐莊!”

    擂台下面的參賽選手看到陳子杰攜帶鬼魅大殺四方,有很多人心里都顧忌了,不知該如何進退。

    但,也有人根據自身實力,選擇了棄權,這樣單對單,單挑形式的打法,很多人都是吃不消的。

    看著一些人主動棄權,陳子杰的囂張氣焰更加的高漲“難道就沒人上來?可以多個一起上。”

    “我來會你!”

    突然一聲高喊,一個180公分的大個子年輕人攜帶著一只怨靈攻了上去“我乃湘西馮家大公子馮玉波。”怨靈出現,所過之處悲聲淒厲,源源不絕,就像是攜帶著無盡的怨氣來質問天穹。

    怨靈,又是一個高級物種!

    看台上的人再次沸騰︰“這次來的年輕一輩中都是強者呀,湘西馮家也算是一個名望貴族,大公子馮玉波在年輕一輩中當屬頂尖強者!”

    “我也來戰!”

    又是一聲響起,一個滿臉絡腮胡子的莽漢竟然攜帶著兩只怒發沖冠的惡鬼咆哮著朝擂台沖過去“陳家公子休得張狂!”他體形壯實,每走一步震聲如雷。

    竟然能豢養、攜帶兩只惡鬼,可見此人頗具靈根,道法深厚!牛!

    擂台下面的看客又是發出了吶喊聲︰“厲害,牛氣沖天!”

    “哼!”

    陳子杰看到兩個人從左右朝自己攻來,特別是那個黑炭般的壯漢,讓他很為惱火,忍不住大吼︰“那個黑廝,報上名來,我陳子杰不殺無名之輩!”招呼自己的鬼魅朝先上來攜帶怨靈的馮玉波攻擊。

    “我乃川貴人士,並無家族,和黑旋風李逵同名同姓!”

    黑漢听到陳子杰貌似自己心里也是大怒“早就知道你湘西陳子杰,不知能不能經得起我三個回合!”攜帶著一股黑風跳上擂台。

    lk看正版9+章節上q,c

    此時候選區站立著數十位大小家族的小姐,絕大多數都是當今美女,她這次來大多都是為了家族利益尋找實力高強的女婿,看著擂台上的陣勢小臉上都帶著震驚和喜悅,畢竟從小到大都沒見到過這麼多的青年強者。

    擂台之下棄權的人看到美女這個樣子,氣的握緊拳頭“該死,要不是老子也能抱得美人歸。”畢竟每個年輕人都希望被人關注,特別是美女!他們心里充滿著恨意,卻從不承認自己無能。

    “你站一邊歇著,我不需要幫忙!“馮玉波揮動手里的符文劍指揮自己的怨靈跟陳子杰的鬼魅糾纏,不忘對上了擂台的黑漢呵斥。

    “哼,老子就沒打算動手!”

    很明顯這個李逵也是相當的自負,根本不甩馮玉波“我等你被打死了再上!”

    “呵,那就等著吧,混蛋!”

    馮玉波匯聚渾身的陰氣朝陳子杰攻擊。

    “你們兩個別狗咬狗,一起來戰,讓老子一起滅殺你們!”

    陳子杰心里有些高傲,早已把這兩個人看成了死狗一般的廢物。

    年輕人,難免怒發沖冠,惡語傷人,但,裁判組的那些老專家們都沒當回事兒,而是含笑看著擂台上決斗的幾個年輕人,在他們心里他們也覺得這才是真正的玄門大會,這次上層的決定是對的!

    看台上早已經是呼聲、喝彩聲一片,看的是不亦樂乎。

    我看著擂台上已經和那個馮玉波戰在一起,沒想到陳家對陳子杰還真是厚待竟然不惜血本為其煉制、豢養了高級物種鬼魅,還用秘法將陳子杰的玄門道法提高了很多,我想或許這個家伙已經達到了化境,不然也不會這麼張狂。

    我扭頭剛好和李佳一對視,他露出了一絲淺笑,隨後慢慢的閉上了眼楮。這家伙沒動,若是按照之前的李佳一,早就行動了,畢竟在人群里立威,在美女面前獲得好感是他的拿手好戲。但,現在的李佳一卻很沉穩,他為何不動手,我不清楚,我猜想應該是在等值得他出手的獵物。

    現在的李佳一實力到達了何種境界,猜不透,但我的直覺告訴我,陳子杰在他眼里就是一坨屎,根本就不值得一提。

    我掃視了整個會場,發現跟李佳一和我一樣沒動手至少有五人。

    我旁邊普通席位就有三個人!

    和我隔了三個人的一個手拿扇子的年輕人,看似文弱,但他渾身都散發著一股浩然正氣,一看就是一方強者,我這排位置最里面一個渾身用一種暗紅色的布包裹著、手拿手搖式的傳經筒的光頭和尚,他周身纏繞著一股黑色的死亡氣息,一看也是西域或者別的地方的年輕強者,他和李佳一一樣,都閉著眼,但,他像是知道有人看他,扭過頭看著我露出了嘴里的黃牙。

    我心里猛地一緊,這種皮笑肉不笑的表情好生熟悉,不過我想不起來在哪里看到過。

    我前排座位上一個身穿苗族服飾的女子,她給人的感覺也是深藏不漏,看到李佳一張狂的將馮玉波擊飛,嘴里竟然冒出了一句︰垃圾貨色!

    其他兩位高手是我在李佳一他們的大家族席位上發現的,這兩個人很明顯都散發著一種強者氣息,不過離得太遠無法用心親自感覺。

    我深吸一口氣,這幾個人都不急著上去,搞不懂他們的意思。

    我沒想到這次玄門大會真的是臥虎藏龍,那麼,最後的強者之爭必當是狂風驟雨、血雨腥風、天昏地暗!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